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702章:试探,跟我一起

时间:2018-03-25作者:青酒沐歌

    ,!

    “沙沙……”

    很快,脚步声就来到了门外。

    随着寒芒一闪,是门栓挪动的声音,有人要进来了!

    “去里面。”君轻寒对苏青染小声道。

    “嗯。”苏青染点点头,去了床榻里面。

    没多久,她就感觉有人来到了榻前,那人手中的长剑在惨淡的月光下泛着凄冷的光。

    冷剑一点点挑开床幔,还没有来得及动手,颈间突然一凉,随即是突如其来的剧痛。

    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他甚至还没有看到人在哪里,就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

    “噌!”君轻寒手中的匕首一下飞出去,两一个人刚刚踏进房内,就被贯穿了喉咙。

    刹那间,房间内便弥漫了浓郁的血腥气息。

    苏青染皱了皱眉,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

    捻亮烛火,君轻寒拔下匕首,在那人身上擦干净,正准备走出房门,被身后的人叫住了,“寒,你去哪里?”

    “我去外面瞧瞧。”似是想到什么,他将苏青染从榻上抱了下来,“跟我一起。”

    “嗯。”苏青染握住了他的大手。

    隔壁房门开着,惊风并不在。

    打斗痕迹很明显,显然惊风刚刚与人交了手。

    “沙沙……”这时,耳边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但是却不是向他们这边来的。

    “一路追到这里,还挺执着!”一声轻嗤在静谧的夜色中突然传来。

    下一瞬就见几个黑衣人缓步逼近一身红衣的女子。

    “沙红绫,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为首的黑衣人狠戾出声。

    “想让我死,那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女子冷冽出声,流血的手握紧了长剑。

    此时,她额头的墨发被汗水打湿,湿漉漉的贴在脸上,看上去有些狼狈。

    “上!”随着黑衣人一声令下,几人提着长剑朝红衣女子而去。

    因为受了伤,红衣女子应付这几个人看上去十分吃力。

    很快,苏青染就发现附近还有一处打斗声。

    抬眸远眺,就见前方有一群黑衣人围住了惊风,此时正打得激烈。

    “惊风在那里。”苏青染扯了下君轻寒的衣袖,小声道。

    话音刚落,那红衣女子便抬眸朝他们看了过来,因为这一分神,她的手臂便划开了一抹血珠。

    黛眉皱起,手中的长剑陡然狠戾。

    “姑娘,你没事吧?”眨眼的功夫,惊风已经将身边的黑衣人全部解决,来到了红衣女子身边。

    剩下的黑衣人见此,顾不上红衣女子,慌忙逃窜。

    “惊风!”君轻寒清冷出声。

    “主子。”惊风提身上了二楼,立在君轻寒身后,慌忙解释,“主子,刚刚有刺客,这位姑娘替我挡了一剑,所以我就帮了她。”

    君轻寒淡淡应了声,“以后不得再多管闲事。”

    “是。”

    那红衣女子正准备道谢,听到这句话,脸色一凝。

    看见君轻寒转身,她忙拱手道:“多谢救命之恩,红绫不胜感激。”

    “姑娘不必道谢。”惊风道。

    “嘶……”红衣女子因为受伤,体力不支,吃力的扶住了墙壁。

    “出发。”君轻寒淡淡吩咐,然后揽住了苏青染。

    “小女子身受重伤,能不能请几位捎带一程?”红衣女子艰难出声。

    “惊风。”

    “主子明白。”惊风应了一声,跃身下来,走到红衣女子身边,递过去了钱袋子,“这些有些银子,姑娘受了伤,去请大夫吧。”

    话音落,女子微微一滞,显然对于这个回答有些意外。

    再次抬眸,楼上已经不见君轻寒和苏青染的身影,她接了钱袋子,身形一闪,就在客栈内消失了。

    马车上,苏青染趴在君轻寒怀中补觉。

    睡之前和这男人做了大半个时辰的睡前运动,半夜又遭了刺客,今晚可把她给折腾坏了!

    只是……

    “那刺客不是追杀那红衣女子的么,为何还摸到了我们的房间?”她抬头问。

    “找错人了。”回答的是惊风。

    他一边赶车一边道:“那刺客还摸去了我的房间,看到我时,他们说找错人了。但是他们说,既然发现了,就得灭口,这才有了后面的打斗。”

    君轻寒却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眼睛,似乎并不这样认为。

    “寒,你觉得呢?”

    “也许,是试探。”君轻寒幽幽开口。

    苏青染不解,“试探?”

    谁派人来试探?

    “在凉州和幽州,我们需小心行事,今日这样的事情不得再发生。”

    “是,以后没有主子的命令,惊风再不会擅自动手。”

    挑开车帘,扫了眼外面浓郁的夜色,君轻寒将人抱在怀中,扯上了被子,“睡吧。”

    今晚,真是辛苦她了。

    随着青蓬马车走远,那抹红衣再次出现在了客栈内。

    女子看着手中的钱袋,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寒王,相信不久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

    “轰隆隆……”

    北疆一向干旱,今年从年岁开始还从未降雨,这天夜里,却突然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大风刮过,烛灯明明灭灭。

    君初静睡得很不安稳,眉心皱着,似乎陷入了梦魇。

    “父皇,不要烧我,您相信静儿好么?”

    在她眼前,是一片熊熊火光,兴帝负手而立,脸上尽是绝情,看得她心口发痛。

    “父皇……”

    她一声声哀求却换来了他冰冷的吩咐,“来人,将九公主扔进火坑里。”

    “父皇不要……”她用力扯住了那抹明黄,然而却被狠狠踢开了。

    “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动手?”

    “砰!”被人狠狠扔入大火之中,她彻底绝望了。

    看着那一抹冰冷的明黄,她的心似乎被人狠狠剥开,鲜血淋漓。

    这是她最敬爱的父皇,为什么到死都不肯相信她?

    眼泪,无声跌落,双手抓紧了锦被。

    “轰隆隆——”

    一记惊雷响过,君初静从梦中惊醒,出了一头冷汗。

    “轰隆隆——”

    “不要,父皇不要……”君初静吓得惊呼起来,死命的扯进了被子。

    此时,她还没有完全从噩梦中醒过来。

    “静儿!”听到动静赶来的乌夜苍进了房间,就看见君初静蜷缩在墙角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