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药香空间,独宠农门皇后 343、惜哥儿身世

时间:2018-08-10作者:橙子

    宁王这几天正好有事,没有在王府。

    刚刚回府没多久,正在看关于五妞和阿宝的信息。

    就听到侍卫来报说,纪嬷嬷求见。

    “让她进来!”

    纪嬷嬷平日里无事的话,鲜少会来前院里打扰宁王。

    不过每次只要纪嬷嬷来了,也肯定能见到宁王。

    因为纪嬷嬷不是那种没有眼色的人,宁王如果在前院谈正事,她是不会过来求见的。

    纪嬷嬷进书房的时候,宁王正低着头在看关于五妞和阿宝的信息。

    看到五妞和阿宝同一天生子的消息,不知道为何,他脑海里突然有一个荒唐而大胆的猜测。

    “王爷!”

    纪嬷嬷出声,宁王顺势抬眼,一下就看到焕然一新的纪嬷嬷。

    “嬷嬷这是?”

    宁王眼中震惊的神色太过于明显,纪嬷嬷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颊。

    “很明显吗?”

    宁王收敛神色,“嬷嬷这几天是吃了什么仙丹灵药吗?怎么有返老返童的趋势?”

    纪嬷嬷也觉得她突然就变年轻了许多,先前她头发里还长了几根白头发,今天早上她照镜子的时候,发现已经找不到了。

    “老奴过来就是想向宁王禀报这件事情。”

    宁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看着纪嬷嬷,主要是纪嬷嬷的变化太大了,大到他这个不注重女人面容的男人都不得不侧目的地步。

    “老奴突然看起来年轻几岁,是因为得了宋奶娘的帮助。”

    “又是她?”

    宁王眼神中闪过一抹复杂,垂眼看了看关于阿宝的信息。

    特别是她失身的那一段,以及她产子的那一段。

    “是的,宋奶娘给老奴喝了一种花茶,还有每天都会让老奴敷一次脸,花茶和敷脸用的材料是什么,老奴不太清楚,不过闻着那香味确实很特别,而且隐隐有点相似。”

    幸好阿宝这个时候不在这里,如果在的话,心情只怕要用一言难尽来形容。

    亏的她想借着这个机会在纪嬷嬷面前刷存在感,但是却没有想到用力过猛,她的付出,落在别人的眼里,这样出众,出众到引人侧目的地步。

    “嗯,一会让府医看看那些东西都有什么。”

    宁王的命令,纪嬷嬷没有意见,但是她这次来的主要目的不是这个。

    “老奴看这位宋奶娘的医术这么好,王爷何不让她给你诊诊脉?”

    宁王身体的问题虽然是一个秘密,但是这个秘密在纪嬷嬷这里,自然是不存在的。

    “不急!”

    宁王语气冷静,纪嬷嬷却有些急切。

    别人不清楚,但是纪嬷嬷却清楚,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下来,宁王吃过不少药,但是身体一直没有好转。

    “王爷?”

    纪嬷嬷还想劝说宁王,宁王却突然问了一句话。

    “你有没有见过这位宋奶娘的孩子?”

    纪嬷嬷一愣,“见过。”

    宁王问:“如何?”

    纪嬷嬷想了想,实话实说:“有些眼缘。”

    说完,纪嬷嬷抬眼看向宁王时,脸色一变,她突然想起来为什么当初看宋奶娘的孩子觉得有些眼熟。

    宋奶娘孩子的那副小模样,竟然和宁王小的时候有几分相似。

    再联系到宁王突然问这些话,电光火石之间,纪嬷嬷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震惊的望着宁王。

    宁王看纪嬷嬷这副样子,就知道她联想到了什么,也没有否认,反而下了命令。

    “去查清楚。”

