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99章:为了我们的孩子

时间:2018-04-26作者:青酒沐歌

    ,!

    “染儿,你快起来。”苏敬远见此忙伸手拉她。

    “爹,您别动。”苏青染匆忙起身。

    苏敬远握住她的手道:“当年安平王从战场救我一命,别说收养你,就是让我为他去死,我也在所不辞。所以,不要跟爹说谢,爹这是报恩。更何况,染儿聪明又懂事,你是爹爹的骄傲。”

    “爹……”

    “咳咳……”苏敬远说着又吐血了。

    “爹,您别说话了。”苏青染慌忙为他擦血。

    “别怕,别怕……”苏敬远笑着摆手,“爹爹一生征战沙场,受过的伤不计其数,最后都熬过来了。你放心,爹爹命硬的很,若是爹爹不想死,就是阎王老子都拿我没办法。”

    “爹……”苏青染眼眶酸的厉害。

    苏敬远眸光落在苏青染的小腹上,“我还没有见到我的外孙出世,怎么会死?”

    “爹爹说的是,您一定不会有事。”苏青染说着心弦颤颤。

    伤到肺部,咳血不断,这无疑是死亡的征兆。

    就在苏青染愣神时,外面突然传来赵仲急切的声音,“王妃。大事不好了j上派人将王爷带走了,现在已经打入了天牢!”

    “什么?”苏青染骤然起身。

    赵仲急忙进来,“王妃,今天您前脚一走,王公公就来到府中,将王爷带走了!”

    “怎么会这样,皇上为何突然抓王爷?”

    “皇上说王爷勾结逆贼顾玉祺,企图谋反,所以……”赵仲说着跪倒在苏青染脚下,“王妃,奴才没有看好王爷,您罚我吧。”

    “赵叔,你先起来,这与你无关,他要抓人,谁能拦得住呢?”苏青染冷笑。

    兴帝现在这么急着将君轻寒抓去天牢,说明他现在还没有抓到顾玉祺,只能先对君轻寒开刀!

    “染儿,我这就进宫向皇上求情,寒王一定是冤枉的。”苏景轩走进来道。

    苏青染摇摇头,“大哥,我只是你想帮他,但是皇上既然已经把他抓去天牢,就是下了杀心,任何人求情都没用的……”她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了,我知道谁可以救他!”

    “染儿,你,你要去哪里?”苏敬远担心道。

    “爹,现在能救君轻寒的只有太后娘娘,我现在就去永寿宫求太后娘娘救他!”

    “好,那你快去,太后娘娘的话,皇上一向能听进去。”

    然而,苏青染却没有想到,兴帝早有准备,她根本进不去东明宫,更别说去见太后了。

    看着守门的宫人,她咬了咬牙,上了马车。

    “王妃,现在该怎么办?”赵仲担心。

    “去天牢!”

    苏青染赶到天牢时,再次被守卫的狱卒拦下。

    抬眸过去,冷冷出声,“我是寒王妃,来看寒王,让开!”

    “这里是天牢,闲杂人等一律不许入内!”

    “是么?”苏青染眼底划过冷意,对身后吩咐,“惊风,你去将人解决了,我看谁敢拦我!”

    “是,王妃!”

    “罢了,就让她进去吧。”这时,牢头走了过来,“皇上说了,寒王已是将死之人,并没有不许探视,寒王妃想去便去吧。”

    “赵叔。”苏青染吩咐一句,抬脚进了天牢。

    赵仲闻言,立即会意,给牢头扔了一袋子银子,抬脚跟了上去。

    牢头掂了掂手中的钱袋子,满意的笑了起来,匆忙上前,“寒王妃,您跟我来,寒王被关在了这边。”

    苏青染跟着牢头,一路来到关押君轻寒的牢房,看着那一抹坐在干草垛上的玄色身影,顿时心中一紧,“寒!”

    听到她的声音,君轻寒蓦然转身,“染儿,你怎么来了?”

    “寒王妃,您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您与寒王务必长话短说,小的先下去了。”牢头缓步退了出去。

    “寒,你有没有事?”隔着牢门,苏青染摸着男人的脸颊,小心检查。

    君轻寒握住她的手,“我没事,别担心。”

    “还说没事,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苏青染心疼,扫了眼简陋的牢房,忙叫来牢头,又递过去了一袋银子,“这里是一百两,你为寒王换一间好些的牢房,可以么?”

    “寒王妃,您这就是在为难小人了。别说给我一百两,就是给我一千两,小的也没胆子给寒王换牢房,是皇上吩咐要将寒王关在这里的。”牢头说着扫了眼四周,“寒王所在的这间牢房是当年关押文贤太子的地方,已是天牢条件最好的了。”

    苏青染咬了咬唇,将手中的钱袋子塞了过去,“那就有劳牢头给寒王准备一床新的被褥。”

    如今快要入冬了,这里只有一堆发潮的干草,他的身子怎么能受得了。

    “寒王妃放心,小的一定办到。”

    “寒,他一定知道了,所以才故意这么安排的。”苏青染说着抿唇。

    这间牢房当年关押过文贤太子,如今他又将君轻寒关在这里,目的不言而喻。

    “染儿,你不必担心我,你身怀有孕,这里又湿又冷,你赶紧回去。”

    苏青染摇头,“你的尸毒经常发作,我怎么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染儿,听话。”君轻寒摸着她的脸颊。

    “寒,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我不许,不许你去冒险,以前也就算了,现在你还怀着孩子……”

    “他把你打入天牢,就是想让你死,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苏青染眼底氤氲了一层水汽。

    “傻瓜。”隔着木桩,君轻寒将人抱住,“染儿,你说错了,他要是想杀我的话,现在你就见不到我了。”

    “你的意思是……”苏青染顿时明白,“他要拿你做诱饵,引顾玉祺上勾?”

    君轻寒点头,“只要他抓不到顾玉祺,我就没事。”

    “可是,可是你的身体……”

    “别担心我,那么多腥风血雨都过来了,小小的尸毒怕什么?”君轻寒抱着她,“我跟你保证,一定不会有事,以后你不要再来,好么?”

    “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我要跟你在一起。一别三个月,我们才刚刚团聚……”苏青染强忍泪水。

    “为了我们的孩子,好么?”

    “孩子……”苏青染眼泪瞬间滚落。

    许久,她才点头,踮起脚尖在君轻寒唇上落下一吻,“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