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862章:我一直在等你【大结局7000+】

时间:2018-05-16作者:青酒沐歌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父亲节。

    “这是谁定的康乃馨?”送花小哥问。

    “我的我的!”下一刻,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女孩便匆匆忙忙的飞跑了过来。

    苏青染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眸光落在女孩身上,笑了,仿佛看到了当年冒冒失失的自己。

    送花小哥还在继续打着电话,“喂,是周晓茹小姐吗,您订的花到了,请签收。”

    没多大一会,一位踩着细高跟的女人缓步而来,取走了鲜花。

    咨询台前的几个小护士窃窃私语,“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的都订了花,我们这里可是医院。”

    “你不知道么,今天是父亲节。”

    医院?

    苏青染闻言骤惊,慌忙打量四周,顿时愣在原地,她果然回来了!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苏青染听了半天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

    慌忙从包里拿出来,“喂……”

    “你好,是苏青染小姐么,您订的康乃馨……”

    送花小哥说到一半,看着苏青染,忙挂了电话走了过来,“苏小姐,您的花。”

    “我没订花啊?”苏青染懵逼。

    “您是在美团上订的,没错。”送花小哥将一束黄色的康乃馨塞到了她的手里。

    就在苏青染看着康乃馨发愣的时候,苏母匆忙从住院楼跑下来,“染染,你在干什么,你爸不行了,你快过来!”

    “什么!”苏青染心底一沉,慌忙跟着苏母跑回苏父的病房。

    “染染,你在这里陪着你爸,我去叫医生!”苏母急切出声,许是长久没有好好休息,她看上去分外憔悴。

    “好。”苏青染坐在榻上,看着瘦成皮包骨的苏父,鼻头顿时一酸。

    “染染……”苏父艰难对她伸出手。

    “爸爸,我在呢。”

    “你去……你刚刚去哪里了?”

    “爸,今天是父亲节,我给你订了花。”苏青染将花放在了病床前。

    黄色康乃馨,象征慈祥,温馨,真挚,不求代价,永不褪色的爱。

    对苏青染而言,这一束黄色的康乃馨再符合苏父不过。

    苏父闻言,脸上噙出苍白的笑,“染染,你长大了,懂事了,爸爸……爸爸很欣慰。”

    “爸,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该早点回来的。”苏青染拼命摇头,泪水陡然决堤。

    “染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别哭……在爸爸心里,你一直是最优秀的,最好的……”

    “爸……”

    苏父握着她的手,“以后爸爸不……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你妈,她的脾气急躁,你要多……多包容,不要惹她生气。还有……你不要总加班,总……总熬夜,也不要总是点外卖,不论再忙,都要记得按时吃饭……”

    “爸,您别说了,您不会有事的。”一时间,苏青染泪流满面。

    “染染,爸爸……爸爸……”苏父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划过一抹巨大的痛苦,眼睛便闭上了。

    “爸!爸!您别吓我……”

    苏青染着急,慌忙按了下呼叫器,“医生,医生!”

    “咔哒……”她还没有来得及跑出病房,苏母带着医生匆匆赶来。

    为首的医生检查了下苏父的情况,立即吩咐,“快,快将病人转到重症监护室!”

    “她爸……”

    “爸爸……”

    苏青染和苏母一路跟了过去,直到重症监护室的房门关闭,她们被拦在了外面。

    “染染,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苏母抱着苏青染,眼泪流个不停。

    “妈,爸爸一定会没事的……”苏青染劝着苏母,也劝着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在母女的忐忑中,房门被人打开了,她们慌忙迎了过去,“医生,怎么样了?”

    那人摇了摇头,摘下了口罩,“请节哀,及早准备后事吧。”

    “啪嗒!”苏青染闻言手中捧着的康乃馨直接掉落在地。

    “不,不要……”苏母顿时一阵眩晕,整个人差点倒下去。

    苏青染慌忙将人扶住,“妈,妈!”

    “她爸,她爸……”苏母嘴里喃喃着,匆忙跑进了重症监护室。

    三日后。

    苏青染陪着苏母来到了墓园,那里赫然多了一处新墓,墓碑上刻着苏父的名字,贴着他的照片。

    而立在碑前的母女,泪如雨下。

    “她爸,你怎么这么狠的心,你这么一走,让我们母女以后怎么办啊……”

    “妈,我答应了爸爸,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苏青染抱住苏母安慰。

    不经意抬眸,她突然扫见一处墓碑,看到上面的名字彻底愣住。

    那里竟然……竟然写着她的名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好端端的么,这里怎么会有她的墓?

