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97章:寒,不要离开我……

时间:2018-03-23作者:青酒沐歌

    ,!

    刚出了凉州城,苏青染就猝不及防的病了。

    这一病,还不轻,染了风寒,发了高烧,烧的人事不省,嘴里不断的说着胡话。

    君轻寒守在榻前,一遍遍拧了帕子为她降温。

    惊风不禁担忧,“主子,王妃的身体只怕受不住,我们……”

    “你和赵铭先去幽州一趟,我留下,等她身体恢复了,再过去。”

    赵铭却不同意,“王爷,还是我自己先去幽州吧,让惊风留在这里,也好有个照应。”

    惊风也跟着附和,“主子,让我留下吧,我还能给王妃去抓药。”

    君轻寒:“……”

    “王爷,卑职定不负所托。”赵铭拱手。

    君轻寒颔首,“多加小心,到了幽州便通知北疆王。”

    “是,卑职记下了。”

    赵铭离开不久,里间就传来苏青染的不安喃喃,“君轻寒,不要走,你不要走……”

    “主子,属下这就去抓药。”惊风匆忙离开。

    两步走到里间,君轻寒发现苏青染睡得很不安,额头上的帕子已经掉落在一旁了。

    抬手摸上去,依然很烫。

    皱了皱眉,重新打湿了帕子覆了上去。

    “寒,我不想离开你……”苏青染烧得糊涂,眉心拢着不安,泪水夺眶而出。

    不知道她到底梦见了什么,会这样伤心。

    君轻寒索性将人抱在了怀中,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轻哄,“我们不会分开,不会。”

    似乎嗅到了他的气息,苏青染这才安稳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梦中又开始喃喃,“爸爸,我想吃烤红薯。”

    “烤红薯?”

    “楼下杨爷爷小推车卖的,要粉的……”苏青染说着抱住了君轻寒的胳膊,似乎撒娇一般。

    君轻寒扫了眼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色,将苏青染放在榻上,撩步出门。

    “主子,属下已经为王妃抓过药了。”惊风看见他慌忙道。

    “我去买红薯。”

    “买红薯?”天都黑了,还会有人买红薯么?

    “你在这里守着她。”

    “主子,属下去买就好,您陪着王妃吧。”

    “你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样的。”

    惊风:“……”

    暮色四合,街上行人渐少,摊贩也都基本上收摊了。

    君轻寒从东头一直走到西头,都没有见到有卖烤红薯的。

    就在他失望时,巷子里似乎有一阵淡淡的香气传来。

    心神一动,抬脚走了过去,看着一位佝偻老人正推着板车缓缓走着,他慌忙叫住了,“卖红薯么?”

    “不卖了不卖了,天黑了,收摊了。”老人没有回头,直接摆了摆手。

    君轻寒两步走到前面,拦住他的去路,“老人家,我想要两只烤红薯,粉的。”

    “卖完了,你去别处买吧。”老人挪了挪车子,继续往前走。

    君轻寒看着车上的两个烤红薯,皱了皱眉,将人拦住,“这不是还有两个么?”

    “这是我给我那老婆子留的,不卖不卖。”老人笑呵呵的摆手。

    君轻寒一滞,下意识让开了。

    半晌想到了什么,再次追了上去,“再烤两个,一两银子。”

    “不烤了。”

    “十两银子。”

    “多少银子也不烤了,再不回去,我家老婆子该着急了。”老人看着他无奈道,“你一个大酗子为难我一个老人家做什么?”

    看着君轻寒沉默,老人忍不住问,“你若是想吃,明日再来买,我每天都在的。”

    “不是我想吃。”

    老人顿时笑了起来,一副了然的模样,“你是为你家娘子买的吧。”

    君轻寒点点头,“她病了,想吃烤红薯。”

    “罢了罢了,我就给你烤两个。不过现在没柴了,也没红薯了,你若是愿意,就随我回家,我给你烤。”

    “好。”君轻寒颔首。

    到了老人的家,他将板车放好,然后对着屋内喊了一声,“老婆子,我回来了!”

    然后他取出了那两只捂的热乎的烤红薯朝屋里走去,将一个老妇人牵了出来,“这两个给你留的,还热着呢,快吃吧。”

    烤红薯剥了皮,香气四溢。

    老妇人没有急着吃烤红薯,眯着眼睛朝君轻寒的方向看了过去,“老头子,那里好像站着个人,是不是咱家的二狗子回来了?”

    “不是,是来买烤红薯的酗子,你快吃吧,我去给人家烤红薯。”老人眼底顿时就多了一抹凄凉。

    “不,他就是二狗子!”老妇人有些激动,“老头子,真的是二狗子。”

    “咱家的二狗子已经死了,唉……”老人无奈叹了口气,索性将老妇人扶进了房间。

    半晌,他才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对君轻寒解释道:“酗子,不好意思,我那儿子早些年被征兵征走了,从此就再也没回来,十有八九已经去了。这两年来,我那老婆子身体不好,脑子也迷糊,看谁都像我家二狗子,你别在意。”

    “不会。”

    “我现在给你烤红薯,能不能劳烦你帮我劈些柴?”

    “好。”君轻寒答应。

    等到老人将红薯烤好的时候,才惊然发现君轻寒已经将他院子里的柴都劈完了。

    “酗子,你,你这是……”他忍不住惊讶出声。

    “老人家,红薯烤好了么?”

    “好了好了,粉的。”老人立即将烤红薯包好,送到了君轻寒手中,“酗子,你只要劈够烤红薯的柴就好了,怎么都劈了?这两个烤红薯就当是我这个老人家谢你的,拿去。”

    “多谢。”君轻寒道了谢便抬脚离开。

    等他出了门,老人这才发现劈好的柴上多了一个钱袋,他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银子,足足有五十两。

    “酗子,你的钱袋落下了。”老人追出去,却发现巷子里空荡荡的,再也没有了君轻寒的身影。

    他拿着钱袋子忍不住喃喃,“好人,真是个好人。”

    君轻寒这一出去就是整整一个时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他还没有回来。

    苏青染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顿时升起一抹不安,“寒,你在么?”

    没有得到回应,她更加不安,焦急的唤着,“寒,你在哪里,不要离开我……”

    “砰!”不小心从床上跌落,苏青染摔得有些迷糊。

    君轻寒回来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立即将人抱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