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95章:失忆,我看见她了

时间:2018-04-24作者:青酒沐歌

    ,!

    眼睫轻颤,指尖微动。

    白升看到这一幕,不禁激动起身,这是要……醒了!

    “二王爷?”

    榻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似乎一时间不能适应日光,双眼微微眯了下。

    “主子,您终于醒了!”秋白喜极而泣。

    “主子……”秋月也跟着在一旁抹泪。

    君轻离眼前一片朦胧,隐约闪过一张清丽的脸颊,很快便渐去渐远。

    他睁了几下,这才看清了守在榻前的几个人。

    眸光从白升和秋白脸上一掠而过,最后停留在秋月身上,凝住。

    他看的很认真,似乎在回想什么,许久才轻轻吐出了一句话,“不是。”

    “主子,什么不是?”秋白有些摸不着头脑。

    “主子?”君轻离茫然看向他,眼神陌生。

    “怎么会这样?”秋白说着看向白升,“主子他好像……好像不认识我们了。”

    白升叹了口气,“歌丫头说,他一直陷在过去痛苦的记忆中不能自拔,所以才醒不过来。为他唤醒他,便抹去了他所有的记忆。”

    “抹去了所有的记忆……”秋白愣住。

    “也许,这对主子而言,是好事。”秋月喃喃。

    秋白闻言点头,是啊,主子以前过得太苦了。

    “以后,就重新开始吧。”

    秋月小心扶住君轻离,“主子,属下扶您起来。”

    “我自己来。”君轻离拒绝了。

    然而,刚要起身,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听使唤,十分迟钝。

    “二王爷,您躺了太久,刚起来身体难免迟钝,您小心。”白升说着扶住了他的手。

    君轻离艰难从榻上坐起,发觉身体沉重,周身关节也有些僵硬。

    “二王爷不必担心,这是正常现象,过几日就好了。”

    “你叫我什么?”君轻离狐疑蹙眉。

    “您是皇上的第二子,所以我称呼您为二王爷。”白升解释。

    “我叫什么名字?”

    “您的名字是君轻离,是您母妃为您取的。”秋白忙道。

    秋月不动声色瞪了他一眼,主子既已忘记过去,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

    “君轻离,母妃……”君轻离嘴里喃喃。

    许久,他才重新抬眸,看向榻前的二人。

    秋白见此,慌忙为他介绍,“主子,属下秋白,这是秋月,我们都是主子的护卫。”

    君轻离点点头,转眸问白升,“这里,没有别人了么?”

    “二王爷找谁?”

    君轻离轻轻笑了笑,摇摇头。

    “二王爷,难道你还记得以前的什么人?”

    君轻离摇头,“我不知道,现在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二王爷,为了救您,擅自抹去你的记忆,还请您恕罪。”白升抱拳。

    “不会。”

    “多谢二王爷。”

    “我应该谢你,是你救了我。”

    白升忙摆手,“二王爷,救你的不是我,是安歌姑娘。”

    “安歌姑娘……”君轻离闻言敛眸,“她在哪里?”

    “回二王爷,安歌为了给寒王寻找尸毒解药,救了你之后,就前往南疆了。”

    “寒王又是谁?”

    秋白和秋月闻言忙互相对视了一眼,寒王……

    果真是忘得干干净净,当初他可是为了救寒王才死的!

    “主子,我们先回府吧。”

    君轻离木然点点头,“你们安排吧。”

    刚出了白府,宫里头便来了传旨太监王怀。

    “奴才见过二王爷,皇上听说您醒了,十分欣喜,请您去华清宫一趟。”

    华清宫。

    兴帝亲自到了殿门处等候,这是所有王爷都没有过的待遇。

    看见君轻离,那张常年阴鸷的脸上闪过喜悦。

    君轻离刚醒,腿脚还不灵便,走路有些蹒跚,走到宫门处,看见那抹明黄,俯身行礼,“见过皇上。”

    “离儿,你……你叫朕什么?”

    秋白忙解释道:“回皇上,主子醒来之后便失忆了,以前的人和事都不记得了,还请您见谅。”

    “失忆了?”兴帝蹙眉,定定的瞧着君轻离。

    那双黑色的眼睛,纯净无暇,仿佛是一张透明的白纸一般,纤尘不染。

    此时,他看向自己的眸光有些茫然,还有些不知所措,看上去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离儿,我是你父皇,以后要叫父皇记住了么?”兴帝说着带着人朝殿内而去。

    “是。”

    不知为什么,面对那一抹明黄,君轻离心底下意识排斥,莫名的不舒服。

    似乎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可是他现在失忆了,以前的一切已经不记得。

    父子二人来到殿内坐下,兴帝亲自给君轻离倒了茶。

    “离儿,以前发生了太多不愉快的事情,影响了你我父子感情。如今,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我们父子便重新开始。以前,朕对你有诸多亏欠,以后朕会好好补偿你。”

    “多谢父……父皇。”

    兴帝看着君轻离,嘴角勾出笑意,然后从袖中取出一块玉佩递了过去,“这是父皇给你的。”

    他这几个皇子,除了君轻寒之外,每人都有一块玉佩。

    至于君轻离,以前他从未将这个儿子放在心上,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他的玉佩。

    “多谢父皇。”君轻离神色无澜,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兴帝见此眼底的喜悦渐淡,眸光颤了颤。

    如今他失忆了,对他而言是一个机会,他要做一个好父亲,让他接纳他。

    “父皇,我有些累了,请您允许我退下。”

    “你刚醒来,要多休息。”兴帝说完嘱咐秋白和秋月好好照顾他。

    马车行至朱雀大街,君轻离蓦然看着车外的喧嚣,顿时觉得在这个世界,自己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主子一向喜欢清静,属下带您去花锦桥。”

    秋白说着调转马头,喧嚣渐远。

    君轻离立在桥上,眸光远眺,看着那一汪碧波荡漾,嘴角轻轻勾起。

    这时,他的眼前突然又掠过了一抹清秀的脸颊。

    那女子,清冷出尘,风骨卓然。

    “我看见她了。”他说着眼底温润。

    “谁?”秋白不解,循着他的视线看去。

    前方是一汪湖水,一个人影也没有,主子在看什么?

    刚刚他嘴里的那个“她”是寒王妃么?

    难道,主子忘记了一切,却独独不舍得忘了她?

    “她在我的脑海里。”君轻离眉眼含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