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24章 你……真是个傻瓜!

时间:2018-04-02作者:青酒沐歌

    原本这消息是瞒着汗王宫的,然而乌夜苍死亡一事对北疆而言,实在太过震惊。

    没多久,这消息就传进了汗王宫,传到了君初静的耳中。

    她听到消息后,直接晕倒了过去。

    “静姑娘,静姑娘……”

    “快来人,静姑娘晕倒了!”

    苏青染得到消息,立即赶到了主殿。

    此时,君初静刚刚转醒,看见苏青染再次红了眼眶,“嫂嫂,阿祺他……”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苏青染坐在榻前握住了她的双手。

    “可是,如今整个北疆都传遍了,怎么会是假的呢?更何况,他是北疆的大汗,这样的消息,若不是真的,谁敢乱传?”君初静眼底一片灰败,像是失去了所有希望。

    她说的苏青染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她总觉得乌夜苍不该就这么死了。

    若是他真的出了事,那君轻寒呢?

    此时,她的心也提在了嗓子眼,忐忑不安。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要稳住,不能慌,不然君初静的情绪会彻底崩塌。

    “静儿,你相信我,乌夜苍一定会没事的。”苏青染紧紧握住她。

    “真的么?”君初静怔怔的看着她,苏青染的这句话就是绝望中的一丝希望,被她握住双手,突然有些安心。

    “真的。”苏青染对她重重点头,“当然是真的,我那便宜大哥好歹是北疆王,是北疆最厉害的勇士,怎么会死在雪狼嘴下?”

    “大哥?”君初静一滞。

    “是啊,他说我长得像他丢失的妹妹,所以认我做了义妹。”

    “原来,原来是这样。”君初静顿时咬住了嘴角,是她误会了。

    “怎么,难不成……你误会了什么?”

    君初静低下头,没有说话。

    “傻丫头,乌夜苍对你的心思难道还看不出来么,这些日子你不理他,他都着急上火了……”苏青染一边说一边安慰,“静儿,你别多想,我在这里陪你。”

    “不,四嫂,我们去找他们吧。”

    “嗯?”

    “我们去找他们,总好过这样被动的等消息好。”君初静眼底难掩忧色。

    “好,我带你去!”苏青染颔首。

    二人刚刚出发去天山不久,惊蛰就赶来了汗王宫。

    “静姑娘和寒王妃呢?”

    “她们去天山了。”

    惊蛰闻言,狠狠皱眉,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迎面遇上了乌夜月。

    “难道苍哥哥真的……”

    惊蛰不知道怎么回答,匆匆低了头。

    乌夜月见此,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哽咽道:“苍哥哥……现在人在哪里?”

    “在草原。”

    “我去找他!”乌夜月说完,转身跑开。

    “月公主……”惊蛰刚想阻拦,乌夜月已经跨马而去。

    想到苏青染和君初静,惊蛰没有时间多想,匆匆朝天山而去。

    亥时,夜空下黑漆漆一片。

    听着远处的狼叫声,君初静忍不住缩了缩身子,靠近了苏青染。

    “怕么?”

    君初静倔强的摇了摇头,“不怕,让马夫加快速度吧。”

    “哒哒哒……”就在这时,后方突然传来了一声急促的马蹄声,在寂静的夜色中十分清晰。

    “前面的马车停一停!”

    君初静闻言心底一惊,“是惊蛰!”

    “停车,停车!”

    惊蛰御马赶到前面,忙勒住缰绳,“寒王妃,静姑娘,寒王和大汗现在都在草原,我带你们过去!”

    等到他们赶到草原时,已是子时。

    君初静红着眼眶,迫不及待的进了蒙古包,看见何叔声音顿时哽咽,“阿祺他怎么样了?”

    “静儿,你还是自己去看吧。”何叔扫了眼房内。

    君初静心下突然一沉,慌忙撩步而去。

    进了房间,看着躺在榻上一动不动的乌夜苍,她顿时止住了步子,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一点点走过去,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阿祺……”

    坐在榻前,身子一阵阵轻颤。

    此时,他的手就在手边,但是她却不敢去握,她不想他的手是冰凉的。

    “别哭……”突然,她的脸颊上覆上了一只温暖的大手,为她拭去了泪水。

    君初静顿时愣住,怔怔的看着榻上的男人,“阿祺?”

    “我没死,别哭。”

    君初静闻言顿时哭得更凶,“你骗我,我讨厌你!”

    “是我不好。”

    乌夜苍去拉她,却被她一下甩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看见她红肿的眼眶,乌夜苍一阵心疼,“都是我的错,让你担心了,你打我吧。”

    “讨厌你,讨厌你!”君初静一下下的捶着他,似乎要将心里所有的担忧和害怕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唔……”直到听到乌夜苍一声闷哼,君初静这才停了手,“阿祺,你的胳膊……”

    这时她才发现乌夜苍右臂上缠着绷带,殷红的血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了出来。

    她刚刚不小心打到了!

    “被狼咬伤了。”

    “疼么?”

    “不疼。”乌夜苍握住了她的手。

    “伤口裂开了,我给你上药。”君初静紧紧皱起眉头。

    乌夜苍点头,“扶我坐起来。”

    君初静小心将人扶起,然后一点点取开了伤口处的绷带。

    看到那抹狰狞的伤口,她顿时被吓到了,“阿祺……”

    被狼生生撕下了一口肉,该有多疼?

    “别怕,我不疼,一点都不疼。”似乎想让她放心一般,乌夜苍还故意动了下手臂。

    看着鲜血涌出来,君初静慌忙按住他,“你……真是个傻瓜!”

    随即随手从他袖中取出那只她送给他的兰花手帕就要去擦鲜血,却被人拦住,“别用这只帕子,别用……”

    “为什么?”君初静的动作陡然一顿。

    “我舍不得……”

    君初静闻言,心里陡然沉甸甸的,忙道:“你别乱动,我来给你上药。”

    “好。”

    似乎是第一次为人处理伤口,君初静的动作很笨拙,却足够温柔,生怕弄疼他。

    包扎好伤口之后,君初静不放心的问,“现在还疼么?”

    “不疼了。”乌夜苍说着摸出瓶天山雪水递了过去,“给你,擦额头,祛疤。”

    “你去天山……去寻雪水了?”

    乌夜苍点点头,“我的静儿应是最美的。”

    “傻瓜。”君初静顿时鼻子发酸,眼眶发红。

    “别哭。”乌夜苍直接将人吻住。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