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87章:心里果然是向着他的

时间:2018-04-22作者:青酒沐歌

    ,!

    “皇祖母别担心,我很好,孩子也好。”

    太后依然心疼的握着她的手,“如今回到了寒王府,就好好养胎。你年纪小,生育孩子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我回去从永寿宫选两个有经验的嬷嬷来照顾你。”

    “多谢皇祖母。”

    “皇祖母,您太小心了,孙儿能够照顾染儿。”

    太后闻言顿时瞪了眼君轻寒,“你一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的,怎么能照顾好她?你让丫头怀着孩子跟你在外面奔波了四个月的事情哀家还没有跟你算账呢!”

    “皇祖母,这都是孙儿的错,孙儿甘愿受罚。”

    “这还差不多。”

    太后抬手你接过来君轻寒递来的茶,嗅到了他身上的尸臭味,忍不住皱眉,“寒儿,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

    “孙儿从外面回来,风尘仆仆,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君轻寒害怕太后担心,并没有将中尸毒的事情告诉她。

    “哀家记得你以前也不是这么邋里邋遢的?”太后嗅着君轻寒身上的味道皱眉。

    一进花厅,她就闻到了一股怪味,没想到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孙儿知错。”君轻寒笑了笑。

    “一会好好去洗洗,不然不许靠近染丫头,更不许靠近哀家的重孙子。”

    “是,孙儿都听皇祖母的。”

    苏青染看着君轻寒温顺的模样,鼻头突然就酸了起来,“皇祖母,我觉得他身上不臭。而且,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您不要怪他。”

    太后闻言忍不住摇头,“你这丫头,心里果然是向着他的。”

    苏青染轻轻笑了笑,看着君轻寒,眼底温柔。

    “看见你们两个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好了,时辰不早了,哀家该回去了。”

    “皇祖母,您留在一起用膳吧。”苏青染挽留。

    “不了,皇祖母还有些事,今天就不留下了。”太后说着起身。

    “孙儿送皇祖母。”君轻寒和苏青染一起将太后送出了寒王府。

    ……

    永宁侯府。

    白幡高挂,哀戚声声。

    众人得知顾家大小姐一夕间突然暴毙,香消玉殒,不禁为之可惜。

    当年帝都第一才女的风采似乎还在昨天,谁知道突然就去了。

    棺椁内,顾云芷安静的躺着,仿佛睡着了一般。

    然而,离得近了便能发现,她的眉头蹙着,嘴角咬着,是仇恨,是不甘。

    她走得并不安详,带着浓浓的怨恨,仿佛连死都不得解脱。

    安阳长公主伏在她的棺椁前,失声痛哭,“芷儿,你怎么就这么走了……”

    “你真是好狠的心,让为娘白发人送黑发人……”

    李越将顾云芷的尸体送到永宁侯府的时候,她直接晕了过去。

    这段时间以来,她每天都跑去永寿宫,还在想办法将她弄出皇觉寺,然而却等到了她的死讯。

    虽然她前段时间做错了事,但是到底是被她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女儿,是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女儿……如今她突然暴毙,她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娘,您别哭了,阿姐若是知道了,会不安心的。”顾云湘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扶住安阳长公主劝道。

    “湘儿,你阿姐的命好苦啊……”

    “娘……”

    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哭出声。

    “你们都别哭了,阿姐的尸身都开始腐烂了,早些下葬吧。”这时,一道低沉的童音传了过来。

    “不,不能下葬,不能……”安阳长公主拼命摇头,这两天来,她一直守在顾云芷的棺椁前,多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娘,阿姐已经死了,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十岁的顾玉瑾此时却成了永宁侯府的主心骨,略显老成。

    “芷儿,为娘的芷儿怎么会死?”安阳长公主哭得两眼发红。

    “来人,将长公主和湘湘郡主扶回房间。”顾玉瑾厉声吩咐,小小的年纪,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让人不容忽略。

    安阳长公主扫了眼来到身边的下人,怒斥,“都给我滚下去!”

    顾玉瑾皱了皱眉,“扶下去!”

    “瑾儿,你这是做什么?”安阳长公主起身,“你阿姐惨死,你外祖母还没有为她做主,怎么能这样草草下葬?”

    “娘,阿姐的尸身已臭,理应早些下葬。而且,她做了那样的丑事,惨死洛州。四哥念着情分,已经将她送回了帝都安葬,你还嫌不够?难道,你还想为她风光大葬么?早些下葬,这不仅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我们永宁侯府好!”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你阿姐?”

    “娘,这两年我虽然在私塾念书,但是府中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阿姐她有今天,都是她自己作的。”

    “啪!”

    安阳公主抬手打了他一巴掌,愤怒道:“你给我住口,她是你姐姐!”

    “若非她是疼我的阿姐,我不会匆忙回府,为她操办丧事。”

    由于自小丧父,顾玉瑾非但没有被养成唯唯诺诺的性子,反而从小就十分有主见和担当。

    此时,在他的身上,根本看不到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模样。

    在巨大的丧亲之痛中,唯有他还保持着理性。

    安阳公主看着他忍不住再次扬起了手,“你——”

    “住手!”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就见太后踩着一地凄凉缓缓走来。

    “母……母后!”安阳公主看见太后,顿时泪如雨下,直接跪倒在她的脚下,“母后,您一定要为芷儿做主啊……”

    “芷儿的事情哀家都知道了,若不是她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就不会一错再错。让她安生待在皇觉寺,她却暗中跑到了洛州,和君轻澜勾结在了一起。不仅害得寒儿差点被炸死,还屡次三番对染丫头肚子里的孩子下手n其恶毒?”太后说着叹气,摸了摸顾玉瑾,“瑾儿说的不错,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来的路上,惊风已经将洛州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母后,芷儿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你别再说了,一把年纪还不如一个十岁的孩子看的明白!”

    “还望外祖母看在阿姐以前伺候您的份上,允许她葬入祖陵。”顾玉瑾跪地请求。

    太后缓步走到顾云芷的棺椁前,眼底划过难受,摇摇头,为她盖上白布,“哀家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