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药香空间,独宠农门皇后 167、宋家出逆子

时间:2018-01-24作者:橙子

    宋光宗了然的点点头,宋子皓又说:“今天夫子教的内容我全都懂,但是学堂里其他的同窗好多都听不懂夫子在讲什么!”

    宋光宗看着宋子皓这副得意又骄傲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既然这么厉害,那就要好好学,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帮帮其他的同学,也省得他们的学问落下太多!”

    宋子皓挺着小胸膛,一脸认真的说:“当然的,你不知道今天放学的时候,好几个人都和我说让我帮帮他们,而且还一直拍我的马屁,我都不爱听!”

    孙氏低笑开,然后宋光宗也在一旁笑着说:“你还知道拍不拍马屁,人家拍马屁的话你就不爱听?”

    “当然,我一点都不喜欢听那些拍马屁的话!”宋子皓扬着下巴,一副多么清高的样子。

    他这副样子,别说是身为他爹娘的宋光宗和孙氏,就是宋有保和莫氏看了都觉得欢喜。

    宋有保就希望家里的子孙都有出息,看宋子皓第一天去学堂,不但受到夫子的夸奖,而且自身的兴趣又那么高,自然是大力支持。

    “子皓真不错,继续保持下去,你的学问若是做得好的话,等你学堂放学的那一天,爷爷就带你去镇上吃烤鸡!”

    宋子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多喜欢吃肉,他一听有烤鸡吃,忙不迭的答应,“那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读书的,就为了那只烤鸡,我都不会让您失望!”

    “行,只要你读书用功,爷爷每个月让你吃一只烤鸡!”宋有保笑得眯了眼。

    宋子皓咂巴了一下嘴,然后兴奋的冲到了宋有保的身边。

    “爷爷,您是说认真的吗?说过就不可以改哦,这话我记到心里去了!”

    “你这小子,爷爷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一只烤鸡爷爷还是买得起的,你只管认真学,以后像你大哥一样,有出息就可以了!”宋有保哭笑不得的说道。

    宋子谦目前虽然没有功名,但是他一直在夸奖中成长,曾经跟过几个夫子,换过几个学堂,但是每一任夫子对宋子谦的评价都很高,都说这个孩子十分有潜质,以后高中不在话下。

    “你要是学问做的好,本事大了,奶奶也给你买糖吃!”莫氏看家里高兴,也跟着在旁边附和了一句。

    宋子皓一听有糖吃,那是笑得连眼睛都弯起来了。

    他亮着一口白牙说:“爷爷奶奶就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用功读书,就像哥哥一样,也去考取功名,为爷爷奶奶争取一个诰命。”

    宋子皓拍着胸膛说着大话,不过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宋有保和莫氏听了,都是笑得合不拢嘴。

    宋光宗几兄弟也是一样,唯独刘氏和方氏,因为两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说服她们的儿子,让他们去学堂里读书。

    所以这两个人忍了又忍的情况下,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刘氏嘀咕了一句。

    “你大哥都还没考取到功名,童生都不是,现在在这里说什么大话!”

    “可不是吗,听你们这话的意思,好像子谦都已经高中了状元一样,也不怕这话说出去笑掉别人的大牙!”方氏满口怨气的接话。

    妯娌两人,一人一句十分的合拍。

    原本欢声笑语的一顿饭,因为这两个人的打岔气氛瞬间冷到了冰点。

    孙氏脸上的笑容也在倾刻间收敛了,她抿了抿嘴,望了刘氏和方氏一眼,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垂下了脸,因为她知道事情关系到宋子谦的身上,根本就不用她开口,宋有保第一个饶不了这两个人。

    “你们两个如果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我们子谦的本事大着呢!这次下场别说是一个童生,就是一个秀才,都是手到擒来的事,你们现在在这里说风凉话,别等到他考中了秀才,你们又来打秋风!”

    宋有保恨得不行,他现在年纪这么大了,只一个想法,就想看着宋子谦高中,然后光宗耀祖,但是家里的两个儿媳妇却一直在踩宋子谦。

    如此家人,宋有保看到怎么会不寒心?

    “我又没说他以后不会高中,我只是说他目前没有任何功名,和我们不都是一样吗?再说他以后高中了,我们做婶子的肯定也高兴,爹为什么要说这么这么难听的话,什么叫做打秋风,都是一家人,住在一个屋檐下,有什么秋风打不打的!”

    刘氏这个人就是这样,又要眼红别人好,又怕别人好了,很怕现在说了过分的话,以后占不到便宜,所以每次都是这个样子,之前和阿宝争吵,莫氏如此怼她的时候,她也是这个样子。

    “我们子谦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有你这样的婶娘!”宋有保恨恨的瞪着刘氏和方氏。

    两个人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嘀咕了几句,但声音太小,别人也没有听到什么。

    就是坐在她们身边的宋耀祖和宋富贵也没有听到,只是这对难兄难弟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都颓废的低下了脸。

    他们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教他们的妻子了,因为该说的他们已经说了,说不通,他们也动手打了,总不至于让他们真的把妻子休回去,毕竟孩子都已经有了几个,而且孩子都这么大了。

    再说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哪有谁会去休妻,这不是丢了八辈祖宗的面子吗?