    苏青染浑身一僵,她想起来了,好像早在苏父生病之前,她就死了。

    也就是因为她的死,苏父才会受到打击,突发心肌梗塞。

    若是这样说,那她现在,应该是不存在的?

    她现在是一缕游魂,还是说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

    刹那间,苏青染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陷入无边的黑暗,彻底没有了直觉。

    没过多久,一道飘渺虚幻的声音传了过来,“你醒了?”

    苏青染骤然睁开眼睛,看着朦朦胧胧的四周,双眸下意识骤缩,“这是哪里?”

    没有人回答,她又问了句,“刚刚是谁在说话?”

    然而,依旧没有人回答她。

    就在这时,苏母的啜泣声再次传来,“她爸,你和染染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这让我以后怎么活……”

    “妈……”看到苏母的身影,苏青染慌忙奔了过去,然而在她的眼前却是一片虚无。

    “别哭了,你所看到的都是假的。”这时,那道飘渺的声音再次响起。

    “假的?”苏青染愣住。

    “这一切都是你的臆想罢了。”

    “臆想?难道说我爸还没死?”

    “当然。”那道苍老又飘渺的声音突然笑了,“但,他可不是你爸。”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苏青染眉心一跳,就见眼前浮现了一副温馨的画面。

    苏父在客厅内看电视,而苏母正在厨房做饭,随着开门的声音响起,走进来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孩,“爸妈,我回来了!”

    从相貌上看,女孩和以前的她有几分相似,却比她多了几分甜美温婉。

    “悦悦,你回来,快洗手吃饭了,今天那群孩子有没有调皮捣蛋惹你生气?”苏母一边端菜一边问。

    “妈,你闺女这么厉害,难道还对付不了一群小屁孩么?”女孩走到厨房帮忙,得意道,“他们还夸我呢,说我是她们见过的最好的老师!”

    “那就好,赶紧叫你爸吃饭了。”苏母说着端来了碗筷。

    苏青染愣愣的看着一家三口吃饭,眼底划过惊骇。

    悦悦?这个女孩叫苏悦么?

    她以前听苏母提到过,当初她为她取名叫悦悦,可惜苏父不同意,非要叫苏青染。

    还有老师……她记得很清楚,当初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苏母让她报考师范院校,毕业了回来做老师,说是女孩安安稳稳就行了。而她不答应,非要考法医,最后还是苏父支持了她。

    怎么这一切都变了?

    “看见了么,这才是真实的。”

    “不,这怎么可能?这明明……明明就是我爸妈……”苏青染无法接受,“那个女孩是谁?若是她是爸妈的孩子,那我呢?我又是谁?”

    “孩子,你本来就不属于那个世界。”那道苍老的声音陡然叹了口气。

    “不可能,我在那里生活了二三十年,我怎么会不属于那里?”苏青染急切道,“我要回去,我要去找我爸妈!”

    “也罢,就让你彻底死心吧。”那人轻轻叹息一声。

    眼前再次陷入黑暗,苏青染情不自禁的捏紧了衣袖。

    很快,她就在一阵嘈杂中醒来,环顾四周,是她熟悉的市中心。

    马路上是川流不息的汽车,两边是高楼耸立的商户,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跑了过来。

    苏悦对花店老板道:“你好,今天是父亲节,我要一束康乃馨,黄色的!”

    “好的,您请稍等。”

    不过片刻,苏悦便捧着康乃馨离开了。

    很快,眼前的景物一转,她就看见苏悦捧着康乃馨,拉着苏父苏母走来,“爸妈,你们快一点,那家的火锅超级好吃,去晚了就没位子了。”

    “你这孩子,今天可是父亲节,你怎么还定你喜欢的火锅?”

    苏悦不高兴的撇撇嘴,“爸,你说你喜不喜欢吃火锅?”

    “喜欢喜欢,我最喜欢吃火锅!”