    其实这种事情宁王亲自出马,最容易查清楚,只要他把宋奶娘叫到面前来,所有的真相也就一清二楚。

    不过宁王目前还不愿意。

    这一辈子事态的发展,虽然和上一辈子有一些不一样,但是有些事情在本质上还是一样的。

    宁王仍旧不愿意他的情欲被一个陌生女人控制。

    “是,老奴这就去。”

    纪嬷嬷激动得手都有些抖了,但人刚退到门边,整个人突然就冷静下来。

    “王爷,老奴还有一个疑问。”

    “说。”

    “如果,老奴是说如果事情的真相正如我们所猜测的一样,王爷打算如何对待宋奶娘。”

    关于五妞的事情,纪嬷嬷从一开始就知道。

    所以那个时候阿宝跑过来说她是为了破坏五妞的好事,纪嬷嬷心里其实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

    宁王庶长子的母亲哪里是这么好做的。

    但凡宁王不想沦落成一个笑柄,他就不可能让这个庶长子的生母还活在世上。

    “嬷嬷好像很喜欢她?”

    纪嬷嬷对宁王的决定向来都是听从的,很少会发表意见,这一次这么主动,倒有些例外了。

    “她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没有太多的心机,如果可以的话,老奴希望王爷能够留她一条性命。”

    纪嬷嬷知道事情一旦宁王说出口了,那就少有改变的机会,因此便先把自身的诉求说了出来。

    宁王意味深长的看着纪嬷嬷,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

    纪嬷嬷虽然在宁王这里有几份体面,但是被宁王这样看着,仍旧有些受不住的垂下了眼帘。

    宁王说:“你是本王母妃身边的老人,你应该很清楚,像本王这样的情况,能够把孩子留下就已经是特殊情况,更何况是留下孩子的生母!”

    纪嬷嬷抿紧嘴角,微微下垂。

    她就是因为清楚这些,所以才会这样突兀的替阿宝求情。

    “好了,看在母妃的份上,本王这次就不怪你了,退下吧!”

    纪嬷嬷欲言又止的望了眼宁王,也知道宁王的性格,知道有些事情,宁王做了决定,轻易就不会更改。

    她现在只希望,阿宝生的孩子和宁王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以前没有一些联系,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有迹可循的。

    就像五妞,如果和宁王没有关系,她又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在那里?

    显然五妞知道那个女人是谁,而同一个时间,五妞身边认识的女孩子,出事了的人只有阿宝一个。

    两人更是在同一天生下孩子。

    纪嬷嬷满腹心事的回了后院,她借口称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原本是想着该如何应对的她,结果没想到把阿宝等来了。

    “嬷嬷的身体怎么会不舒服?不是应该全好了吗?”

    阿宝一脸不解的盯着纪嬷嬷看,她脸色看起来倒是挺好的,可是眉宇间也确实有几分忧愁。

    “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感觉有点儿闷热,不舒服吧!”

    阿宝一脸古怪的朝着窗口望了一眼,要问的话全部都写在脸上。

    现在都已经入秋了,哪里还会天气闷热。

    “行了,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你去干活吧!”

    纪嬷嬷现在看到阿宝就脑壳痛。

    “我哪儿也没有什么活,刚刚思源才吃完奶,我还是在这里陪着你吧,你身体不舒服,我也能帮你端茶递水,干点小活!”

    “不用了,回去吧!”

    纪嬷嬷很强势的拒绝了阿宝的好意,阿宝一脸茫然。

    她发现纪嬷嬷对她的态度突然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明白,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至少这几天她表现的和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而且和纪嬷嬷之间的感情也一直在稳步加固。

    阿宝回了房间,叫来了云香。

    “嬷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是身体不太舒服,要不你去看看她吧,我刚刚本来想在那里陪陪她,怕有什么事我也能照顾她,但她把我赶了出来!”

    云香跟在阿宝的身边,原本就没有什么事情。

    听阿宝这样说,还安慰了阿宝两句,让她不要着急,这才去了纪嬷嬷的房间。

    纪嬷嬷看到云香,出声说:“你来的正好,我正想派人去叫你过来!”