    “你们两个什么心思我也不是不知道,但是你们自己教不好孩子,就不要眼红别人!”莫氏开门见山,直接点出刘氏和方氏的心理。

    刘氏和方氏现在会这副阴阳怪气,故意针对大房的子谦和子皓,不就是因为子谦和子皓比子俊以及子文子武能干吗!

    “你们有这点心思去嫉妒别人,还不如好好把你们的儿子教好,你们现在不花工夫在他们的身上,以后老了,有你们受的!自己没用就算了,还连累我儿子,跟着你们一起吃苦!”莫氏想想就觉得不得劲。

    小的时候不好好教,等到孩子大了,吃苦受累的还不是当父母的。

    刘氏和方氏都是护犊子的人,一听莫氏这样踩她们各自的儿子,心里就觉得不得劲。

    特别是刘氏,他就宋子俊这么一个儿子,虽然她心里也很清楚,宋子俊在外面有点偷鸡摸狗,但是那又如何,谁要是当着她的面说宋子俊不好,她就要跟谁拼命。

    这会说的人虽然是莫氏,但是刘氏也没有因为她是自己的婆母,就多有忍让。

    “娘这个话就说的不对了,你要觉得子谦和子皓好,你就觉得他们好啊,为什么要来踩我的子俊!难道我的子俊生来就是衬托他们的吗?娘这个行为真是让人心寒!”

    莫氏看刘氏这个疯狗样,连话都不愿意搭。

    宋有保现在对刘氏和方氏的容忍度越来越低了,以前他很少会当面斥责这些儿媳妇,这会儿他也憋不住。

    “你娘是哪里说错了吗?子俊在外面是什么样子,你心里不清楚啊!”

    刘氏被宋有保骂得一阵脸红,但是仍然强词夺理的说:“那也不怪子俊啊,若是爹娘能够大方一点,像对子谦那样对子俊,子俊至于在外面那个样子吗!”

    宋子俊刚刚还觉得自己无辜,被拖下了水,这会听刘氏的话,忙不迭的在旁边点头。

    “就是啊!爷爷,我的年纪也不小了,你什么时候也像对大哥那样对我,给我点银子花呗!”

    宋子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要起银子来,面目格外的可憎。

    宋有保被宋子俊这副样子气得不轻,宋耀祖一看,宋子俊对宋有保没大没小,当即就发火了。

    “你在哪里学的这么没有规矩啊?跟爷爷是这样说话的吗?”

    “嘿!”宋子俊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然后说:“爷爷对我如果像对大哥一样,我绝对也像大哥一样,对着爷爷恭恭敬敬,毕竟,爷爷这样偏心我很难尊重他的!”

    “就是说啊!你一碗水不能端平,还怪下面子孙不孝!”刘氏趁机火上浇油。

    宋耀祖冲着刘氏吼了一句,“就给我闭嘴吧,你这个臭三八!”

    刘氏脸色胀得通红,但是对着宋耀祖也不敢说什么,毕竟最近她真的没有少被宋耀祖收拾,打上一顿,已经是轻的了。

    宋耀祖吼完刘氏,又对着宋子俊说:“你是觉得你哪一点比你大哥强还是如何?你有什么资格要求在这个家里,你和大哥一样的待遇,你若是有你大哥一星半点懂事,不说你爷爷,就是你爹我也会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你!”

    子俊不服气,晃着身子说:“我比大哥差了什么呀?他身上有的哪个零件我没有,凭什么他在这个家里与众不同!”

    阿宝看着宋子俊不声不响的开黄腔,十分的无语,他连在家里和家中长辈说话都是这副样子,可想他到了外面该是怎样的放肆。

    “你这混蛋,你在胡说什么!”

    宋子俊的话,阿宝都听出了含义,更何况是宋耀祖他们这些男人。

    宋耀祖当时就一个碗,朝着宋子俊的脑袋砸去,子俊反应不及时,被砸了一脑袋的汤汤水水。

    由于两人隔得近,没有像当初莫氏打宋吉祥那样直接打的头破血流,只是看着有些狼狈罢了。

    宋子俊夸张的叫了起来,然后抖着身上说:“你有没有搞错,搞得我一身脏死了!”

    刘氏吓了一跳,连忙凑上去,拿着抹布要擦宋子俊身上的油水。

    她嘴里还焦急的问着,“怎么样,没事吧,没有被砸伤吧?”

    宋子俊一看刘氏拿着抹布就往他身上擦,气得直接将火发到刘氏的身上,用力的推了她的手一下,然后吼道:“走开啦!都怪你,没事扯到我身上干什么!现在还拿着一块油腻腻的脏抹布往我身上擦,你到底想干什么!”

