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39章 你确定让我处置你?

时间:2018-04-07作者:青酒沐歌

    君初静明白乌夜苍的意思,有些心疼他。

    直接挨着他跪了下来,“阿祺,跟你在一起,我不觉得委屈什么。”

    “静儿……”

    “阿祺,你若是想给我一个交代,我们现在……现在就可以成亲。”

    “静儿?”乌夜苍心弦颤动。

    “阿祺,我愿意嫁给你,与你相守一生。”君初静脸上绯色一片,低眉道,“苍天在上,明月为证,我嫁你,就现在。”

    乌夜苍心里顿时沉甸甸的,“静儿,别这样,这样太委屈你。”

    君初静摇摇头,抓住他的手,“阿祺,不要再说委屈的话,我们……我们拜堂吧。”

    她说完,率先磕了头。

    乌夜苍愣了下,被她拉着拜了下去。

    二人跪在草地上对着明月行礼,三叩首,礼成。

    乌夜苍又感动又难受,“静儿……”

    “阿祺,以后……以后你就是我的夫君了。”君初静害羞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是,以后你是我的妻。”乌夜苍认真开口。

    心里却暗心决心,将来一定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阿祺,我们回去吧,我有些累了。”君初静第一次靠在他怀中撒娇。

    如猫抓一般,乌夜苍顿时被拨动了心弦,直接将君初静打横抱了起来,“我们回去。”

    “阿祺,放我下来,现在……在外面呢。”君初静不好意思。

    “你都是我的妻了,还羞什么?”

    ……

    清晨,阳光和煦,辽阔的草原上没有一丝风。

    冷暗的蒙古包内,仅开了一扇小窗,阳光从外面洒了进来。

    然而,此时乌夜图的心里却照不进半分阳光。

    他很清楚,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

    相对于他的淡然,松泰早就熬不住了,不过几天的功夫,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去了生命一般,软作一滩。

    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他蓦地一惊,然后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右贤王,有人来了!”

    乌夜图仿佛没有听见,双眼依然怔怔的看着那扇小窗,眨都没眨一下!

    很快,蒙古包的帐帘便被人掀开,一袭玄色的身影翩然而来。

    松泰看见来人,慌忙连滚带爬的跪爬过去,“大汗饶命,饶命啊!”

    随着他的动作,铁链被扯得哗啦作响。

    乌夜苍走近,淡淡扫了眼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松泰,然后看向乌夜图,眼底划过杀意。

    “大汗,你终于来了。”乌夜图缓缓转过身。

    “乌夜图,你作恶多端,谋害苏大将军,罪不可赦!”

    “成王败寇,想杀便杀。”乌夜图冷笑。

    “你对静儿做的事情,就是处以极刑都难解我心头之恨!你确定让我处置你?”乌夜苍的声音里如同灌入了寒风。

    乌夜图黑瞳蓦地骤缩,眼底划过一抹恐惧,“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会,五王爷会亲前来北疆,将你押解进京,由皇上处置!”

    “乌夜苍,我是北疆人,就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也该由北疆处置!”乌夜图咬牙。

    今上不仅多疑,还心狠手辣。

    仅是他杀了苏敬远这一条,就足够他掉脑袋。更何况,他还勾结了西陵!

    下场是什么,可想而知!

    “这句话,你留着去对皇上说吧。”乌夜苍冷冷出声,然后吩咐惊蛰,“将人带出去!”

    松泰彻底吓趴下,“大汗,求您开恩,松泰知道错了,求您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现在知错,晚了。来人!”

    “大汗,大汗饶命,谋害苏大将军的事情都是右贤王做的,跟我没有关系……”松泰苦苦哀求。

    乌夜图冷冷瞧了眼松泰,眼底划过冷冽。

    果然,墙倒众人推!

    就连他的心腹现在为了苟延残喘,都毫不犹豫的抛弃了他,更别说跟着他的那些人了。

    听说,他们一听说他成为阶下囚之后,直接投降,归顺了乌夜苍。

    不费一兵一卒,乌夜苍就这样一击将他击垮,掌握了他所有的势力。

    “带走!”惊蛰仿佛没有看见求饶的松泰一般,冷声对来人吩咐。

    “大汗,饶命啊……”松泰被人拖出去的时候,还在不断的喊着求饶。

    此时,君轻风已经来到了乌岚草原。

    与他同来的,还有一队赤卫军,专门负责将乌夜图押解进京。

    乌夜苍走过去,对君轻风拱手,“辛苦五王爷。”

    “汗王客气了。”君轻风笑着开口。

    “五王爷,乌夜图是乌夜图,北疆是北疆,届时还请五王爷向皇上求情,不要牵扯到北疆。”

    “汗王别担心,我会向父皇说清楚的。毕竟,我也不想看见百姓遭受战事之苦。”

    “有劳。”乌夜苍再次拱手。

    君轻风颔首,“汗王,时辰不早了,我该带人出发了,告辞。”

    “五哥。”君初静走出来,嘱咐道,“五哥路上多多保重。”

    “我记下了,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君轻风说着一跃跨上马背。

    乌夜图和松泰换上了囚衣,被人押上了囚车。

    囚车从草原而过,十分惹眼。

    不少百姓匆匆赶来,拿着臭鸡蛋,烂菜叶子纷纷朝乌夜图扔去。

    “坏人,打死他,打死他!”

    “对,打死他们,他们差点害了整个北疆!”

    乌夜图刚想发怒,一片烂菜叶子当头砸了下来,紧接着是臭鸡蛋扔在了脸上,糊了他一脸。

    瞬间,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松泰自从上了囚车后,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对于百姓的烂菜叶子、臭鸡蛋以及谩骂,完全无动于衷,任由他们发泄。

    看着君轻风带着囚车走远,乌夜苍拉着君初静回了蒙古包,“如今,我们也该离开了。”

    何叔和惊蛰早就准备好了行李和马车,二人等在外面。

    乌夜月赶来的时候,就看见乌夜苍带着包袱,牵着君初静出了蒙古包。

    “苍哥哥!”她疾步走了过去。

    “月儿,我要离开了。”

    “我知道。”乌夜月声音哽咽,眼底噙着不舍。

    “以后,我不在身边,不要再任性,好好打理北疆。”乌夜苍临行前嘱咐。

    乌夜月重重点头,“苍哥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她强忍泪水,和乌夜苍挥别。

    然而,等到乌夜苍上了马车,她的眼泪瞬间决堤。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