    苏悦满意的对苏母撅嘴,“妈,你听见了吧,我爸都说了,他喜欢吃火锅。”

    苏青染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叫爸妈,他们一家三口就直接从她身边经过,没有任何停留。

    甚至,苏父和苏母还看了她一眼,可惜他们的眼神里尽是陌生,看她完全像是在看陌生人。

    苏青染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爸妈怎么会不认识她?

    一家三口根本没有注意到苏青染的情绪变化,继续有说有笑走着,“悦悦,你们学校什么时候放假?你爸说等学生们放假了,我们一家三口去成都旅游。”

    “上次不是说去法国么,怎么变成了成都?”

    “你妈懒得跑这么远,我们两个就定了成都,你觉得怎么样?”

    苏悦叹了口气,“好吧,成都就成都,过一段我和闺蜜一起去法国好了。反正我不管,我一定要去法国的,没准能够遇到我的真命天子呢。”

    “你要是敢带个外国人回来我就不认你这个闺女!”苏母立即反对。

    “妈……”

    很快,他们一家三口的声音便渐去渐远了。

    苏青染咬了咬牙,追了过去,匆匆跑到苏父苏母面前,将人拦住。

    苏母看到这一幕,愣了下,“姑娘,你有事吗?”

    姑娘?

    苏青染将苏母脸上的陌生收入眼底,鼻头顿时酸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见她一副落泪的模样,苏父关切道:“小姑娘,你是不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苏青染抬眸看去,“爸,你不认得我了?”

    “爸?”苏母顿时眯起眼睛,看向身边的苏父,“这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你可别乱叫。”苏父吓了一跳,忙对苏母道,“我不认识她……”

    “爸,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么,我是染染……”苏青染眼眶发红。

    “人家都找上门叫你爸了,你还说不认识?苏建国,你告诉我,这个女孩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生的?”苏母生怒,揪着苏父的耳朵不依不饶。

    “冤枉,我冤枉,我怎么敢?”苏父欲哭无泪,看向苏青染道,“小姑娘,我真不是你爸,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苏青染扫了眼生气的苏母,咬牙问,“妈,难道你也不认识我了?”

    “哪来的野丫头,你别乱叫,我只有悦悦一个女儿,你是哪来的?”苏母气极。

    苏青染顿时有些绝望,“你们果然不认识我了。”

    苏悦看着她,指着脑袋犹豫问,“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这里生病了?需不需要我们帮忙送你去医院?”

    苏青染摇了摇头,许久,她对着苏父和苏母鞠了三次躬,“谢谢。”

    不管他们还认不认得她,她都要感谢她们的养育之恩。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苏父和苏母一阵摸不着头脑,“这姑娘难道真的脑子有问题?”

    “不知道,看起来挺可怜的。”苏悦喃喃出声。

    “什么可怜,没准是骗子呢。”苏母愤愤。

    “人家都给你鞠躬了,你见过这样的骗子吗?”苏父道。

    苏青染越走越快,直到再也听不见那一家三口的说话声这才停了下来。

    终于,忍了一路的眼泪划过了脸颊。

    双手无力的握起,缓缓捂住了脸颊,若是这才是真的,那她在现代生活了二十三年都是做梦么?

    二十载的光阴,只是浮生一梦?

    “回来吧!”随着难道苍老的声音响起,眼前的喧嚣顿时消失不见了。

    苏青染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处在虚无内,四周一片混沌。

    “怎么会这样?”她嘴里喃喃。

    “我都说了,你不属于那个世界。”

    “你到底是谁?”苏青染咬牙。

    “你不必管我是谁,这不是你要关心的问题。”

    苏青染挽起黛眉,“既然我不属于这个世界,那我属于哪里?”

    “东临。”

    “东临……”苏青染喃喃着,突然就想到了君轻寒,他现在……还好么?

    “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苏青染不可置信抬眸,“我还能回去?”

    “你想么?”

    “当然想!”苏青染毫不犹豫点头,眼底缓缓划过一抹心酸。

    现代的一切已经不属于她了,她成了局外人。

    也许,君轻寒那里,是她唯一的归宿了。

    “你沿着脚下的路一直走,走到尽头,就能见到他。”

    “可是我的脚下并没有路。”苏青染看着四周的朦胧开口。

    “世间的路那一条不是被人走出来的?只要走出去,才有路。若是想见他,就大胆走吧。”

    “多谢指点。”苏青染环视四周,“恩人,真的不能告诉我你是谁么?”

