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812章:审问皇帝,头一次!

时间:2018-04-29作者:青酒沐歌

    “你这个逆女!”兴帝被她气得胸口发闷。

    “皇上,你看小九儿不舍得他死,你何不成全了这两个孩子。”君文康道。

    “皇上,皇兄说得有理,玉祺这孩子又没犯过错,做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您就饶了他吧。”君文礼补充道。

    “皇上三思……”孙培和沈尹青一同请求。

    “你们……”兴帝气急,缓缓捂住了心口。

    “父皇,求你了。”君初静哀求。

    兴帝阴鸷的扫了眼叶成,“还愣着做什么,将九公主给朕带过来!”

    “是,皇上。”

    眼见叶成走到跟前,君初静突然从袖中取出了匕首,抵在自己颈间,“别过来!”

    “九公主,这……”叶成立即顿住了脚步。

    “父皇,我求你放了他,我愿意一命换一命。”君初静咬牙,定定的看着兴帝。

    君文康看到这一幕慌忙开口,“小九儿,别冲动,快将刀放下。”

    “刀剑无眼,万一伤到自己怎么办,你这傻孩子……”

    “父皇,求你……”

    兴帝鹰眸狠戾,“朕养你了十七年,你为了他,就是这么对朕的?”

    “父皇……”

    “你记住,这一刀下去,就是与朕恩断义绝,从此再不是朕的九公主!”

    君初静咬牙,“只要父皇肯饶了阿祺,静儿愿意死……”

    “静儿不要!”顾玉祺拼命摇头。

    “愿有来生……”君初静说着闭上了眼睛。

    “叮!”突然,一粒石子飞来,直接将君初静手中的匕首打落。

    众人抬眸看去,就见苏青染一身青衣,缓步而来。

    兴帝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冷厉出声,“这个时候,你不给寒王守灵,来这里做什么?”

    “皇上要杀我哥哥,我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你哥哥?”兴帝皱眉。

    “不错,我就是安平王的女儿——顾云曦!”

    “你说什么?”兴帝眼底划过震惊。

    “顾长卿的女儿?”不只是兴帝,就连君文康等人也很惊讶。

    “当年,慕容芷不是还没有来得及生产就……”

    苏青染嘴角勾出冷意,“安平王顾长卿才是我的亲生父亲,苏大将军是我的养父,当年受母亲之托,将我养大成人。”

    “原来,你也活了下来!”兴帝眯起双眼。

    看着苏青染的脸,他突然想起来那一抹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张脸和慕容芷有五分相似!

    只是当年慕容芷的脸毁了,她便经常戴着面纱示人,时间久了,他也记不起她的样子了。

    “不错!所以,今天我是来劫法场的!”苏青染冷清开口。

    “丫头,丫头不要冲动!”君文康着急道。

    兴帝却不屑的笑出了声,“就凭你,劫法场,不自量力!来人,将她一并拿下!”

    “等一下!”苏青染挑眉,“皇上凭什么抓我?”

    “就凭你是逆贼!”兴帝划过冷意,苏青染好大的胆子,明知自己是顾长卿的女儿,还敢跑来法场,真是送死!

    只是,君轻寒才刚死了,她又没了孩子,听说凶多吉少,怎么还有力气跑过来?

    这个疑惑,在兴帝脑海中一闪而过,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便直接吩咐叶成去抓人。

    “逆贼?”苏青染冷笑,“当年父王被一道莫须有的罪名冤枉而死,这件事是皇上一手策划。所以,我和哥哥是不是逆贼,难道皇上心里还没有数么?”

    “丫头,慎言。”君文康忍不住提醒。

    虽然当年安平王之死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今日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兴帝的面揭出来。

    这丫头,胆子不小!

    果然,兴帝闻言,直接勃然大怒,“你敢指责朕,反了你了!”

    “我说的不对么?”面对他的滔天怒意,苏青染半点不怕。

    “一会等到上了断头台,希望你还还能有这份胆子!”兴帝说着对叶成使了个眼色。

    “慢着!”

    “皇上,我刚刚就说了,我父王是冤枉的,我和哥哥并不是逆贼!”

    “是不是朕说了算!”

    苏青染眼底噙出冷意,从袖中取出了虎符,直接举了起来。

    兴帝见此,怒意再次迭起,“苏敬远连虎符都给了你,难道想要造反么?”

    “今日,为了救我哥哥,为了为我父王平冤,我不介意以下犯上!”

    “呵,仅有半块虎符,根本不可能调动赤卫军……”

    兴帝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景轩便已经走来,在他身后的是——赤卫军!

    “这……”兴帝震惊,另一半虎符还在他的手中,他们是如何调兵的?

    “皇上,上次洛州一战,你暗算君轻寒,丧失了大半禁军,如今法场外面的禁军加上这里的暗卫,只怕无法与赤卫军抗衡吧?”苏青染幽幽开口。

    “苏青染,你想做什么?”兴帝鹰眸骤缩。

    “君不正,臣不忠!”

    苏景轩和众位赤卫军一起开口,“君不正,臣不忠!”

    兴帝看到这一幕,倏地握拳,怒气弥漫。

    “小丫头,你不要胡闹!”君文康劝道。

    “丫头,千万不要做错事,不然安平王的名声就真的毁了!”君文礼也跟着着急。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今日,我来这里,是带着证据来的!”苏青染说着叫来了惊风。

    “证据?什么证据?”两位老王爷好奇。

    “铮!”被束缚住双手的顾玉祺突然将铁链扯断,牵着君初静悠然走下了断头台,“这里的证据自然是皇上当年诬陷文贤太子的铁证!”

    “放肆,反了你们了!”兴帝闻言再也坐不住。

    “皇上怕了么?”苏青染冷笑,抬眸看向君文康二人,“刚好,今天两位德高望重的老王爷也在,这一份是当年皇上和西陵二王爷往来的书信,如何设计陷害文贤太子,里面说得清清楚楚。二位看看,这是不是皇上的笔迹。”

    话音落,惊风便捧着书信送到了两位老王爷面前。

    “这……”二人下意识对视了一眼。

    东临自开国以来,审问皇帝,这还是头一次!

    “还有,这里是一份案宗,里面记录了当年皇上私采矿山,造假币的证据,二位老王爷也可以一一过目。”苏青染说着又看了眼惊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