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18章:尝尝你这棵小草嫩不嫩

时间:2018-03-30作者:青酒沐歌

    ,!

    后来,她还未出世,安平王府就出了意外。

    而他,原本要送的礼物,也终究没有送出去。

    很久之后,苏青染知道了这件事情,非缠着君轻寒给她补了一份出生时的礼物。

    君轻寒摩挲着那块玉坠,心里突然有些五味杂陈,“既然是他送你的,收着吧。”

    苏青染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老实告诉我,你和乌夜苍当真是在凉州认识的……普通朋友?”

    她怎么觉得这两个人像是认识许久了一样?

    “不然呢?”

    苏青染瞪了他一眼,“刚刚乌夜苍抱我了,你吃不吃醋?”

    “就让他抱这一次。”

    “还说是一般朋友,骗鬼呢!”苏青染才不信。

    当初她和君轻离只不过稍稍走得近了一些,这男人一天到晚吃醋,还拉着一张臭脸!

    她敢肯定,君轻寒和乌夜苍肯定有基情!

    “来,我给你戴上这块玉坠。”

    “这是孝子戴的。”

    “你在我眼里,一直都是孝子。”君轻寒将人拉到怀中,给她戴上了玉坠。

    “我是孝子,那你岂不是老牛吃嫩草!”苏青染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来,让为夫尝尝你这棵小草嫩不嫩。”君轻寒说着就将人剥了个干净。

    很快,床上运动便在跳跃的烛光中拉开了帷幕。

    咯吱咯吱……

    在摇曳的床幔内是一席春色无边。

    ……

    翌日,清晨。

    乌夜苍一早就去找了苏青染,告诉她君初静心情不好,让她帮忙哄一哄。

    苏青染用了早膳,就直接去了君初静的房间。

    此时,君初静正坐在窗前发呆。

    苏青染走过去,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窗外只有一颗花开到凋谢的花树。

    “静儿看得这么出神,这里有什么美景么?”

    听见她的声音,君初静这才回过身来,“四嫂。”

    “怎么一个人闷闷不乐的?”

    “没有,我有些想母后了。”君初静撒了个谎。

    “皇后娘娘也很想你呢。如今皇上已经知道你是冤枉的了,你若是想回去,随时都可以回去。”苏青染安慰。

    “不,我不回去。”君初静忙摇头,她不想再回静华宫,那里有不好的回忆。

    “那就不回去,嫁给乌夜苍,留在北疆。”苏青染打趣。

    “嫂嫂,你再这样,我不跟你说了。”君初静佯装生怒。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苏青染知道她脸皮薄,不好意思再调侃她。

    “嫂嫂,你快坐吧,我给你倒茶。”

    苏青染拉住她,“别麻烦了,静儿,你心情不好,我带你出去走走?”

    君初静摇摇头,“我不想出去,嫂嫂不用担心,过两天就好了。”

    “那就好。”

    君初静倒了茶,犹豫问,“四嫂,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你问。”

    苏青染忍不住笑了,乌夜苍和君初静两个人似乎都喜欢问问题呢。

    “四嫂,你……你喜欢四哥么?”

    “当然了。”提到君轻寒,苏青染眉眼间都染了甜蜜。

    “什么是喜欢呢?”君初静不解。

    苏青染双手托腮,想了一会才道:“喜欢就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看见他的时候会很开心,很幸福。分开的时候会很难受,很想念。就像那句话说的那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还有,如果他对别的女人好,心里就会很酸,会吃醋……”

    “四哥对别的女人好,四嫂会难受?”

    苏青染点头,“当然会难受,这是占有欲。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对他有占有欲。不过,你四哥从不对别的女人好,他的心里眼里只有我一个。”

    “静儿很羡慕四嫂。”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乌夜苍对你就特别好,你难道没有感觉到么?”

    “我知道他对我很好,可是……”君初静咬唇,“四嫂,你对阿祺……”

    既然她这么喜欢四哥,那她对阿祺又是什么感情?

    “染儿。”就在这时,君轻寒和乌夜苍朝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了?”苏青染起身迎了过去。

    “我们该出门了,去寻找苏大将军的遗体。”

    “好。”苏青染说着看向君初静,“静儿,改日我再来找你说。”

    “四嫂快去吧。”

    “静儿,我带你出去散散心?”乌夜苍朝这边走来。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君初静说着便将房门关上了。

    发生了昨天的事情,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乌夜苍。

    刚刚听了四嫂的话,她可能真的已经喜欢上了他,只是他却又……

    乌夜苍伸手向敲门,又怕扰了她,在房门前等了许久,这才缓步离开。

    叫来大宫女吩咐,“静姑娘若是有什么事情,就去通知我。”

    “是,大汗。”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乌夜苍发现,君初静似乎在刻意躲着他,就连用膳,都不愿和她一起了。

    白天大部分时间,她都将自己闷在房间内,看上去郁郁寡欢。

    晚上,每次他去找她的时候,她又都入睡了。

    这对乌夜苍而言,简直就是煎熬。

    他知道君初静和一般的女子不同,她不会无理取闹,若非是真的难过,她不会这样。

    每次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他都不自觉地皱眉双眉,他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开心。

    转眼间,已是五月,幽州的天气也逐渐热了起来。

    这些天,君轻寒带着苏青染找遍了整个幽州城,却一点收获都没有。

    苏青染十分沮丧,这些日子心情一直低落。

    越是想早点找到爹爹的遗体将案子破了,就越是没有任何发现。

    靠在君轻寒怀中,苏青染有些难过,“寒,你说整个北疆都没有爹爹的遗体,会不会……被她们带去西陵了?”

    “别担心,我已经让赵铭去西陵了,一有消息,就会传过来的。”君轻寒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乌夜苍对北疆再熟悉不过,他带着他们搜寻了一遍,都没有发现。

    那么,苏大将军的遗体很大可能不在这里!

    “好。”

    “还有,帝都那边传来了消息,百里偷偷遛回了西陵,等他到了上京后,我们就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苏青染点点头,对于上官赫的能力她是清楚的。

    “别想太多,睡吧。”君轻寒将人放在榻上,轻哄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