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96章:情不自禁说,你很美

时间:2018-03-23作者:青酒沐歌

    ,!

    君初静端着刚炖好的排骨汤出了蒙古包,朝乌夜苍那里走去。

    她的房间和乌夜苍紧挨着,也就几步路的距离。

    然而,她还没有进去蒙古包,乌夜月就朝她走了过来。

    “好香,静姑娘手里端的什么?”

    “我刚刚炖的汤。”君初静浅声道。

    “给苍哥哥的?”乌夜月挑起了眉头。

    “嗯。”君初静点头。

    乌夜月闻言,心里顿时就起了怒火,无事献殷勤,就知道勾引苍哥哥,不知羞耻!

    “阿祺。”君初静端着排骨汤准备走进蒙古包。

    就在这时,乌夜月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两步上前,将君初静手中的排骨汤打翻了。

    “嘶……”猝不及防被人洒了一身排骨汤,君初静惊呼了一声。

    因为洒在了裙摆上,所以并没有烫到她。

    然而,乌夜苍刚一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惊慌的将君初静的衣摆扯断,“静儿,烫到了么?”

    “没有。”君初静看着短了一截的裙摆,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刚才这男人也太惊慌了。

    “那就好。”乌夜苍放了心。

    他还没有来得及处置乌夜月,她就开始先告状,“苍哥哥,静姑娘炖的牛骨汤,所以我才给她打翻的,牛是我们草原上的圣物不是么?”

    “我炖的是猪骨,何叔帮我向金大婶要的骨头。”君初静淡淡道。

    话音落,何叔就走了过来,“没有,的确是我帮九……静姑娘借的骨头,是猪骨。”

    乌夜月闻言脸色顿时青白相间,鼓着腮帮子,一副丢面子的模样。

    “月儿,道歉!”

    “我不要!”乌夜月咬牙。

    “没关系。”君初静摇摇头,“我去换衣服,排骨汤还有,我一会盛过来。”

    “我去你那里喝吧。”乌夜苍说着随她一同撩步走过去。

    看着二人的背影,乌夜月气得跺脚。

    岂有此理,这个狐媚子又将苍哥哥勾走了!

    何叔淡淡扫了她一眼,“月公主,不要再任性了,你已经不小了。”

    他突然觉得看多了乌夜月刁蛮任性,他倒是越来越觉得君初静顺眼多了。

    同样是公主,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君初静换好衣服后,去给乌夜苍盛汤,有些不好意思,“我一次做,你尝尝味道,若是不好喝,就倒了,我下次继续努力……”

    “很好喝。”君初静的话还没有说完,乌夜苍就已经喝了一口。

    “真的么?”君初静有些半疑半信的尝了口,然后苦了小脸,“好咸,盐放多了,你快别喝了。”

    “我喜欢喝。”这次的汤倒是比上次的梅花糕好吃,有进步。

    “太咸了。”

    “一会我多喝些水。”乌夜苍说着将排骨汤一饮而尽,像是品尝人间美味。

    君初静拗不过他,只好端来了茶壶。

    “静儿,月儿一向任性惯了,刚刚你受委屈了。”乌夜苍代乌夜月道歉。

    “没事,我没有放在心上。”君初静浅浅笑道。

    乌夜苍看着她陡然一怔,可以看得出来,她说没有放在心上的确是没有放在心上。

    也许在她眼中,乌夜月的行为就像是三岁小儿吧,所以她不和她计较。

    但是仔细来算,她似乎比乌夜月的年纪还要小一些。

    这么看着她,突然就觉得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他不知道,她明明是一国公主,养尊处优着长大,为什么性子这么温顺,这么懂事体贴?

    君初静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我脸上,有东西么?”

    “没有,你很美。”乌夜苍情不自禁说道。

    君初静闻言,小脸蓦地一红,小手突然紧张的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乌夜苍一滞,慌忙转了话题,“那个,我的人得到消息,苏大将军被杀了。”

    “什么?”君初静大惊,“苏大将军不就是四嫂嫂的……”

    “消息已经传去了帝都,说是北疆人做的,皇上让寒王过来调查此事。”

    “四哥要来这里?”

    乌夜苍点头,“应该会来。”

    “你能不能先查一下,真的是北疆人杀了大苏将军么?四嫂嫂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伤心的。”君初静担忧道。

    “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乌夜苍心疼起来,苏敬远到底养了她十六年,如今得知他的死讯,她一定很伤心吧。

    入夜,君初静沐泽,坐在铜镜前梳着墨发,想着乌夜苍今日说的事情,眼底突然犯了愁。

    苏大将军为东临守边疆守了这么多年,一声戎马,到底是谁杀了他?

    希望四哥早日找到凶手,为苏大将军报仇。

    “静姑娘在么?”这时,蒙古包外响起了乌夜月的声音。

    “我在。”

    “我可以进来么?”

    “可以。”

    君初静转身,看见乌夜月,笑着道:“月公主,坐吧。”

    “我……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没有弄清楚到底是牛骨还是猪骨,就洒了你的汤,对不起。”她回去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几分,苍哥哥喜欢的就是她这份懂事吧。

    哼,她一定是故意装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事,我没有怪你。”

    见她温和的笑着,乌夜月突然不知道如何接话了,真的不在意么?

    “天色不早了,月公主快回去吧。”

    “嗯。”乌夜月突然就觉得有些尴尬,这种感觉比一拳砸在棉花上还要难受,早知道就不来了。

    冷不丁抬眸,陡然发现君初静额头上的伤疤,顿时一愣,随即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什么美人儿,原来是个丑八怪!

    看来,今晚她也没有白来一趟。

    君初静见她盯着自己的额头看,抬手摸了下,淡淡笑道:“前段时间,不小心磕破了额头,留了疤。”

    见她浑然不在意的模样,乌夜月心底的讥讽更甚,这个女人还真能装,若是真的不在意这块疤,那她干嘛天天用花钿掩盖?

    “静姑娘很美,即便额头上顶了块疤,也是那么美!”乌夜月扔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便离开了。

    重新坐在梳妆台前,君初静看着额头的疤,忍不住凝神。

    不只是额头上留了疤,她的心里也同样留了疤,而且还无法掩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