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63章 君轻澜,你要做什么?

时间:2018-04-17作者:青酒沐歌

    苏青染在颠簸中醒来,脑袋发沉,脑仁还一阵突突的疼。

    睁开眼睛,扫了眼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奔波的马车里。

    皱了下眉头,逐渐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君轻澜将她迷晕了!

    现在她身处在马车上,难道……君轻澜偷梁换柱,将她送走了?

    苏青染艰难起身,挑起车帘,看着外面落日西垂,微微敛眸。

    她估摸着,这马车已经跑了一天一夜了,只怕现在早已离开了上京。

    君轻澜打算将她送去哪里?要回东临?

    那么,他今天带谁去了二王府?

    苏青染想到这里,眉心陡然一颤,今天君轻寒一定也去了二王府,所以君轻澜才会将自己提前送走!

    嘴角无声绽开冷笑,君轻澜为了不让君轻寒见自己,还真煞费苦心!

    一眨不眨的看着车窗外,观察着周围的景物,将外面交纵的小径记在心里。

    等到暮色四合时,她叫住了外面的人,“停车!”

    “驭——”素衣勒住缰绳,“寒王妃醒了?”

    苏青染点头,“内急。”

    素衣狐疑蹙眉,“这里是荒郊野岭,希望寒王妃不要耍什么小手段。”

    苏青染轻嗤一声,护着小腹,小心下了马车。

    素衣看了眼她的动作,神色一滞。

    这个女人现在身怀有孕,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乱来,许是她多虑了。

    想到主子的嘱咐,仍然有些不放心,“天黑了,寒王妃小心脚下,素衣陪你一起。”

    “有劳。”苏青染神情清淡,并没有拒绝。

    素衣看了她一眼,这才放了心,“寒王妃,这边。”

    二人没走多远,苏青染停下了脚步,挑眉看了眼一眨不眨盯着她的素衣,声音微冷,“怎么,我方便你也要看?”

    生怕她跑了,看得倒紧!

    现在天黑了,又是荒郊野外,她就是跑也不会选在这里。

    素衣脸色一僵,忙转过了身去,“寒王妃,你快一些。”

    苏青染蹲下来,飞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马腹砸去。

    “嘶——”拉车的马嘶鸣一声,突然扬起前蹄,狂奔了起来。

    听到那边的动静,苏青染故作惊慌,吓得站起身子,“马跑了!”

    素衣顿时惊慌起来,提身想要去追马车,却又害怕苏青染趁乱离开,一时愣在了原地。

    苏青染冷笑一声,“你放心,我不会乱跑。”

    “你清楚最好!”素衣说完,匆忙提身去追马车。

    苏青染见此,嘴角轻轻勾起,撕下一截衣摆,抬脚走开。

    她的身形很快,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在附近几条小路上系上了布条。

    夜幕降临,她的身影几乎完全淹没在暗夜中,等到她回到原地时,素衣也追回了马车。

    她看见苏青染安静的站着,顿时松了口气,“寒王妃,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赶紧离开吧。”

    “好。”苏青染抬脚上了马车。

    素衣赶车出发,根本没有发现苏青染的衣摆短了一截。

    昼夜不停,马车整整赶了三天,直到过了凉州,这才停下来投宿。

    这几日赶路,苏青染除了找机会给君轻寒留下记号外,其余时间便躺在马车上睡觉,爱吃吃该喝喝。

    见她如此配合,素衣逐渐对她放松了警惕,如此更方便了她留记号。

    来到客栈后,苏青染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便早早上榻了。

    许是白天在马车上睡多了,现在躺在榻上,却没有多少睡意。

    辗转反侧,苏青染想着自己一路给君轻寒留的布条,微微拧眉,他能看到么?

    不过,现在回到东临也好,免得君轻寒在西陵如此受制于人。

    摸着平坦的小腹,苏青染眉眼间多了分温柔。

    宝宝,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我们一定会见到爹爹的,一定会!

    灯影跳跃,床幔摇曳。

    长夜寂寂,榻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抹高大的身影,随着男人撩步,烛灯将他的身影一点点拉长。

    坐在榻前,看着女子恬静的睡颜,他的嘴角不自觉的噙出笑意。

    轻轻抬手,摸上女子的下巴,轻轻摩挲,“能吃能睡,你是心大,还是故意做出的假象?亦或者,你放弃了他?”

    男人说着嘴角扬起自嘲,“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希望是后者。”

    温润的指腹缓缓向上,覆上女子娇嫩的樱唇,像是被烫到了一般,陡然颤了下。

    “怎么办,本王似乎中毒越来越深了。”

    她像是妖冶的罂粟,沾之成瘾。

    明明知道不可碰,却已不能自拔。

    既如此,就此沉沦吧。

    看着那一抹粉嫩,体内顿时升起了一抹燥热,几乎不受控制的附了身,想要去采檞。

    然而,他还没有探到那一瓣娇蕊,一双漆黑的眼睛顿时盯住了他。

    同此同时,一只小手直接朝他胸口拍了过来。

    “砰!”

    “君轻澜,你要做什么?”苏青染坐起身子,生怒。

    猝不及防挨了她一掌,君轻澜身子趔趄了下,嘴角却歉意的笑了笑,“吵醒你了。”

    不过瞬间的功夫,他胸前的白衣便被鲜血殷红。

    左胸被匕首所伤,而有胸,受了惊风一箭,差点贯穿整个身子。

    两道伤口都还没有愈合结疤,被她拍了一掌,两处同时骤痛起来。

    很快,两抹殷红便在心**汇,融合……

    苏青染只扫了一眼便别开了视线,“大王爷,你这么喜欢潜入别人的房间,行不轨之事么?”

    她不关心君轻澜的伤。

    若不是那个约定,她只怕巴不得他重伤!

    “我来给你送尸毒解药。”君轻澜将小瓷瓶放在她的枕边。

    “我爹呢?”

    “被君轻寒救走了,如此,我算不算完成了我们的约定了呢?”

    苏青染看着小瓷瓶,抿了抿嘴角,没有说话。

    “睡吧,明日一早,我们还要赶路。”君轻澜说完转身离开。

    将解药握在手中,苏青染再无睡意。

    君轻澜竟真的说话算话,将解药给她了!

    太好了,君轻寒有救了,她要想法子将这解药送出去!

    房间外,君轻澜扫了眼她嘴角的笑意,眸光微黯。

    这个女人,的确满心里只有君轻寒一个。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