    刘氏被宋子俊这样对待,只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又一副心疼的样子,关心着宋子俊。

    “娘没注意,就是担心你,好了好了,娘不用这块抹布了,你有没有事?有没有伤着脑袋?要不要去看看大夫?”

    宋子俊愿不愿意跟刘氏说话,一下推开了刘氏的手说:“行了,我的事你别管了!”

    宋耀祖在旁边看着这对母子相处,就觉得火大,恨的牙痒痒。

    “宋子俊,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娘的吗?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啊!”

    宋子俊吊儿郎当的回答,“我怎么对待我娘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对待她就有多好了,平时动辄打骂,我管过你吗?”

    宋耀祖气的一张脸胀得通红。

    其实身为男人,宋耀祖是不屑打女人的,况且在宋有保的教导下,他们宋家四兄弟其实都是疼媳妇的人,只是最近刘氏和方氏做得太过分了,才使得宋耀祖和宋富贵对她们动了粗。

    会到动手的这一步,也是因为宋耀祖和宋富贵实在已经没有了选择,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和他们的妻子沟通,要怎么才能让她们不再在这个家里闹事。

    很显然,他们即使打了刘氏和方氏,这两个人也还是没有学乖,不然的话,今天好好的一顿饭,不至于吃到这个样子。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对娘不好,我对她自然就不好,这叫有样学样!”

    宋子俊看宋耀祖气成那个样子,故意又说了这么一句话,而且那一脸得意的样子,恨不得直接将宋耀祖的心挖出来,还在上面撒把盐。

    “你这个逆子!”

    宋耀祖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因为宋子俊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

    宋家的男儿跟村里其他的男儿不一样,由于自小在宋有保的言传身教下,他们四兄弟都打心眼里看不起对女人动粗,只会打女人的男人,但是宋耀祖自己又做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当他的儿子指着他的鼻子骂时,他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自己都变成了他看不起的那种人。

    可是他的心里也苦啊,他不想把事情做到这一步,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教妻的时候,他只能选择这种以前自己都看不起的办法。

    “以后你做好自己再来教我吧!”子俊没心没肺的冲着宋耀祖耀武扬威。

    看着这个样子的宋子俊,宋耀祖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一脸颓废的说:“是我没有用,是我教不好你,是我啊,都是我!”

    宋耀祖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甩了两个耳光。

    他这自残的样子,宋子俊看到了,也不为所动,倒是刘氏在旁边吓了一跳,又凑到宋耀祖的面前说:“这是干什么?我们子俊也没有哪里不好,你干什么要这个样子!”

    宋耀祖失望的望了刘氏一眼,他不懂当初为什么他要猪油蒙了心,娶这样一个女人?

    就在他想这件事情的时候,莫氏在旁边叹气的说:“儿啊!是娘对不住你,是娘当初瞎了眼啊!”

    宋耀祖眼眶一湿,然后望着莫氏,莫氏更是直接红了眼睛。

    母子两人都在懊恼,刘氏在旁边诚惶诚恐,她再没有眼色,也知道这对母子现在在懊恼什么。

    只有宋子俊一人,仍旧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拨了拨头上的油,然后有些气愤的说:“搞得我一身都是油,真恶心!”

    说完宋子俊也不管在场的人如何,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心情,径自就一个人跑到浴间里去梳洗换衣服。

    看到宋子俊这没心没肺的样子,别说是宋耀祖和刘氏心寒,就是宋家其他人都有点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宋子俊,真实的面目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宋富贵趁机给方氏洗脑说:“子俊的模样你看到了吧!你再没有原则的宠着子文和子武,二嫂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想你也不愿意辛苦生养的两个孩子是这样不孝的孩子吧?”

    方氏看了一眼子文和子武,有些被吓到了,因为刚才子俊那个样子真的枉为人子。

    只是方氏嘴硬,又怎么可能承认这些事情?即使她心里已经动摇了,但是嘴上还倔强的说:“我的子文子武才和子俊不一样呢!”

    宋富贵冷笑一声,“但愿他们是真的不一样吧,毕竟他们是一个什么德性,你心里应该清楚,你如果实在不会教儿子的话,那你就多问问大嫂,看她是怎么教儿子的,再不济,你把两个儿子交给我,只要你平时在我管教他们的时候不要插手,我就阿弥陀佛了!”

    “这怎么能行,我的儿子肯定我教,别人教的话,那他们还会跟我亲吗!”方氏们想也没想的反驳,根本就不同意这种事情。

    接着她又说:“让你教也不行,你那么凶,你到时候打他们怎么办?他们年纪还那么小,哪里经得打,你看刚刚二哥打子俊那个凶狠的样子,哪里像对自己亲儿子,说来说去也怪二哥不对,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儿子下手那么重!”

    宋富贵极其失望的看着方氏,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欲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