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35章:染儿,我在这里,我在

时间:2018-04-06作者:青酒沐歌

    ,!

    昨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除了苏青染失踪外,乌夜图被囚失势,沙红绫突然暴毙。

    据坊间传言,沙红绫假冒圣女,勾结右贤王乌夜图谋害苏大将军,祸害北疆,招致天谴而死。

    这道传言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北疆。

    听说,沙红绫死时,浑身恶臭,体内好像爬出了无数恶心而又可怕的虫子,沙府的下人吓得无人敢去为她收殓。

    整个北疆都在传言,是她为了模仿乌岚公主招蝴蝶服用了巫药才会导致突然暴毙,悲惨而死。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至于乌夜图,因为谋害苏大将军,差点为北疆招来战争而被所有北疆百姓痛恨。

    消息一出,不少百姓甚至纷纷呼吁,请求乌夜苍将乌夜图押解入京。

    对于前几日北疆内外有关乌夜苍身世的传言,众人也不再放在心上。

    在他们心中,乌夜苍就是北疆的汗王,是解救北疆百姓于水中之中的英雄。

    他没死,他们发自内心感到高兴。

    被囚在蒙古包内的乌夜图听到外面的消息,久久不语,脸上凝着从所未有的沉重。

    这一次,真的回天乏术了!

    “哗啦啦……”随着他的走动,铁链哗啦作响。

    看着手上脚上的镣铐,乌夜图嘴角勾起讥讽。

    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成为阶下囚!

    铁链划过的声音,如同催命符般一声声烙在松泰心头,他忐忑的看向乌夜图,“右贤王,我们……我们没有办法了么?”

    乌夜图摇头,“我们中了乌夜苍的圈套,现在我的人都被他控制了,外面的舆论也转了方向。我输了,而且还输得很惨,如今等待着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松泰闻言,刹那间面如死灰,慌忙开口,“可是,我不想死。右贤王,我不想死!”

    “成王败寇,没得选择!”乌夜图咬牙。

    一夜之间,他不仅控制了他,还扭转了外面的传言,是他太小看乌夜苍了!

    ……

    这会,乌夜苍正焦急的守在君轻寒榻前,根本无暇处置乌夜图。

    惊风直接带人去寻找苏青染,而惊蛰则匆忙去了幽州,下令关城门,封锁整个北疆。

    何叔取了惊风带回来的天山雪莲,亲自去熬药。

    君初静拧了帕子,轻轻擦着君轻寒的脸颊,拧着黛眉担忧道:“阿祺,四哥身上的尸臭味越来越重了,他会不会有事?”

    “吉人自有天相,轻寒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乌夜苍眉心紧锁,不知是在安慰君初静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君初静闻言眼底的担忧半点也没有褪去,叹气出声,“到底是谁劫去了四嫂?若是她在这里,四哥一定会好很多。”

    提到苏青染,乌夜苍下意识捏紧了衣角。

    他这个做哥哥的刚说要好好保护她,好好疼爱她……

    可是,她就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劫走,他却半点都不知道,真是没用!

    “染儿,染儿……”榻上紧闭着双眼的君轻寒突然皱起双眸,嘴里不断的唤着苏青染的名字,十分不安。

    “四哥……”君初静心疼出声。

    “染儿,我在这里……我在,别怕……”君轻寒嘴里喃喃着突然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苏青染。

    只是,伊人不在。

    “四哥。”君初静终究看不下去,抬手将人握住。

    君轻寒蹙着的眉头这才展开了,逐渐安稳了下来。

    这时,何叔端着药匆忙走了进来,“小主子,药好了!”

    “我来吧。”君初静从君轻寒手中抽出双手走过去,将药碗接了过来,“阿祺,你帮我将四哥扶起来吧。”

    二人齐力给君轻寒喂了药,重新扶着他躺了下来。

    “阿祺,天山雪莲能够将四哥身上的尸毒解了么?”君初静殷切问。

    乌夜苍摇摇头,“天山雪莲并不是解药,解不了尸毒,最多能让他多活些时日。”

    “究竟如何才能解毒?”君初静瞬间垂下了眼睑。

    乌夜苍顿时沉默,君轻寒所中的毒并非一般的尸毒,是专门配制的,除了制毒人的解药,无法可解。

    “主子!”就在房间内一片寂静的时候,惊风匆匆从外面赶来,一脸颓败。

    “人没找到?”乌夜苍问。

    惊风垂头,“我又带人找了遍北疆,挨家挨户,所有客栈……都没有王妃的影子。”

    他咬咬牙,看向榻上的君轻寒,“我家主子现在如何了?”

    “刚刚喂下了天山雪莲,一会就会醒来。”

    惊风点点头,忙道:“我带人再去寻一遍,一定能找到王妃的!”

    “惊风。”

    听到榻上传来一声微弱的气息,惊风慌忙惊喜出声,“主子,您醒了!”

    君轻寒颔首,从榻上坐起来,“没找到她?”

    惊风直接跪了下来,“属下无能,请主子惩罚。”

    “你起来吧。”君轻寒眼底缓缓划过一抹黯色。

    “主子,属下这就再去……”

    “不必了。”君轻寒摇摇头。

    “主子?”惊风惊讶出声。

    君轻寒还没有开口,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何叔惊呼出声,“是惊蛰,惊蛰回来了!”

    他说着直接迎了过去,“惊蛰,事情可办妥了?”

    惊蛰颔首,“回大汗,我已经命人关了幽州城门,封锁了北疆。”

    君轻寒摇摇头,声音里是一抹化不开的凄凉,“如今已经晚了,她可能早就离开了。”

    惊风闻言抿住了嘴角,他带人在北疆已经找了好几遍了,几乎掘地三尺。

    没有找到王妃,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人已不在北疆。

    这句话他也想说,但是他又不敢说,不敢断了主子的希望。

    可是,他却忘了,主子是何许人也,他能做到自欺欺人,但是主子不会。

    “玉祺兄,你好好照顾静儿,我要去西陵一趟。”

    “四哥,你要去西陵?”君初静惊讶。

    君轻寒点头,“染儿应该是被带去了西陵,毕竟我欠着上官擎一条胳膊!”

    “四哥,你不能去,若是上官擎将四嫂抓去西陵就是为了引你过去,那你岂不是羊入虎口?”君初静担忧道。

    “我心意已决。”君轻寒坚定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