    “你还真是执念,告诉你也无妨,世人都称呼我为慧远法师。”

    苏青染敛眸,慧远法师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对了!她想起来了,慧远法师不就是当年语言君轻寒母妃乌岚公主是圣女的人么!而且,就连玲珑玉也是他给乌岚公主的。

    而且,她也是因为玲珑玉才穿越到东临的。

    冥冥之中,难道这有什么联系不成?

    “慧远法师,我因为玲珑玉穿越你是不是也知道?”苏青染出声问,“您能不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穿越?难道因为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人?”

    “慧远法师,我穿越到苏家三小姐苏青染身上,难道是因为我本该就是她?”苏青染满肚子疑问。

    “慧远法师?”

    然而,那道苍老的声音却再也没有回答她。

    苏青染咬了咬牙,朝着面前的那片虚无走去,不知尽头何处,却只记得那里会有君轻寒!

    ……

    寒青宫。

    君轻寒扶着苏青染,为她梳理着长发,又拧湿帕子为她擦手擦脸。

    一年如一日,自从苏青染昏迷之后,洗脸擦手,梳发换衣,这是君轻寒每天上朝前都要做的一件事。

    “又到了四月十五,染儿,你都睡了一年了,该醒了。”君轻寒小心将人放在了榻上,小心扯好了锦被。

    看着榻上女子安静的模样,君轻寒抬手抚摸着她的眉眼,“染儿,我听静儿他们说,今年望湖岛上的桃花开得特别美,可惜你还睡着。答应我,下年我们一起去看桃花好么?”

    “还有,宫里最近新来了两个御厨,最擅长烤红薯,等你醒了,每天都可以吃。”

    “你知道么,你写的那本《法医心得》下如今在东临广为流传,受到众多仵作的推崇。我已经决定,除去仵作的贱籍,并且在各府设立仵作私塾。”

    “对了,我们的玲珑现在已经会走路了,也会说话了。你知道么,她天天挂在嘴边,说得最多的就是母后。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亲一亲你的脸颊,她很想你。”君轻寒说着眼底露出一抹满足浅笑。

    “皇上,该上朝了。”外面,陈运催促道。

    “朕知道了。”君轻寒说了声,取出红豆,放在苏青染手中,吻了吻她的唇,这才起身离开了。

    握着这颗红豆,就像是有他陪在身边一样。

    换上朝服,君轻寒缓步来到金銮殿,一撩衣袍坐在龙椅上。

    很快,大殿内的朝臣便叩首见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君轻寒抬手。

    陈运立在身边,尖着嗓声道:“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微臣有事启奏。”兵部尚书率先站了出来。

    “准。”

    兵部尚书鞠了一礼道:“启禀皇上,微臣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若是劝朕纳妃的事情就不必说了。”君轻寒脸上蓄了冷意。

    “这……”兵部尚书脸色一僵,下意识朝一旁看去。

    君文康和君文礼两位老王爷难得过来上朝,缓步走上前,“皇上,兵部尚书是为了你好,为了东临好,才几次上谏纳妃的事情。”

    “他究竟是为了东临,为了朕,还是为了他自己?”君轻寒冷涩出声,“朕听说,兵部尚书的千金已经年方十七,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而兵部尚书却并不急着嫁女,是在等待着什么么?”

    此言一落,兵部尚书顿时吓得身子一软,双手怔大,他竟然……都知道!

    “皇上,先不说兵部尚书心思如何,但后宫不能没有个女人吧?”君文康拱手道,“况且,皇上膝下无皇子,百年之后,东临的江山应当如何?”

    “皇兄说的有道理,还请皇上三思。”君文礼附和。

    接下来,大殿内的众人纷纷跪了下去,“望皇上以江山社稷为重,择日纳妃,充实后宫!”

    “择日纳妃,充实后宫!”

    听着众人恢弘的声音,君轻寒的眉头陡然拧了起来。

    抬手捏了下眉心,对身边的陈运吩咐,“宣旨吧。”

    陈运颔首,走上前,取开了手中的明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罢黜六宫,独尊一后,朕不忘承诺,终身不会再娶!即日起,册封玲珑公主为皇太女,待年十五,始掌朝政。钦此!”

