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808章:寒王他……殁了!

时间:2018-04-27作者:青酒沐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晚上,苏青染躺在榻上,看着空荡荡的身侧,没有睡意。

    今天在天牢内,君轻寒告诉自己,他这几天在牢房内发现的那块玉佩是一个线索。

    很明显,那块玉佩分作了两块,分别为文贤太子和乌岚公主所有。

    乌岚公主的玉佩留给了君轻寒,而在牢房里发现的那一块玉佩无疑是文贤太子当年留下的。

    除此之外,君轻寒还在那间牢房内发现了别的线索。

    他敢肯定,当年他父王临死前一定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据说,文贤太子在机关术上颇有研究,若是他真的留下了什么,兴帝的人还真的找不出来。

    君轻寒之所以要留在那里,一是为了这份线索,二是时间未到。

    苏青染忍不住疑惑,难道他知道自己要起兵么?在马车上思索了一路,到底她也没能猜出来他所说的时间不到指的什么。

    最令苏青染心绪难平的还是那块玲珑玉!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玲珑玉在兴帝手中。不只是她,只怕东临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

    然而,她今天却在天牢内看到了这一块完整的玲珑玉。

    无疑,兴帝手中的那块玲珑玉是假的!

    苏青染想到这里,又在榻上翻了个身。

    若不是这块玲珑玉,她根本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不会遇到她的真命天子。

    可以说,这块玲珑玉算是她和君轻寒的媒人。

    只是,她记得当时她收到的那块玲珑玉玲珑心是血红的,鲜艳夺目,似乎是殷红的血液在里面流淌。

    然而,她在这个世界已经见到好几块玲珑玉了,每一块的玲珑心都是翠绿的。

    对此,君轻寒并不觉得有异,似乎玲珑玉本该是这幅模样一般。

    苏青染想不通为什么这里见到的玲珑玉和她在现代收到的不一样,也不明白翠绿的玲珑心怎么会变成血色。

    再加上起兵的事情,她的脑子乱成了一团。

    在榻上辗转了半个时辰,她想的脑子疼,索性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去了脑后。

    ……

    天牢。

    顾玉祺在静华宫束手就擒后,兴帝将他关在了君轻寒对面,三日后问斩!

    清油灯明灭,昏暗的灯火打在君轻寒脸上,神色难辨,只见黑瞳幽深。

    他抬眸朝对面看了一眼,淡淡出声,“你终于下了决心。”

    顾玉祺点头,“我没有别的选择。”

    “大丈夫,最忌讳优柔寡断。”

    顾玉祺闻言顿时笑了,“你从小做事就比我果决。只是,若将静儿换做了染染,你又会如何?”

    君轻寒陡然沉默,薄唇抿住了。

    顾玉祺摇摇头,“见你如此,我不知道该不该欣慰。”

    就在他以为得到答案时,君轻寒却轻声开口,“若是换做了染儿,在望梅别院那一日,我便束手就擒了。”

    他被抓入天牢没有关系,但是染儿不能受到半点伤害。

    “轻寒,将染染交给你,我很放心。”

    “不说这些了,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你确定能够找到你父王当年留下的东西么?”

    君轻寒点头,“我已经找到了。”

    顾玉祺眼底划过惊喜,“文贤太子留下了什么?”

    “到时你就知道了。”君轻寒幽幽出声。

    “苏景轩那边如何了?”

    “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君轻寒黑瞳骤缩。

    “你在担心染染?”

    君轻寒颔首,再次沉默。

    “可是,这件事只能由她来做。”顾玉祺蹙眉。

    君轻寒拧了拧眉,一起身,身子却突然一个踉跄,“噗……”

    一口黑血吐出来,他顿时感觉一阵头重脚轻,慌忙扶住了墙壁,整个人都不住的发抖。

    “轻寒,你怎么了?”

    “我没事。”君轻寒咬牙擦去了嘴角的污血。

    “这怎么叫没事?”顾玉祺担忧,双手扶紧了木桩,“还有三天,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支撑的住?”

    “别担心我,我还能坚持个几天,死不了……”君轻寒刚落下这句话,整个人直接轰然倒了下去。

    “轻寒!轻寒!”顾玉祺心中骤紧,拼命的拍打着木桩。

    然而,君轻寒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嘴角蜿蜒着一抹黑血。

    一阵冷风过,清油灯灭,君轻寒的身影沉入了茫茫黑暗中。

    ……

    华清宫。

    兴帝负手而立,看着窗外的夜色,眼底幽深。

    想到被关在天牢里的君轻寒和顾玉祺,嘴角微不可见的勾了下。

    但凡与他作对的人,都得死!

    当年文贤太子和安平王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们的儿子?

    三日后,他就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夜色苍茫,兴帝心情莫名愉悦。

    “启禀皇上,九公主跪在了华清宫外,她求您饶了顾玉祺。”小太监小心翼翼进来禀报。

    兴帝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哼,为了那个逆贼,一而再再而三的糟践自己。她若是想跪就让她跪,没有朕的旨意,都不许理她!”

    “可是皇上,九公主还病着呢……”

    “怎么,朕说的话,你听不懂?”

    “是,奴才这就告退。”小太监吓得后脊一寒,抱着拂尘跑了出去。

    看见跪得挺直的君初静,他幽幽叹了口气,抬脚走上前,“九公主,皇上这一次是铁了心要斩杀顾玉……顾世子,您就是在这里一直跪下去也没有用。奴才劝您一句,回去吧。”

    “多谢公公好意,只是我意已决。”君初静怔怔的看着华清宫。

    “唉……”小太监叹了口气,思虑再三,抬脚去了凤仪宫。

    他前脚刚走,叶成后脚便来了华清宫。

    “启禀皇上,大事不好了,寒王他……殁了!”

    “什么?君轻寒死了?”兴帝不可置信。

    叶成点头,“刚刚在天牢,寒王尸毒发作,然后就……卑职刚刚已经检查过了,断气了。”

    兴帝眼底划过一抹阴狠,“他倒是会挑时候,现在死倒是便宜他了!”

    “皇上,现在怎么办?”

    “将人扔去乱坟岗喂狼!”

    “是!”

    见叶成起身,兴帝忙叫住了他,“这件事务必隐秘,千万不要让太后……”

    “皇上,皇上不好了,太后娘娘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