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860章:染儿,你……回来了?

时间:2018-05-16作者:青酒沐歌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除夕,落雪。

    帝都干旱了整整一个冬天,直到腊月二十八这一日,才终于飘起了雪花。

    这一场大雪来得又大又急,下了整整两天,将帝都装点得银装素裹,多了几分年岁的气息。

    北风呼啸,寒意冽凛。

    一场雪后,御花园的梅林,枝头堆着皑皑白雪,挂满了冰凌。

    红梅赛雪,分外嫣红。

    看着负手而立在梅林中的玄色身影,顾玉祺抬脚走了过去,“轻寒。”

    “玉祺兄,你来了。”

    “我见你一个人在这里站了许久了,在想染儿?”

    君轻寒沉默,看着枝头红梅久久不语。

    “染儿现在如何了?”

    “还是那样。”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伤心事了,我今天是来找你喝酒的。”顾玉祺说着扬手,惊蛰便将支起小几,摆上了两坛酒。

    “刚温好的酒,来。”

    二人直接坐在锦垫上,围在了小几前。

    顾玉祺亲自斟酒,“上好的花雕,你尝尝。”

    君轻寒淡淡抿了口,缓缓放下了。

    顾玉祺见此,笑了,“怎么,难道你还怕喝醉了一会晚宴去不了?我可记得你的酒量一向很好。”

    “酒要慢慢品,话也要慢慢说。说吧,你的来意。”君轻寒又浅浅抿了口。

    “轻寒,我……”

    “太皇太后让你来的?”

    顾玉祺叹了口气,嘴角扯出一抹无力,狠狠灌了一口酒,“我知道,我其实不该来的。”

    君轻寒没有说话,只一口一口的饮着酒,慢慢品尝着烈酒烧喉的滋味。

    “轻寒,有时候我也在想,都过去这么久了,染染到底还会不会回来?”顾玉祺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哀伤。

    “她会。”君轻寒坚定。

    一口酒喝得太急,满嘴里只剩下苦涩,辣的难受。

    顾玉祺摇摇头,“我何尝不希望她回来,可是……”

    可是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没有人知道。

    也许,会是永远……

    “最久不过一辈子。”君轻寒微微有了些醉意,“百年之后,我与她合葬而眠便是。”

    听到这句话,顾玉祺心弦颤颤,“染染能够嫁给你,是她的福分。”

    身为一个帝王,能够为一个女人做到如此,他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他这个做哥哥的,很感动。

    “她为我做过的更多。”君轻寒满脑子里都是苏青染的脸颊,喝起酒来逐渐没了节制。

    “我不劝你纳妃的事情,这种事情我也劝不出来,毕竟染染是我妹妹,你自己决定吧。但,不论你如何选择,我都支持你。”

    “玉祺兄,多谢。”君轻寒举杯。

    顾玉祺叹了口气,“不是说要慢慢品么,怎么还喝这么多?”

    “我没醉。”君轻寒将酒盏放下。

    “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去九华殿了。”顾玉祺起身。

    “你先去吧,我想再待一会。”

    顾玉祺颔首,“也好,你在这里醒醒酒,我先过去了。”

    他走后没多久,君轻寒便又自斟自饮。

    烈酒灌入,喉咙里像是着了火,火辣辣的,热流从喉头一路烧到了胃里。

    夜幕降临,在烈烈寒风中,他的心口终于感觉到了丝丝暖意。

    醉眼朦胧,染尽迷离。

    忽然间,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手中的酒盏骤然掉落。

    “染儿,是你么?”匆忙起身,直接朝那抹青色的身影扑去,然而却抱住了一抹虚无。

    “寒……”

    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轻喃,君轻寒立即转过身去。

    那抹青色的身影对他浅浅笑着,随即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梅林间。

    许是喝醉了,君轻寒的眼前不断浮现苏青染的幻影。

    然而,每次等到他伸手想要将人揽入怀中时,她便不见了,只剩下他不断的跌跌撞撞。

    “染儿,你到底在哪里?”望着清冷的夜色,君轻寒轻声低喃。

    八个月了,已经八个月了,你何时才能回来?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听见歌声传来,君轻寒身形僵住,缓缓转身看去,就见一位青衣女子缓缓迈步而来。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染儿,你……回来了?”君轻寒眼底划过巨大的惊喜,下意识走了过来。

    “是,皇上,臣妾回来了。”女子浅浅笑着,就要朝他怀中扑来。

    君轻寒却一把将人甩开了,“你不是她!”

    “皇上,臣妾就是染儿……”女子楚楚可怜。

    “闭嘴,不许叫那个名字!”君轻寒厉声呵斥。

    青衣女子着急,“皇上,你看看臣妾的脸,臣妾是染……”

    “朕说了,不许叫那个名字,你……没资格!”君轻寒生怒,抬手将女子纤弱的身子掀翻。

    “咳咳……”青衣女子摔在地上,艰难爬起来,“臣妾知错,皇上不要生气,您喝醉了,臣妾扶您回去歇息吧。”

    “滚开!”君轻寒眉宇间敛着戾气,定定的瞧着那张脸,“就算你和她生得一样,你也不是她!”

    “皇上……”

    “立即离开,否则朕不会留你!”

    青衣女子吓得身子发抖,咬咬牙,不甘心的离开了梅林。

    君轻寒身子一个踉跄,直接倒了下来。

    躺在雪地上,他抬眸看着被宫灯照亮的夜空,眼底深邃。

    他的染儿从来不会自称臣妾,更不会叫他皇上。

    那个小妖精,一向喜欢揪着他的耳珠软软的跟他撒娇,叫他的小字,偶尔连名带姓的唤他,亦或者生气了直接骂他一句“姓君的”!

    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找来的,即便长相相似,但终究不是她,不是独一无二的她!

    不知过了多久,惊风看见他,匆忙赶过来,“皇上,您怎么躺在了雪地上?”

    “朕没事。”君轻寒再次睁开眼睛,醉意迷离渐淡。

    “皇上,时辰不早了,大家都在九华殿等着您呢。”惊风扶他。

    “朕这就过去。”

    “对了皇上,刚刚礼部尚书说为您准备了一个惊喜。”

    君轻寒闻言,双眸陡然眯起一抹狠戾,“原来,是他!”

    (.. = < r=://..>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