    话音落,大殿内顿时陷入一阵死寂。

    众位朝臣不可置信的朝龙椅上那道玄色身影看去,刚刚他们听到了什么?皇上竟然要立一岁的玲珑公主为皇太女!

    别说册立这么小的孩子,皇太女一说他们东临更是从未有过!

    皇上这是……

    “皇上,玲珑公主是女子,怎能册立为皇太女?”

    “皇上,玲珑公主才一岁,就算册立皇太女是不是早了点?”

    “还请皇上收回成命,三思啊!”

    “还望皇上三思!”

    “皇上三思……”

    君轻寒扫了眼跪在大殿内的众人,倏然起身,“朕意已决,此事不得再议!”

    “皇上,立太子一事非同小可,还请您……”

    “兵部尚书,难道你忘了礼部尚书的前车之鉴了么?”君轻寒冷冷出声。

    瞬间,兵部尚书吓得面如土色,再也不敢说一个字。

    “皇上……”

    看见君文康和君文礼二人开口,君轻寒眯了下眼睛,“两个皇爷爷不必再劝,若是苦苦相逼,朕放弃这皇位便是!”

    此言一落,众人再也不敢吭声。

    就在这时,钦天监一脸兴奋的跑了进来,“皇上大喜,皇上大喜!”

    “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启禀皇上,宫内出现了大吉之兆!刚刚不计其数的鸟儿齐齐飞向了寒青宫,不断在宫殿上方盘旋,久久不绝,此乃百鸟朝凤!是传说中的大吉之兆!”

    “百鸟朝凤……”君轻寒喃喃着,眸光一紧,扔下众臣,匆忙出了金銮殿,直奔寒青宫。

    钦天监还在喃喃,“百鸟朝凤……据说这种吉兆出现时,通常是带有凤格的人出世了!”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难道说……皇后娘娘要醒了?!

    ……

    寒青宫。

    苏青染还安静的躺在榻上,此时的她还在混沌中不断的前进着,摸索着。

    “染儿,染儿……”

    “染儿,我在这里……”

    她似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君轻寒!”环视四周,不断寻找着,奔跑着。

    “染儿,我在这里,过来……”

    眼前陡然陡然出现一抹模糊的光晕,隐隐约约透出一道朦胧而又熟悉的身影。

    那人身姿颀长,玄衣猎猎,犹如九天战神,冷峻无双。

    苏青染陡然惊喜,“君轻寒,是你么?”

    “过来……”男人对她招手。

    苏青染你想也不想,拼命的朝那抹玄色身影跑去。

    “君轻寒,君轻寒……”

    嘴里喃喃着,眼睫轻轻颤了下。

    紧接着,她的指尖动了下,缓缓的,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苏青染打量了眼四周,发现这是她所熟悉的寝宫,骤然睁大了眼睛。

    她这是……回来了?

    发觉手里握了东西,她缓缓伸出手,看到掌心的那颗红豆,鼻头瞬间酸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苏青染缓缓握紧红豆,任由泪水打湿眼眶。

    她终于、回来了!

    想到刚刚脑海中的声音,她陡然眸光一紧。

    君轻寒!

    从榻上艰难起身,匆匆下榻,却直接摔在在地。

    太久没有运动,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切都僵硬的厉害。

    然而,她却不管不顾,咬牙起身,疯了一般在殿内寻找,“君轻寒,君轻寒……”

    刚刚走出寒青宫,她就看见一抹玄色的身影正朝这边飞速而来。

    她能够清晰的看见男人眼底的激动和惊喜。

    走近了,君轻寒情不自禁的停下了步子,看着穿着寝衣站在宫门口的她,瞬间泪如雨下。

    苏青染也跟着哭了起来,“寒……”

    君轻寒再也忍不住,一把将人揽住,紧紧的攥入怀中,紧紧的。

    “我一直在等你。”

    平安二年,四月十五。

    百鸟朝凤,东临皇后苏醒,乃东临三百年来第一位拥有天命凤格之人。

    新帝甚喜,修皇后庙,承万民香火,且大赦天下。

    传闻,这一日,慧远法师圆寂,终年一百二十岁,舍利子供奉天下。

    ——正文完——

    (.. = < r=://..>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