菠萝网目录

拐个王爷来生娃 第82章 三年前的记忆

时间:2019-05-11作者:一捧雪

    他转头看向某个方向目光凌厉,而后身影一闪,进了府中云千汐所在的院。

    院中,早就没了云千汐的影子。

    院子里还残留着饭菜的残渣以及被摔碎来的盘碗。

    她没吃?

    “累死了,总算到家了。”

    云千汐与容离二人一路狂奔,总算进了将军府。

    沐雪苑内,安静的很,依然如之前一般破败。

    云千汐气喘吁吁,抹了把额上的汗,一脚踹开门,“容离,快进来喝茶。”

    进了屋,点了灯,云千汐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水,端起一杯便喝了起来。

    之前啃了几个肉包子,水都没得喝,快渴死了。

    容离摸了摸茶杯,立刻缩回了手,“几天的凉茶了,不怕喝死你。”

    “什么凉茶不凉茶的,能喝就行了,又没人给我烧热水。”

    云千汐又倒了一杯,一股脑全灌入了肚子里,也不觉得凉,反而解渴的很。

    容离面色微僵,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他虽然也是个不拘节,风风火火的人。

    但他娘亲是公主,爹爹是大将军,家境优渥。

    他也是没吃过什么苦的,平常丫鬟厮环绕,过的向来是锦衣玉食的日子。

    至少这样喝凉茶的时候是没有的。

    “云千汐。”

    容离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

    “干嘛?”

    云千汐将背上的东西丢在了一旁。

    “你还记得三年前我跟你过的话吗?”

    “三年前?”

    云千汐神色微变,这货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你的话太多,不记得了。”

    “三年前,护城河边,子时之后,你一个人浑身湿漉漉的躲在柳树旁哭的时候,我对你的那句话。”

    “……”

    云千汐努力的想了想,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三年前,护城河边的记忆。

    她想,她所传承的记忆,大概是不全的。

    “不记得了,都那么久了,早忘记了。”

    云千汐摇了摇头,放弃了思考。

    容离藏在袖中的手,骤然握紧。

    忘记了……

    她可真是没良心啊。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两人谁都没话,也不知道该什么。

    忽然,肚子咕咕的叫声响起,瞬间打破了这尴尬。

    云千汐微微一怔,低头看了容离一眼,“你没吃饭?”

    “肉包子都给你了,你我吃没吃饭?”

    容世子也是悲催,屁股还疼的要死,刚刚坐下是忍了又忍才没叫出声的,结果还饿的要死。

    看着容离苦哈哈的脸,云千汐心中一暖,扬手道:“走,咱们去吃烤鸡。”

    “去哪里?”

    “跟我走。”

    云千汐拽起他的手,直接将他拉出了院。

    容离深邃的目光,放在云千汐拉着他的手上,嘴角微勾。

    二人来到了将军府的厨房。

    这个点众人都在熟睡,厨房关着门。

    云千汐一脚踹开。

    府内主子众多,每日的膳食都不错,有很多剩下的菜,连端都没端上桌的。

    烤鸡烤鸭烧鹅牛肉鱼丸应有尽有。

    毕竟云家可有个做皇妃的姐撑着。

    “等我一会啊,现在吃太凉了,我生火热一下。”

    云千汐将选好的食物放在了锅中弯腰生火。

    容离皱眉,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柴,怒道:“云千汐,你是将军府嫡出姐,不是丫鬟,这种事让你的丫鬟去做。”

    “现在去哪找人,我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更何况我可是来偷吃的,偷吃能让人知道吗?”

    云千汐夺过柴,熟练的生了火。

    对于她来,这种生存技能完全是自练出来的,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做起来得心应手。

    虽然她做的饭不好吃,但这种现成的热一热,还是能应付的。

    容离站在一旁,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忽然低声呢喃,“当初你为什么不同意,若你同意我的请求,也就不用受这些苦了。”

    二人一个在低头沉思,一个忙着生活热饭。

    谁都没注意到,突然出现在厨房外的黑影。

    北冥擎站在院外,眼眸深如海,静静的看着厨房内的两人,心思万千。

    尤其是那个忙碌的身影,她明明那么瘦,瘦弱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然而她每次却都能表现出最顽强的一面。

    蓦然想起他毒发那日,她闯入寒潭,扒了他的衣服……

    “容离,快快快,过来拿东西,烫死了。”

    容离沉思的时候,不知不觉过去许久。

    云千汐喊他拿东西。

    于是,两人弄了好些吃的,放在厨房里的食盒中,提着食盒,施展轻功回到了沐雪苑。

    “就在吃吧,今个月色好,我们来赏月。”

    云千汐提着东西坐在了屋脊上。

    先前还阴沉沉的天,这会倒是好了许多,不再乌云闭月,月光清亮的很。

    她先前睡了一觉,如今已经不困了。

    “好。”

    看着她明媚的笑脸,容离的心情好了许多。

    两人坐在屋脊上,拿了饭菜出来。

    容离饿的要死,正想动筷子。

    云千汐忽然想起什么,忙道:“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于是,她飞身而下,施展轻功不知又去了谁的院子。

    很快云千汐抱来了两坛子酒,香味远远便能闻到,可见这酒的确是不错的。

    “刚从地窖拿的,绝对的陈年好酒,烈的很,你能喝吗?”

    云千汐向来贪酒,所以对这酒也算了解。

    这些酒是云牧藏起来,招待贵客的,却不知早就被云千汐惦记上了。

    “开什么玩笑,爷有什么不敢喝的,来,今天谁醉了算谁输!”

    容离接了一坛酒,转身想找碗。

    云千汐斜了他一眼,“要什么碗,一人一坛酒,一只鸡,来!”

    着,便撕开了那坛子酒上的红绸布。

    “来就来,谁怕谁!”

    容离也一并撕开,仰头喝了一口,大笑道:“这酒不错,汐子看样子是长进了。”

    云千汐抽了抽嘴角。

    搞的好像她是太监似的。

    云千汐也喝了口酒,味道醇厚,酒香四溢,的确是好酒。

    两人喝酒吃肉,一手美酒,一手烤鸡,不亦乐乎。.

    云千汐似乎是累了,喝了两口酒,便躺了下来,瞧着二郎腿,看着天空明亮的月色,笑道:“容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