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93章:无声的抱住了君轻寒

时间:2018-03-22作者:青酒沐歌

    “爹!”苏青染惊呼一声,直接从榻上坐了起来。

    “染儿,你醒了。”君轻寒在榻前守着她。

    “寒寒,我刚刚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我梦见爹爹死了。”苏青染眼眶还红着。

    君轻寒顿时沉默,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看着他的神色,苏青染似乎想到了什么,“我记起来了,大哥来了信,爹爹他……”

    心底蓦地一酸,眼泪便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虽然苏敬远是原主的父亲,不是她的,但是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苏敬远对她的宠爱确实真真切切的。

    在她心里,也早已将苏敬远当做了亲人。

    如今得到他的死讯,心里难受极了。

    君轻寒将人抱在怀中,“想哭就哭吧。”

    “寒……”靠在男人怀中,苏青染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悲伤。

    等到苏青染哭够了,君轻寒才为擦拭眼泪,吻了吻哭得红肿的眼睛,“我陪你去北疆,寻找苏大将军的尸身。”

    苏青染震惊看向他,“你不要调查文贤太子的案子了么?”

    “那件案子已是陈年旧案,不着急,我们先将苏大将军的案子查清楚再说。”

    苏青染点点头,无声的抱住了君轻寒。

    有他在,总能在她无助的时候给她依靠。

    苏敬远遇害一事传到朝堂上,举国震惊。

    “北疆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杀了苏大将军,岂不是不将皇上放在眼中。”

    “看来北疆蠢蠢欲动了!我们绝不能再坐视不管!”

    “北疆自从当年被安平王收复之后,就一直很安分,怎么会好端端的杀了苏大将军?微臣之见,这之间必有什么阴谋!”

    “微臣附议。”

    “微臣也附议。”

    兴帝高坐在龙椅之上,听着殿内大臣关于苏敬远被杀一事的言论,眯着眼睛,并不说话。

    下面的朝臣见此,讨论的更加激烈。

    朝堂之内,一共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北疆王暗杀了苏敬远,北疆要反,必须出兵。而另一派则认为北疆王没有杀害苏敬远的动机,这之间必有误会。

    一时半会这两派争执不下,兴帝看着他们越争越凶,抬手制止,看向君轻寒,“老四,此事你以为呢?”

    “回父皇,儿臣对此事没有见解。”

    “没有见解?”兴帝挑眉,“苏敬远不只是你多年的搭档,还是你的岳父,你对此事没有看法?”

    “儿臣相信父皇。”君轻寒打了个太极。

    就在这时,大殿内突然有人开口,“皇上,寒王以前在北疆征战,对那一带十分熟悉,如今他又是断案如神的大理寺卿,不如让寒王前去调查此事,等到查明苏大将军的死因,我们再做决定不迟。”

    “微臣附议。”

    “微臣也附议。”

    此言一出,顷刻得到了朝臣上大部分人的赞同。

    兴帝看向君轻寒,“你可愿意?”

    “全凭父皇吩咐。”

    “即日起,你立即起程去北疆,查明苏敬远被杀一事。”兴帝沉声开口。

    “父皇,此事先不要声张,儿臣想暗中调查。”

    “寒王说的有道理,小心行事,免得打草惊蛇。”

    兴帝点头,“此事你全权做主。”

    “是,父

    皇。”

    君轻寒下了朝便回府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北疆。

    上官赫前来为二人送行,眉宇间噙着凝重,“你们此去凶险,一定要多加小心。”

    依他之见,苏敬远的死就是一个陷阱,一个专门为君轻寒设下的陷阱!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保重。”

    君轻寒对他拱手,“估计因为此事,你要在东临多留些时日了,保重。”

    上官赫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苏敬远死了,死在北疆,但是谁知道这件事和西陵有没有关系?

    不论有没有关系,兴帝一定会找理由将他拖在这里的。

    “你别担心我,我想走还是能走的。”兴帝拦不住他。

    临走之前,苏青染回了趟将军府,去安慰夏姨娘。

    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将军府内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走过去,没有感觉到生机,却只有满目的苍凉。

    主人身死,满府皆哀。

    “走吧,我们该出发了。”君轻寒揽住她。

    苏青染不舍的扫了眼将军府,缓步上了马车。

    爹爹,染儿一定会找到您的尸骨,查出您的死因,揪出害您的凶手!

    ……

    北疆。

    乌夜苍身为北疆王,负责北疆的大小事务,近来有牧民过来反映放牧草源问题,他便出去寻找合适的牧草地去了。

    君初静闲着无聊,在蒙古包外面一圈圈的踱着步子,时不时扫一眼乌夜苍归来的方向,等着他。

    许是北疆人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缘故,十分粗犷豪放,对于喜欢他们不懂得掩饰。

    自从她那天跳了舞后,短短几天的时间,已经有好几个小伙子对她表达喜欢了。

    有人甚至一上来就想抱她,这么直接的举动,差点吓到她。

    经过这几件事情,她对这里突然没有了安全感,只有他在时,她才是安心的。

    许久不见乌夜苍回来,君初静静静看了半晌空旷的草原,抬脚回房。

    她不敢在外面停留的时间太长,免得再遇上冲动的小伙子。

    然而,她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刚刚转身,一个生得黑黝黝的小伙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静姑娘。”

    “你是?”

    “我叫达布,我喜欢静姑娘,静姑娘能不能嫁给我?”他说着从身后捧出了一把开得正好的野花。

    “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君初静低了头匆匆走开。

    达布一把拉住她,“静姑娘,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对不起,请你放开。”

    “静姑娘拒绝我,难道你喜欢大汗,你是大汗的女人?”

    君初静想到乌夜苍,脸颊微微一热,忙解释道:“我不是,我,我和大汗只是朋友。”

    “既如此,那你为什么不嫁给我?”那人不解,然后就突然开始脱去上衣,“静姑娘,你看我多么强壮,以后肯定不会让你吃苦的。”

    “啊!”君初静忙吓得捂住了眼睛。

    “静姑娘,你快看,我身体很强壮的。”这在北疆,是一件引以为豪的事情。

    “公子,非礼勿视,请你快穿好衣服。”君初静羞红了一张脸,紧闭着眼睛。

    “达布,你在做什么!”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厉斥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