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74章 杀意,他不是朕的儿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青酒沐歌

    不知为何,这一刻顾云芷躺在榻上,恐惧如洪水一般,涌了过来。

    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在腰间游走,她整个人都僵住了,犹如死鱼一般,直挺挺的躺着,浑身上下都在无声的拒绝。

    “怎么,后悔了?”君轻澜松开她,轻嗤一声。

    顾云芷双手紧紧攥住身下的床单,似乎无法克服心底的抗拒,紧闭着眼睛不说话。

    君轻澜看着她清冷的模样,直接坐起身子,“罢了,你回去吧。”

    他说着对外面吩咐一句,“素衣,将如云送过来。”

    “别……”顾云芷睫毛轻颤,慌忙睁开了眼睛。

    “怎么?”

    顾云芷咬咬唇,抱住了君轻澜的腰身,“我没有后悔,只是……只是紧张罢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

    “今晚留在这里,想好了?”

    顾云芷点头,缓缓闭上了眼睛。

    “如你所愿。”君轻澜大手掠过,将女子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然后欺身而上。

    没有预料中的障碍,直接冲撞进去,君轻澜不动声色拧了眉。

    顾云芷强忍着下身火辣辣的疼痛,攥紧床单,脸色一片苍白,他知道了!

    “你的身子给了君轻寒?”

    “不是,是苏青染找人毁了我。”顾云芷说着屈辱的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尾滑落。

    “所以,你恨她?”

    顾云芷紧紧咬了牙,闷声不说话。

    “她是本王想要的女人,不得动她,否则……”君轻澜警告一般掐住了她的脖子。

    顾云芷眼泪无声留下,嘴角有一抹自嘲,“她是大表哥的心尖宠,我知道。”

    “知道便好。”君轻澜没有再要她,直接躺在了她的身侧。

    顾云芷看着他顿时愣住,眼底划过悲凉,“大表哥这是嫌弃芷儿了?”

    “怎么会?”君轻澜抬手将她眼底的泪水拭去。

    逢场作戏罢了,何谈嫌弃。

    “那你……”

    “天色不早了,你睡吧。”君轻澜说完披衣起身。

    此时,窗外夜色清冷,月光寒凉。

    不知不觉中,他们来到洛州已经半月。

    一不留神,便是八月了。

    夜风吹来,送来一丝清凉的桂花香,拂动心扉。

    君轻澜沐浴夜色,不过片刻就到了明兰院。

    抬眸扫了眼黑漆漆的房间,眸光微凝,这么晚了,她估计早就睡了。

    想到那小女人慵懒的模样,眉宇间忍不住噙出了笑意。

    若是她腹中的孩子是他的,就好了。

    江山与美人,自古没有人能够禁得住这两样的诱惑,他也不例外。

    “主子。”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素衣的声音。

    “何事?”

    “王都督有事找您。”

    “我知道了。”君轻澜颔首,抬脚去了前院。

    花厅内,王都督腆着肥胖的肚子来回踱步,看上去有几分着急。

    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立即迎上去,“大王爷!”

    “这么晚了,有急事?”

    “大王爷,寒王到了洛州,如今已经安营扎寨了!”

    君轻澜脸上没有任何波动,“本王知道了。”

    “大王爷,眼下我们怎么办?”王都督有几分着急,“王爷,不如……不如您直接称王算了,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招兵买马,为的就是这一天。如今我们精兵五万,不怕什么!”

    “对,我们不怕什么,大王爷您称王吧!”

    “先解决了寒王,然后直接杀去帝都,逼皇上退位!”几个幕僚附和出声。

    君轻澜眯了眯眼睛,望去帝都的方向,微微敛眸,“再等两日。”

    ……

    华清宫,灯火如昼。

    兴帝伏在龙案前,翻阅奏折,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皇上,您怎么了?”苏德关切道。

    “这个逆子‘死了’五年,竟然在东临还有这么大的势力!”兴帝蓦地拍了下龙案。

    苏德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道:“皇上,这江山是您的江山,饶是大王爷再怎么折腾,也翻不出什么大浪。就像当初的三王爷和云贵妃,势力在朝堂中盘根错节,最后不还是被一一拔除了么?”

    “你这是在告诉朕君轻寒的能力?”兴帝眯了眯眼睛。

    “奴才不敢。”苏德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现在,朕可以笃定,他不是朕的儿子!”兴帝幽幽开口,眼底悄无声息划过一抹杀意。

    苏德跪在地上,恨不得将头埋进地下。

    就在这时,一抹黑色的身影匆匆入殿,“报!”

    “进来!”兴帝沉声开口。

    暗卫来到龙案前,单膝跪地,将手中的书信呈了上去,“启禀皇上,这书信是从洛州传来的。”

    苏德慌忙起身,接了过来,送到了兴帝手中。

    兴帝看了眼顿时勃然大怒,“这个混账,竟敢威胁朕!”

    苏德再次被吓得身子一哆嗦,不着痕迹扫了眼书信上的内容,顿时低下头。

    大王爷竟然威胁皇上交出玉玺,让出皇位!

    “皇上息怒。”

    那暗卫也被兴帝吓得跪倒在地,“皇上,您请息怒。”

    “他以为用那些陈年旧事就能威胁到朕了,妄想!”兴帝阴鸷的眯着眼睛。

    这不是君轻澜第一次威胁他了!

    六年前,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当年他和上官擎联手除去文贤太子和西陵皇太子的书信,以此威胁,逼他立他为太子。

    恰好那时,君轻寒从战场上回朝,他便利用君轻寒除去了他。

    到底是他大意了,才让他给逃走了!

    现在,他还想用这些东西来威胁他,不知所谓的东西!

    兴帝敛起怒色,沉声对暗卫吩咐,“你现在去一趟洛州,告诉寒王,命他在中秋之前,解决君轻澜!”

    君轻澜得到消息时,嘴角绽开一抹讥诮。

    果然,他能用那些书信威胁上官擎,却无法威胁到那个人!

    上官擎只是卑鄙无耻罢了,并没有那么深沉的心机,更没有那般冷血,六亲不认!

    “主子,别再等下去吧。”素衣劝道。

    君轻澜颔首,“吩咐下去,本王即日起自封洛阳王,向朝廷宣战!”

    “是!”素衣激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君轻澜说完,抬脚去了清荷院,不由分说将顾云芷抱上了床榻。

    的确,时间不多了。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