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818章:爹、娘,我回来了!

时间:2018-04-30作者:青酒沐歌

    ,!

    朱雀大街后,第一个巷子,第一处府邸,便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安平王府。

    当年,顾长卿被抄家之后,安平王府便被封了。

    自此之后,皇帝仿佛遗忘了一般,并没有将府邸赏赐给别人,所以这处宅在便一直空置至今。

    因为兴帝忌讳安平王一事,所以无人敢到这里来,时间久了,这里也就成了禁地。

    十余年无人踏足之地,生满了杂草。

    一场风雪过后,半人高的枯草折了一地,在寒冷的清晨,枯草茎上挂着薄薄的冰霜。

    朱漆大门已经褪色,尽显岁月斑驳,上面不仅蒙了厚厚的灰尘,还结了一层蛛网。

    顾玉祺来到安平王府外,驻足许久。

    这里,是他生活了十年的地方,也是他魂牵梦萦了十六年的地方。

    此时,看着颓败的安平王府,眼底划过一抹苍凉。

    如今这里对他而言,熟悉又陌生。

    缓步走到朱漆大门前,走出帕子,仔细将上面的灰尘和蜘蛛网擦干净。

    何叔见此,忙两步走过去,“小主子,老奴来吧。”

    顾玉祺没有答应,依然不紧不慢的擦着。

    “何叔,让阿祺擦吧,这对他而言,意义不同。”君初静开口。

    擦去过往的一切灰霾,就要迎来新的开始了!

    许久,顾玉祺擦干净后,缓缓抬手,推开大门。

    “吱呀……”朱漆大门十几年没有开过了,发出厚重的声音。

    顾玉祺率先撩步进府,每走一步,都是那么沉重。

    安王府内,依然是杂草横生,疮痍遍地。

    顾玉祺举目而望,在满目苍凉中,他努力寻找着过去熟悉的痕迹。

    最后,眸光在颓败的湖心阁楼处停住,眼底逐渐湿润。

    对着主院的方向,他直接一撩衣袍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爹、娘,我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何叔再也忍不住,老泪纵横,直接跪在了顾玉祺身后,“王爷,王妃,老奴不辱使命,陪着小主子回家了!”

    一旁的惊蛰也跪了下来,泪湿了眼眶,泣不成声。

    他们终于回来了!

    君初静心里酸涩难耐,走到顾玉祺身边,贴着他跪下,缓缓抓住了他的手。

    顾玉祺将她的小手反握,紧紧的。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传来,顾玉祺忙拭去了眼底的泪水,拉着君初静起身。

    “惊风?”何叔起身迎了上去,向他身后张望,“寒王和小郡主来了么?”

    “来了。”

    话音落,君轻寒就扶着苏青染小心进了府,“玉祺兄。”

    “轻寒,染染,你们来了。”

    君轻寒颔首,一抬手,赵仲就带着人抬着府匾缓步而来,“顾世子,这是我家王爷亲自题字,让人赶制出来的匾额。”

    “轻寒,多谢。”顾玉祺感动拱手。

    “哥,你还跟他客气什么。”苏青染浅笑。

    顾玉祺也笑了,抬眸扫了眼府内,“这里十几年没有打理,又脏又乱,今日你们过来,只怕连茶都喝不上。”

    “喝茶倒是不着急,我来看看。这里,我也有十六年没来了。”君轻寒声音里有些伤感。

    “原本我想等府中修葺好了再带染染回来看看,既然来吧,走吧。”顾玉祺伸手。

    抬脚踏过枯草,走在再熟悉不过的小路上,君轻寒和顾玉祺心里都泛开了涟漪。

    也许,只有他们才能知道,像十六年前那般再次走在这里,有多么不容易。

    顾玉祺压下心底的酸涩,一边走,一边向苏青染介绍,“染染,这里的凉亭叫晚风亭,因为娘以前喜欢傍晚在这里乘凉,沐浴晚风,所以爹就为它取名晚风亭。”

    “还有那处湖心阁,娘夏天怕热,爹特意在府中开凿了这处悠然湖,并在上面修建了一处悠然阁,夏天的时候,娘一般都会住在这里。”

    “前面就是主院了,爹娘的住处,左边是爹的书房,当年他就是在那里整理案宗,处理案件的。”顾玉祺说着抬手一指。

    “染染,你看那里的秋千,以前娘很喜欢在那里荡秋千,她经常笑着说,以后要留给你的。”说到这里,顾玉祺突然有些哽咽。

    不知为何,苏青染听着听着,心里就酸了。

    通过顾玉祺的话,她能想象得到,以前这里的生活是那么温馨幸福。

    在安平王府内,没有三妻四妾,没有勾心斗角,只有简单的美好,就像平常百姓家一般。

    一架秋千,一座凉亭,到处都是夫妻恩爱,父慈子孝的影子。

    在这里,顾长卿不是誉满天下的传奇,慕容芷也不是一代巾帼,只是平淡的夫妻。

    她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爱情,心中忍不住叹息。

    来到顾玉祺曾住的揽玉院,君轻寒看着伫立在院子里的木头桩子,他顿时眸光一滞。

    顾玉祺轻声道:“这里,是我当年练武的木靶子,轻寒也经常过来和我一起练。没想到,十六年的风吹雨打,它们还在。”

    “还有这棵树。”君轻寒抬眸,“当年,我们没少在这里掏过鸟蛋。”

    顾玉祺闻言顿时笑了,“我还记得,有一次因为掏鸟蛋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被爹整整关了十天。”

    出了揽玉院,旁边便是明曦院。

    “染染,这是爹娘给你准备的院子,可惜你一天也没有住过。”顾玉祺的声音里无尽伤感。

    “哥,你别难过,以后等府上修葺好了,我随时都能过来住,就怕你们嫌弃我赖着不走。”苏青染笑着安慰。

    “四嫂,你又说笑了,你要是来,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君初静嗔道。

    “好啊,那就说定了,以后我想回来了,就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的。”苏青染打趣。

    听着她们二人说笑,顾玉祺心底的酸涩缓缓退却。

    既然爹娘的事情已成过去,他也该放下了,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生活!

    几人在安平王府内逛了一遍,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宫里头来了消息。

    敬姑姑对君轻寒行了礼,恭敬道:“寒王,皇后娘娘让您进宫一趟,她有东西给您。”

    因为君轻寒现在尚未登基,所以众人还是暂且称呼他为寒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