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828章 父皇有件事要告诉你

时间:2018-05-03作者:青酒沐歌

    “朕在这里很好。”兴帝背后身去。

    “这还叫好?父皇,您就别嘴硬了。”君初静走过去。

    “你们不早就任由朕在这华幽宫自生自灭了么?别管我,走,都走!”兴帝咬牙甩开了君初静的手。

    “父皇……”

    “走!”兴帝喘着粗气,“朕说了让你走!”

    “静儿,别管他,就让他自己在这里待着吧!”君轻尘拉着君初静头也不回的离开。

    “八哥,不管怎么说,他到底是我们的父皇。”君初静咬唇,顿住脚步。

    君轻尘声音微冷,“你拿他当父皇看,他当你是女儿么?你忘了,他都是怎么对你的?”

    兴帝听到这句话,情不自禁的攥紧了衣袖,心口处涩涩的疼。

    他们恨他!

    “可是八哥……”

    “别可是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母后现在正等着我们用膳呢。”君轻尘将人拉着出了华幽宫。

    看着兄妹二人离开的身影,兴帝突然颓唐的坐在了地上,忍不住的老泪纵横。

    他一直以为众叛亲离也没什么,不过是一种孤独,然而现在他却尝到了这种滋味,才发现是这么的痛不欲生!

    当初他那样对他们,也许这就是上天给他的惩罚。

    兴帝想着,痴痴地笑了起来。

    也好,就让他自己在这里自生自灭,倒是还保留了最后一份尊严。

    他不知在地上做了多久,只见窗外从黄昏到日暮,而他整个身子彻底冰透,双腿完全麻痹。

    君初静再次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兴帝佝偻着身子坐在地上的一幕。

    她慌忙走过去扶他,“父皇,地上凉,您快起来。”

    “静……静儿?”兴帝不可置信,慌忙别开脸,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父皇,您这是何苦呢?”君初静吃力将人扶起来。

    兴帝沉默,久久不语。

    君初静刚刚扶着人坐下,几个小宫女就抱来了新被褥,升起了炉子,还端过来了热乎乎的饭菜。

    兴帝愣住,“静儿,你这是……”

    “父皇,这些都是八哥让人送过来的。你别看他刚刚心那么冷,他回去就吩咐人过来送东西,他心里还是心疼父皇的。”

    “尘儿送的?”兴帝惊讶着,终究还是红了眼眶。

    不是恨他么?

    “父皇,先用膳吧,这些都是父皇平常爱吃的,尝尝合不合胃口。”君初静给兴帝夹菜。

    看着这一幕,兴帝眼眶酸得更厉害,“静儿,你不恨朕?”

    君初静闻言手中的动作顿时一滞,“我从来没有没有恨过父皇,就算父皇要烧死我,我也只是很伤心,很失望罢了。”

    “父皇要杀顾玉祺,要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也不恨父皇?”

    “如父皇所说,父皇生我养我,疼了我十几年,恩重如山,我怎么会恨你。”

    君初静说着忍不住勾起嘴角,“我还记得,有一年夏天,我染了风寒,上吐下泻,不能吃生冷的东西。我嘴馋忍不住,是父皇陪着我一起戒食。”

    “还有,父皇会给我摇秋千,会手把手教我写字,不论别人给父皇送了什么好东西,父皇都会拿来给我。小打到大,父皇就像是一棵大树,呵护我长大。在我眼中,父皇不是东临的皇帝,就是疼我爱我的爹爹。所以,我对父皇,恨不起来。”

    “静儿……”兴帝想到以前的事情,忍不住老泪纵横。

    “父皇,不论你对静儿做了什么,静儿都不会恨你,永远不会。”

    “你是个好孩子。”兴帝再一次热泪盈眶,抬手抓住了君初静的手。

    君初静扫了眼顿时惊呼出声,“父皇,你的手……”

    兴帝顿时,倏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藏在了袖中。

    “父皇,让我看看。”

    “没什么,别看了,用膳吧。”

    君初静眸光敛了下,点头给兴帝夹菜,“父皇,多吃些。”

    用过晚膳,君初静取来了冻伤药,“父皇,让我看看你的手吧,上了药才能好得快。”

    “静儿,朕……”

    “父皇,我会轻轻的。”君初静直接将兴帝的大手扯了过来,“不论父皇现在什么样子,在我心里,父皇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令人尊敬的。”

    看着那张冻得又红又肿,长满冻疮的大手,她顿时一阵心疼。

    “没事,父皇不疼。”兴帝安慰她。

    “父皇以后不要再碰冷水了,想做什么就吩咐下人。”君初静一边上药一边嘱咐。

    涂抹好冻伤药,君初静又给兴帝胸口还没长好的箭伤上了药,最后她还端来了热乎乎的洗脚水,给兴帝洗了脚。

    “静儿,你对父皇这么好,父皇心中有愧。”兴帝看着正在为他洗脚的君初静,心中既感动又复杂。

    “父皇养我小,我养父皇老,这是天经地义的。”

    忙完这一切,君初静累得不停捶背,肚子越来越大,她的身子也越来越笨重了。

    兴帝看到这一幕,心底发酸,有些心疼,“朕有这么多子嗣,没想到到头来只有你会在意朕的死活。”

    “父皇别这么说,几个哥哥都是关心父皇的,只是……”

    “好了,你不必为他们找理由了,朕心里都清楚。”

    “父皇,时辰不早了,你先睡吧,我明日再过来。”

    结果,当晚兴帝就染上了风寒,高烧不退。

    太医诊断之后,君初静才知道,自从入冬,兴帝的风寒就一直没有痊愈过。

    接下来几日,她每天衣不解带的在跟前端水递药,兴帝的风寒这才慢慢转好了。

    看着她忙里忙外,兴帝终于心生不忍,“静儿,你以后不用再来了,这里有下人就行。”

    “父皇?”

    兴帝抬眸看向她的肚子,“现在,几个月了?”

    “啊?”君初静一愣。

    “孩子几个月了?”

    “五个月了。”君初静惊讶,这还是父皇第一次跟她提到孩子。

    “你一直住在宫里?顾玉祺呢?他没有照顾你?”

    “阿祺他……”君初静犹豫,顾玉祺去南疆的事情不能说。

    “我知道你现在不信任朕,不想告诉父皇便不说,但父皇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兴帝眼底一片幽深。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