    “嬷嬷有什么事吗?听宋奶娘说您身体不太舒服!”

    听见阿宝关心她,纪嬷嬷一脸复杂的神色。

    但她又不可能不去做宁王交代的事情。

    况且宁王现在这个情况,如果阿宝的孩子真的是宁王儿子的话,那是一定要抱回王府的。

    至于阿宝本身,纪嬷嬷觉得宁王的情况与其他王爷以及世家公子都不一样,留下阿宝其实也是无妨的。

    “我这里有一件事情交给你去办!”

    “什么事?嬷嬷请吩咐!”

    云香腰杆一挺,一副要上阵打仗的模样。

    她这个年纪,正是最爱表现的时候。

    “行了,不用整得这么严肃,也不是多么大的事情,你想办法探探宋奶娘的孩子,他的身上可有什么特殊之处。”

    云香还以为有什么大事情,突然听这件事情,又跟宋奶娘有关系,猛的瞪大了眼,不解的看着纪嬷嬷。

    “这件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及,特别是宋奶娘!”

    云香眼珠子转了转,“嬷嬷,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纪嬷嬷斜视着云香,“我想你不会想要知道这是为什么!”

    云香自小跟在纪嬷嬷的身边,纪嬷嬷一说这话,她哪里还有不懂的道理?

    虽然还不至于猜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也知道这种事情,她不知道才是对她最安全。

    “当我没问!”

    云香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双手捂着嘴巴。

    纪嬷嬷有些头疼的说:“宋奶娘的事情,你可慢慢查,切不可让对方察觉。”

    “噢!”

    云香乖乖的应了一声,但却是一副古古怪怪的样子。

    阿宝知道云香性格比较跳脱,这件事情如果交给欢颜去办,可能会更好。

    但可惜当初就是看中云香的性格,所以才让云香去跟了阿宝。

    只是那个时候哪里会想到事情会是这么复杂。

    “这个事情你可一定要仔细妥帖的办好,千万不可马虎大意!”

    纪嬷嬷再三耳提面命,云香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她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纪嬷嬷会对阿宝的孩子感兴趣,但却不妨碍她去认真完成这件事情。

    “奴婢省得,嬷嬷可以放心。”

    纪嬷嬷一脸复杂的看着云香,“事情交给你办,我就是不放心,你如果有欢颜的一半,那我也就真的可以放心。”

    “话不能这样说啊,欢颜姐姐比我大一点,自然比我本事一些嘛!”

    “呵呵!”

    纪嬷嬷都懒得再说云香,欢颜不过比云香大了数月而已。

    哪里就真的大了多少,不过也是因为性格的原因罢了。

    只是云香的性格到了现在都还能带着几分天真也是纪嬷嬷惯出来的。

    因此纪嬷嬷自然不可能真的为了这件事情责备云香。

    “好了,时辰到了,我要陪着宋奶娘去后门了。”

    纪嬷嬷听到云香的这个话,拳头紧了紧,忍住想要跟去,再一探究竟的冲动。

    上一次她没好盯着惜哥儿细看,这次如果再给了她机会,她不单要细看,还要抱起来,认认真真的瞧上一回才好。

    纪嬷嬷看着云香一蹦一跳的背影,只盼着云香能早点把事情查清楚。

    最好能在宁王查清事情以前,她就得先把事情了解清楚。

    到时候有什么事也有一个防备。

    左右在她面前待过一段时间的小娘子,又帮了她不少,如果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又不影响到宁王,她还是很愿意救阿宝。

    阿宝那里完全都不知道,她还没有和宁王见面,她的儿子就已经被宁王盯上了,而且她自身的秘密,很快也要藏不住了。

    说起来,阿宝能撑这么久,全赖宁王这段时间忙上忙下,管辖内百废待兴,他自然脱不开身。

    如果不是因为宁王有正事要忙,又琢磨着阿宝这里不是很着急,没有第一时间处理,阿宝的尾巴哪里能够藏得了这么久?

