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丹武至尊 第七十三章 倪大师要发威了

时间:2017-11-04作者:信仰飞跃

    电光石火间,苏寒的身影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一名强者身后,铁拳上凝聚了一圈浓郁的真气薄雾,隐约可见微弱的精芒在其中闪烁。

    刚才在倪云飞门外灭杀江老,苏寒便是从背后出拳,现在又是故技重施,一记“虎拳”,狠狠砸在那强者背上!

    铛!气武境十段强者的肉身,强硬得像是铜浇铁铸一般,苏寒一拳砸在上面,竟有隐隐的金铁相交之音传出。

    苏寒眼中露出一丝狠意,拳劲不停,肉身中两千四百斤庞大力道,全部灌注在这一记虎拳上,钢板也要给你凿穿!

    噗!血肉被挤压成碎沫的声音,那气武境十段强者骇然低头,发现一只钢铁般的拳头从背后洞穿了自己的胸口,拳头上包裹着浓腻的鲜红血浆,往下滴落。

    一拳把胸口积压的情绪发泄了出来,苏寒脑中恢复了些许冷静,扔掉那具死不瞑目的尸身,目光落在另一名气武境十段强者身上。

    那强者惊得当即倒退两步,脑袋嗡嗡作响,苏寒这一拳,让他联想到江老胸口那个血洞!

    “江老,是你杀了江老!”那强者脸上露出由衷的惊骇畏惧之色,一个半大少年,竟能一拳灭杀气武境十段强者,这已经不是用人形凶兽能形容的了,这简直是妖孽,怪物!

    哗!倪家庭院瞬间沸腾了,对于究竟是不是苏寒杀了江老,有人信,有人不信。但无论如何,苏寒刚才一拳灭杀气武境十段强者,这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事实。

    那强者喊完话后,便跌跌撞撞的往后跑去,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进喷水池。刚才近距离目睹同伴惨死,对他的心理冲击实在太大,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要和苏寒继续打的心思,只希望能保住自己一条性命。

    而其余武者,见三名领头强者死的死跑的跑,剩下的人都是气武境九段以下的修为,哪还有半点斗志可言,一个个都警惕恐惧地盯着苏寒,缓慢往后退去。

    不出片刻,苏寒站立的地方周围,就变成了一片真空区。

    苏青山目光呆滞,半晌反应不过来……这是苏寒?这是他那个一向被人唾骂成废物的侄子?

    虽然苏青山知道,苏寒现在已经脱胎换骨了,但是,他拼死爆了真气才干掉一个气武境十段强者,结果苏寒一拳干掉一个……苏青山有种无力感,情不自禁的在心中暗暗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杀了江老,还把倪云飞和江老扔进粪坑,更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引发了一场剧烈的爆炸,炸得倪家庭院一片狼藉,这都是苏寒干的事?这小子,比他和苏云海年轻的时候嚣张一万倍!

    “一群废物。”

    倪大师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恼怒,虽说他养这群武者,大部分时候是用来撑场面、干杂活,没指望他们能干成什么大事,但他还是低估了这群人的废物程度,竟会被一个黄毛小子吓破胆,简直是他的耻辱。

    这蝼蚁般的少年,竟敢在倪府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差点害死倪云飞,让倪家丢脸!于情于理,倪大师都不可能再让这少年活在世上。

    倪大师平静地走向苏寒,苏寒突然敏锐地注意到,倪大师每往前走一步,都在地上踩出一个浅浅的脚印。起初不明显,但每一步的脚印都比上一步要深一些,走几步后已经达到了半寸深。

    这个发现让苏寒眼眸骤缩,倪家庭院的地面是坚硬无比的青钢石板铺就的,苏寒想要在上面留下半寸深的脚印,只凭他自己的实力还不够,除非拿上那一千八百多斤重的无锋重剑,才有可能。

    这倪大师,身体里分明就只冲破了五条真气大脉,是气武境五段武者无疑,怎么可能在青钢石板上留下脚印?

