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22章:让你尝一尝幻觉的滋味

时间:2018-03-31作者:青酒沐歌

    ,!

    “不是,圣女是假的。”沙红绫双目呆滞。

    果然!

    “为何要假扮圣女?”

    “模仿乌岚公主,当年,就因为乌岚公主是圣女,几个皇子互相争抢。所以,只要我成为圣女,寒王就会喜欢我的!”

    苏青染:“……”

    君轻寒:“……”

    “巫术是怎么回事?”

    “巫术就是我的喇叭花,只要闻到喇叭花的熏香,他们就会出现幻觉……这种法子,可是当年乌岚公主传下来的。后来不知为什么,乌岚公主便不再用这法子了,还将所有的喇叭花都销毁了,但是我运气好,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秘密,还特意去了西域一趟,重新带回了喇叭花……”

    苏青染嘴角勾起冷笑,跟她想的一样,所谓巫术果然就是曼陀罗!

    “我问你,我爹苏大将军是不是被你杀的?”她问着下意识攥紧了双拳。

    “我可没杀,这不关我的事,最多是我将我的喇叭花给了他。”

    “他是谁?”

    “乌夜图。”沙红绫呆滞回答。

    原来是他!

    苏青染双拳握得咯吱作响,“现在,我爹的尸体在哪里?”

    “天山。”

    “幕后之人是谁,现在人在哪里?”一直沉默的君轻寒突然出声。

    “幕后之人……”沙红绫刚刚开口,身子陡然一颤,瞬间清明。

    君轻寒抬眸注意到沙红绫脑后有一支细小的银针在轻轻颤动,厉声吩咐,“惊风,追!”

    “你们,我……刚刚发生了什么?”沙红绫有些懵。

    现在她已经清醒,苏青染知道现在无法再问下去,对身边的君轻寒道:“寒,封了她的穴道,一刻钟的时间。”

    “嗯。”君轻寒应了一声,沙红绫就发现自己再也动弹不得。

    苏青染眼底划过一抹阴狠,走到沙红绫面前,将手中的曼陀罗直接往她的嘴里塞去。

    “沙族长,你一直将曼陀罗制成熏香,从未直接服用过吧?我告诉你,直接服下去,毒性更大,你可以试一试。”

    “唔……”沙红绫想要挣扎,却动弹不得,只得任由苏青染往她嘴里塞进去曼陀罗。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最多让你尝一尝幻觉的滋味。”还没有引出幕后之人,她现在还得将人留着!

    喂了曼陀罗,苏青染起身,拉住君轻寒的手,“我们走吧。”

    二人来到花厅,就见乌夜苍和君初静正在喝茶,而乌夜月正一脸幽怨的坐在一旁。

    乌夜苍看见君轻寒,上下打量了一眼,忙问,“没事吧?”

    君轻寒:“……”

    “刚刚有收获,我们回去再说。”苏青染开口。

    听见她这么说,乌夜苍这才放了心。

    没多久,惊风便匆匆而来,脸上有些沮丧,“主子,人跟丢了。”

    君轻寒仿佛早就猜到了一般,没有放在心上,示意他退下。

    “沙族长出来了!”

    随着人群的一声惊呼,众人看见一身火红的沙红绫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沙族长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生辰礼物,您看看……”

    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沙红绫直接朝他扑了上去,“轻寒,我好喜欢你!”

    “沙族长,不要……”那人看着沙红绫饿狼扑虎的模样,吓得脚下一个趔趄,慌忙跑开了。

    “轻寒,不要走,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呢……”沙红绫一边脱衣服一边朝那人追去。

    “不要——”那人差点吓尿了,逃一般的逃开了。

    他是有家室的人,而且家里的那位还是个母老虎,请给他留条活路好么?

    沙红绫见那人没入人海,顿住脚步,双眸迷茫的看过去,结果这一看,她就发现整个院子里的都是君轻寒。

    双眸一亮,直接就近选了一个人,色眯眯的扑了上去,“轻寒,不要拒绝我,我是真心爱你的……”

    “沙族长,你是不是……”疯了?

    那人被她突然抱住,吓得身子一僵,怔怔的看着她。

    “轻寒,来嘛,别害羞,我们该洞房了……”沙红绫一边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扯那人身上的衣服,急不可待的模样让人看得目瞪口呆。

    洞……洞房?

    他们不是来为沙红绫祝寿的么,怎么现在倒觉得更像是成亲?

    “沙族长,您饶了我吧,我还小……”那人死死护住胸前,挣扎着跑开了。

    草原人虽然民风开放,但是也没有开放到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洞房……

    “轻寒……”怀中的男人跑开了,沙红绫有些怅然若失,迷茫的抬眸看了过去。

    她这一眼看得院内的所有男人都下意识后退了,恨不得立即离开沙府。

    “沙族长,我们都是……都是有家室的人,求放过……”有人忍不住小声开口。

    “轻寒,我终于找到你了!”那人不说话还不要紧,一开口沙红绫直接扑了上去。

    “啊——”那人嗷了一嗓子,擦腿就跑。

    一时间,沙红绫成了活阎王,院子里祝寿的人看见她纷纷避让,唯恐她突然发疯。

    那些被她追着抱的男人,一刻钟也待不下去,直接跑出了沙府。

    至于那些还没有被“染指”的男人忍不住指着衣衫凌乱的沙红绫道:“咱们沙族长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她怎么突然发了疯。”

    “不会是想男人想疯了吧,毕竟都十八了还没有嫁出去。”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追着男人跑也太丢人了,这可不是圣女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当年乌岚公主可是十分洁身自好的……”

    那人忍不住讥讽出声,“沙族长怎么能和乌岚公主相比,乌岚公主是我们草原的骄傲!”

    “不好了,她朝这边来了,我们快跑……”几人说着,皆作鸟兽散,一溜烟跑开了。

    “轻寒,我来了……”沙红绫将外裳已经扯落,里面的大红肚兜若隐若现。

    她的贴身丫鬟见此,顾不得许多,捡起地上的外裳慌忙盖在了她的身上,“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快将主子带回去!”

    “不要,我不要回去,我要轻寒……”

    君初静看了眼几乎癫狂的沙红绫,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朝苏青染看去,这该不会是她四嫂的手笔吧?

    的确,这一招比放蜜蜂蜇人狠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