    上一辈子宁王没有追根究底,阿宝也就理所当然的误解了宁王府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这一份误解,才让阿宝误打误撞走到了这一步。

    说不上好坏,但至少阿宝的要求有一点达到了,那就是宁王真的主动来找他们母子两人了。

    只是找到以后,宁王欲待他们如何,那还是未定的数。

    当然,阿宝现在还不知道这些情况。

    她还美滋滋的带着云香一起去看惜哥儿。

    纪嬷嬷以为云香不会办事,但事实上纪嬷嬷低估了云香的办事能力。

    就在阿宝喂奶的时候,云香已经熟练的和莫氏话起了家常。

    因为阿宝每一次来后门都是云香陪着她一起来的,又因为云香长了一副可爱的模样,说话也很逗趣,所以在很早以前,莫氏就对云香放下了提防。

    “惜哥儿真幸福,无病无痛。”

    云香一声感叹,引起莫氏的好奇,“怎么着,你们家还有奶娃娃?”

    “哪里是我们家有啊!是住在我家隔壁,她娘家的妹子。”

    云香说话一向嘴巴快,在这件事情上面也没有故意卖关子。

    “原本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一家人都挺高兴的,但满岁以后,孩子突然就不好了。”

    “怎么回事?没有照顾好吗?”

    莫氏因为家有惜哥儿的原因,现在对别家的孩子也挺上心的,见不得一些年纪小的孩子受苦受难。

    “家里就这一个儿子,怎么可能不仔细照顾,都直接捧成了眼珠子,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孩子从出生起,腰上就有一块胎记,先前也不是很明显,但是满了周岁以后,那块胎记突然长大,还开始发热。”

    “啊,怎么会这个样子啊?胎记还会长大,还会发热?”

    莫氏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

    “可不是吗?”云香笑着说:“所以羡慕你家里的好运气,不管怎么说,至少孩子一身白白净净没有胎记,就不怕孩子生病。”

    “这倒是咯!惜哥儿出生以后我亲自看过,白玉无瑕的小身子,一点儿胎记也没有。”

    莫氏这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云香自然看得出来,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心里不免存了疑惑。

    惜哥儿的身上一点胎记都没有,那纪嬷嬷派她来,到底是为了打听什么,就为了打听这个吗?

    正疑惑不解的时候,云香就见莫氏突然变了脸色。

    “不会真的像我那邻居一样,有胎记吧?如果有的话,那就赶紧送她去看大夫。”

    “我也不知道叫不叫胎记,就是每次哭得厉害的时候,他的胸口突然就……”

    莫氏的话冲口差点就说出来时,正好对上了云香闪闪发亮的一双眼睛。

    “就怎么样了?讲话可不能只讲一半。”莫氏的这个话断的太突兀,云香也知道,莫氏应该不会再主动往下说,索性就直接开口问了。

    云香的追问莫氏敷衍的说:“没什么呀!我们惜哥儿,一切都好,并不存在什么胎记不胎记。”

    云香知道这下是真的问不出一个所以然了,为了不打草惊蛇,也没有接着往下问。

    只是回头,云香就把这件事情报到了纪嬷嬷那里去了。

    纪嬷嬷激动得一副快要跳起来的模样,“你确定她当时说的是胸口吗?”

    云香不懂纪嬷嬷突然变成这样的原因,有些手足无措的回答说:“我记得很清楚,不会出错的!”

    纪嬷嬷嘴角往下压了压,然后有些压不住了,忍不住微微翘起了嘴唇,轻轻地笑了起来。

    宁王以前身体好,还没有被人暗算的时候,纪嬷嬷从来没有关心过宁王这一方面的生活,但是现在情况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嬷嬷,你这副样子我忍不住会胡思乱想,以为宋奶娘的孩子才是宁王的孩子!不然你为什么突然对宋奶娘的孩子感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