    苏寒本能地感觉倪大师非常危险,那种威胁之感,超过他目前所见过的所有气武境十段强者,甚至超过真武境的禹阳。如果说禹阳是一柄用上好材料打造、却容易折断的利剑,那这倪大师就是千锤百炼的粗砺砍刀,挨上他一下绝对痛不欲生。

    苏寒犹如遇到强敌的凶兽,脊背上根根汗毛炸起,左眼中隐隐流露出血红之色。但呼吸的起伏、和身体中的真气流动,却非常稳定,像极有耐心的猎手,敌不动,我不动。

    苏青山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年轻人都有血性,遇到强敌就红了眼的人不少,但像苏寒这样,身体做出本能遇敌反应,而情绪却非常冷静的,实在不多。

    “小子,你很好。”

    倪大师看苏寒的目光,像在看死人一般。在青叶城,他盯上的人从没有能活下来的,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更加不会例外。

    这个少年,应该感到荣幸了,以前能让他亲自动手的人,不是气武境十段的顶尖强者,就是背景雄厚的一方显贵。今天,要不是手下这群废物不堪大用,也不至于让他亲自动手。

    “倪大师,你我今日商讨之事……”

    突然,一个青年阳光爽朗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倪大师的脚步。

    “噢?原来这里还有其他客人,倪大师你还真是忙。”

    青年目光略扫之下,微微戏谑地笑了起来,大步流星地从后院走上前来。

    他穿着一身黑袍,身材挺拔,面容英俊,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曼妙的黑袍女子,用紫色轻纱覆面,看不清面容。

    看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些古怪,不像主仆,但也不像情侣。

    “熔炉协会的衣服……”

    苏寒眼眸微微一缩,还真是巧,阴易死了还没有多久,竟又让自己再度碰到熔炉协会的人。

    只是熔炉协会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倪大师家中?

    不是苏寒非要多想,而是熔炉协会,根本不可能和隶属于丹院的正规丹师打交道。熔炉协会的成员,都是被丹院除名逐出的邪派丹师,和丹院对立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来拜访隶属于丹院的倪大师?

    看到这一男一女走过来,倪大师的脸色迅速僵硬,动了动身子,好像想去拦住他们,不想让他们看到庭院里的狼藉,但又忍住了!

    这也让苏寒吃惊不小,凭倪大师的地位和实力,难道还会忌惮熔炉协会里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小辈?除非,这两人地位和实力胜过倪大师。

    之前似乎听到倪大师说,有来自天河郡城的贵客,莫非这两人,来自于天河郡城的熔炉协会总部……

    可惜,青年离苏寒太远,苏寒感应不到他身上的灵魂力波动,判断不了他的丹师等级。

    看清了倪家庭院粪便满地的惨状,青年的肩膀突然狠狠抽动几下,似乎在憋笑,一张脸都憋紫了。“呵呵!看来是倪大师的私事,蓉妹,我们还是看戏吧。”

    “小妹自然听师兄的。”一道非常清脆的声音从蒙面女子的紫色面纱下传出,只不过,语气并不怎么娇柔,反而带着三分满不在乎的劲儿。

    这声音太熟悉了!

    苏寒脸色一时间变得无比诡异,这不就是上次跟着阴易来找三长老的那个“随从”吗?

    这女人也真是够古怪得可以,堂堂一个地位尊崇的七印大丹师,却不喜欢用真面目见人。说她是熔炉协会的人,她却对阴易的死亡满不在乎。说她不是,她却又穿着熔炉协会的衣服出现在这里,怎么哪里都有她的事?

    “两位,府上发生了一点事,恐怕污两位的眼,还请两位在后院稍坐片刻,很快就会处理完。”

    倪大师耐着性子对这一男一女解释着,心中满是窝火。如果不是顾忌到熔炉协会总部的面子,他绝对不会对这两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的小辈,这么客气。

    “哎呀!师兄你猜我看见谁了!”

    那蒙面女子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般,指着苏寒大呼小叫起来,语调无比夸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