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95章:寒,答应我一件事

时间:2018-03-23作者:青酒沐歌

    ,!

    凉州。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四月的凉州,虽然草木抽芽,但是却还是处处透着荒凉,满目风沙。

    这里,可比荆州荒凉多了!

    苏青染到了这里,又重新穿回了披风。

    许是夜里的缘故,她依然感觉寒凉透骨,很冷。

    苏景轩一早就过来迎接他们了,一直等到晚上。

    看见马车缓缓而来,那双呆滞的眸子这才裂开了一丝光亮。

    “驭——主子,苏少将军和五王爷在前面。”

    下了马车,苏青染远远的看见了苏景轩,身披盔甲,在夜色中一动不动,仿佛站成了一座雕像。

    看见她时,他这才两步走了过来,“寒王,染儿!”

    不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苏景轩瘦了一圈,皮肤黑了,比在帝都时粗糙多了,人也显得憔悴低沉。

    “大哥。”苏青染唤了声,想到遇害的苏敬远,声音陡然哽咽。

    “染儿。”苏景轩摸了摸苏青染的发,尽量不让自己哽咽出声。

    “我们先回去吧,回去再说。”君轻风对几人道。

    君轻寒点头,带着苏青染上了马车,朝凉州都督府而去。

    凉州都督卫忠,世代守卫着凉州城,和苏家是几十年的交情。

    所以,这些年苏敬远守卫边疆,没有战事的时候,都会住在都督府。

    得知君轻寒和苏青染到来,卫忠热情招待,一早就为二人准备了房间。

    书房内。

    苏景轩将书信递了过去,“前些日子,我爹收到秘信,北疆要反,就带了几个人暗中去了北疆察看情况,谁知这一去救没了音讯。没多久我就收到了这封信,是我爹一个属下写的,当时他也快要气绝。”

    君轻寒接过信,看来上面的内容,却没发一言。

    “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么?”苏景轩问,“上面写了是北疆巫术杀了他们。”

    “北疆巫术真有么?”君轻寒敛眸。

    “据说当年宁妃娘娘是北疆圣女,她就会北疆巫术……”苏景轩说了一句,意识到什么,蓦地止住了话头。

    他怎么忘了,那宁妃娘娘,可是君轻寒的母妃!

    君轻寒神色没有变化,将书信放下,“看来这次要去北疆走一趟。”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尽快吧。”

    “染儿还要跟你一起去么?”

    苏景轩的话音一落,苏青染就点了头,“我想跟他一起去。”

    “可是你的身体……这里不比帝都。”苏景轩担忧道。

    “大哥别担心,有他在呢。”

    想到君轻寒,苏景轩顿时放下心来,“听说如今的北疆王不近人情,铁血手腕,你们此去多加小心。”

    君轻寒点头,“我与北疆王有些交情,不必担心。”

    夜色寒凉,苏青染躺在君轻寒怀中,久久难眠。

    她想不明白,到底谁会杀了她爹,真的是北疆人么?

    君轻寒大手轻轻抚着她的背,“染儿,别想太多,总会查出真相的。”

    “我相信你。只是……我想早日找到爹爹的尸身。”苏青染不想让苏敬远尸骨无存。

    “会的。”君轻寒安慰着她。

    许是连日奔波,苏青染感觉到浓浓的疲倦,虽然没有睡意,但是太累了,没多久,她就在男人怀中睡着了。

    看着她微蹙的眉头,君轻寒轻轻吻了吻,想要拂去她的忧伤。

    ……

    夜色浓郁,梦境朦胧。

    “滴滴滴……”

    “嗒嗒……”

    随着救护车急切的声音响起,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闻着熟悉的消毒水的气息,苏青染下意识皱起了眉头,这是医院的味道,她不喜欢。

    “咔哒……”急救室的房门被人打开,走出了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男人。

    苏父和苏母立即起身迎了上去,忐忑问,“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摇摇头,一脸沉重,“心跳已经停止,准备后事吧。”

    “轰!”这一句话犹如一道惊雷,砸在了苏父苏母的头上。

    “染染她……没救了?”苏父颤抖着问,无法接受现实。

    “请节哀。”

    苏父脸色陡然苍白,一下捂住了心口,整个人朝身后倒去。

    “她爸,她爸!”苏母慌了,慌忙去扶。

    “心肌梗塞,快救人!”

    苏青染眼睁睁的看着爸爸被抬进了急诊室,紧闭的房门,透着冰凉。

    她慌忙走了两步,跟了上去,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眼泪无声留下,心痛到极致,她抚着医院的墙一点点滑下了身子。

    画面一转,便到了一片墓地。

    石碑上,贴着她的照片,笑的灿烂。石碑前,是苏母推着苏父,泪眼婆娑。

    “染染,妈妈一直都觉得你还活着,一直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苏母说着哽咽起来,“染染,还记得妈妈以前跟你说过的么,坏人会下地狱,好人会上天堂。你那么善良,妈妈相信你现在一定生活在天堂。因为你的死,你爸伤心过度,老毛病犯了,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苏母说着泣不成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妈妈……”

    此时,苏青染好想扑到苏母怀中喊一声妈妈,安慰她别哭。

    “染染,如果……如果你在天有灵,就保佑你爸爸早点康复……”苏母说着再次哽咽。

    眸光落在坐在轮椅上的苏父身上,苏青染泪水瞬间夺眶而出,“爸爸……”

    她看见了,爸爸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的嘴型,分明在念着她的名字。

    “爸爸……”

    苏青染在梦中哭成了泪人,沾湿了君轻寒的衣。

    “染儿。”君轻寒摇了摇她。

    苏青染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还在君轻寒怀中。

    想到梦中的一切,她眼底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做噩梦了?”

    苏青染胡乱的点点头,抱紧君轻寒,“还好你在。”

    “我会一直在。”君轻寒为她擦眼泪。

    “寒,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苏青染抬起红肿的眼睛问。

    “你说。”

    “我想要玲珑玉。”也不知道她在现代是否真的死了,她还能回得去么?

    君轻寒心底一沉,突然涌出一抹从所未有的不安,静静的看着她,沉默良久。

    “寒?”

    “好。”君轻寒点头。

    刚刚她口中的“爸爸”是什么意思?父亲么?

    只怕这一声,叫的不是苏敬远,更不会是安平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