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药香空间,独宠农门皇后 115、宁王侍卫长风

时间:2017-12-27作者:橙子

    那人比阿宝记忆中的模样要年轻不少,但是因为那人经常出没在宁王的左右,所以阿宝对他颇有印象。

    想着此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说不定宁王正在附近,她自以为隐晦的四周打量了一圈,却没有发现端倪。

    只是如此,阿宝心神也突然安定了下来,宁王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贪图一块牛黄,更不会允许有人借着他的威名行此宵小之事。

    “这位小二哥说这间善行堂是宁王的就是宁王的吗?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扯大旗想要骗人。好,就算你没说谎,这家善行堂是宁王的,那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和你们掌柜有什么关系。宁王日理万基,公务繁忙,不可能时时盯着这间小药铺,难保就有像你们这样想要混水摸鱼的人,只怕宁王知道此事后,第一个要处罚的人就是你们。”

    阿宝突然站出来,冷冷的开口。

    药童质问:“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替他们说话,难道你们是一伙的吗?”

    子谦皱着眉,刚才他敢直接去见知县,就是因为牛黄不在他和宋有保的身上,但是阿宝若牵扯进来了,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况且,这个善行堂背后的东家是宁王。

    到了知县那里,他们可不管有没有理,没有搜到牛黄倒好说,还能辩解一二,若是直接搜了出来,这小偷的名号绝对背定了。

    接下来还不知道会被治一个什么罪,知县为了讨好宁王,说不定会将他们一家人都打入大牢。

    想到这里,子谦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位小姑娘说得不错,在下长风,正是宁王的侍卫,几位不如卖在下一个面子,让我来处理,如何?”

    “宁王……侍卫?”药童一下脚软了,然后马上冲回药铺叫了掌柜出来,掌柜脸色奇差,但显然不认识这位叫长风的侍卫。

    “你说你是宁王的侍卫就是宁王的侍卫,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掌柜虚张声势的冲着长风嚷嚷。

    长风自怀里掏出一块令牌,在掌柜的眼前一闪而过,掌柜整个人都吓软了,若不是身后有药童扶着,只怕就跌到了地上。

    宋家人此时的脸色也不太好,除了阿宝,其他人都觉得长风会护着善行堂,毕竟谁不护短。

    “几位,请!”长风并没有因为子谦等人的穿着就轻视,十分客气的和他们说话。

    子谦并不想跟着入药铺,因为那样的话,不管是什么结果,他们都有些受制于人,但是眼下,对方看似温和的模样,却给他一种不容反抗的感觉。

    “大哥,我们跟他进去,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样!”阿宝不想把事情弄巧成拙,也清楚宁王的行事风格,所以并不怂。

    子谦懊恼的看了一眼阿宝,又见她率先进了药铺,只能跟上去。

    到了药铺后间,长风开门见山的说:“这位公子,失礼了,为了让事情尽早水落石出,大家都心服口服,能不能让在下搜搜身?”

    子谦脸色当时就变了,他有一个人的骄傲,怎么容许有人将他视为小偷那样来搜身,他正要反驳的时候,阿宝抢先一步回答。

    “搜身可以,但是没有搜到的话,你们宁王府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交待,不能因为你们是皇子皇孙,就故意欺负我们小老百姓。”

    长风惊讶的看了一眼阿宝,然后理所当然的说:“这是一定会的!再说,我相信各位也想讨一个说法。”

    宋有保在宁王府面前,倒没有子谦那份人的傲气,且刚才被吓住了,许久没说话,这时候才找回声音。

    他说:“问牛黄的时候,就我和我大孙子两个人进了药铺,我家的婆娘和儿媳孙女都没有进去,你们不能搜她们的身。”

    “当然!”长风想也没想的答应。

    因为矛盾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注意到了,自然也清楚怎么回事。

    宋有保祖孙两人被搜完身,子谦一脸不愤的问:“现在你们什么都没有搜出来,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长风点点头,问:“你们想要什么说法,赔多少银子能够接受?”

    长风此话说出来,除了人子谦觉得被污辱了,其他人都没有太大的感觉,就是阿宝,也因为了解王府的行事风格,没有什么反应。

    “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我们是来敲诈的吗?别以为出身高,就可以随意污辱人!”子谦咬牙切齿的开口,但又因为对方的身份,而又所压抑。

    长风愣了一下,“我没有这个意思。”

    阿宝想了想开口说:“我希望你能处罚一下那位掌柜和药童,毕竟留了这样的人在店里干活,多少也影响宁王的名声。至于其他,对,我们手里是有一块牛黄,宁王若是想要的话,我们可以献上去。”

    “阿宝!”莫氏急急的叫了一声。

    阿宝安抚的牵住莫氏的手,然后仰着小脸,不卑不亢的看着长风,问:“宁王需要吗?需要的话,我就献给他。”

    长风觉得眼前这小姑娘挺有味的,倒把宁王当成强盗了,但是想到牛黄的药用价值,他问:“你手里真有一块三百多克大的牛黄?”

    “对!”阿宝很肯定的回答,但同时故意谎称:“不过牛黄过于贵重,我们并没有带在身上,这会只是出来问问行情,若是好的话,我们就想脱手卖了,毕竟这种好东西,我们这样的普通人用不起,倒不如真金白银实用。”

    “你们等等!”长风说完,便出去了。

    阿宝有耐心等,但宋家其他人没有,都七嘴八舌的围着她说教,阿宝哭笑不得的说:“你们想太多了,对方是宁王,我说了献上去,你们以为他真的会不给银子就直接拿走吗?别忘了我们这一次出门的目的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寻一个好买家吗?”

    子谦看阿宝说得言之凿凿,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就清楚宁王是一位正人君子,不会图我们的东西呢?你别忘了,这家善行堂就是他开的。”

    阿宝表现出一副很了解宁王的样子,让子谦觉得违和,但一时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