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73章:给她一个旷世大婚

时间:2018-03-17作者:青酒沐歌

    ,!

    君轻寒将苏青染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重新将人抱在怀中。

    他心里很清楚,她也期盼着穿上红嫁衣,期盼着嫁给他。

    只是,她知道他还有事要做,现在不敢提出来。

    他委屈了她。

    终有一日,他会给她一个旷世大婚。

    轻轻的抱着她,这一句承诺他还说不出口。

    “寒,我喜欢现在这样。”苏青染浅浅开口。

    尽量安慰他,不让他为难。

    其实,这样与他朝夕相处已经很幸福了,至于别的,她不奢求。

    “我也喜欢。”许久,君轻寒这才松开了她。

    抬手从一旁取过了《验尸心得》和毛笔,拉着她一同坐下。

    “我想想,我们说到哪里了……”苏青染思忖起来。

    “梅子饼验尸。”君轻寒提醒她。

    “对!”苏青染眼睛一亮,开始滔滔不绝的叙述起来,末了补了句,“寒,梅子饼真的挺好吃的。”

    君轻寒:“……”

    他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吃那东西。

    足足写了一下午,终于将苏青染所会的验尸方法都记录在册了。

    她拿着写好的《验尸心得》下,满足的勾起了嘴角,“这可是我人生的第一步著作,等到发售后,我是不是能够得到版权费?”

    “嗯?”对于她的这些词汇,君轻寒轻轻蹙眉,“要银子?”

    她的大致意思,他倒是能听得懂。

    “对!”苏青染笑眯眯道,“寒,你说这本书卖出去后,我怎么着都能拿几千两吧?”

    “寒王府缺你的银子?”

    “寒王府的银子还不都是你的,这本书若是能卖钱,那才是我亲手挣的!”

    “你挣银子做什么?”

    “还你!”苏青染兴奋道,“我记得以前在永安侯府做小厮的时候还欠了你两千两!”

    君轻寒一把将人扣在怀中,轻轻吻上她的眼睛,“你这双眼睛,我要留一辈子。”

    苏青染顿时心弦一颤,“寒……”

    “这寒王府的一切现在也是你的,傻女人。”君轻寒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寒,我听说百里要来了?”半晌,苏青染抱着男人,抬头问。

    “嗯,他叫上官赫。”

    苏青染了然,“现在他是西陵的惺孙了。”

    “听说,他这次是来和亲的?”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君轻寒笑了笑。

    “百里来了能住在寒王府么,我还挺想他的。”

    “不能。”

    ……

    华清宫。

    兴帝身体逐渐好转,便邀请君轻尘和雪央入宫,设下家宴招待二人,以示感谢。

    经过几日的休息和大补,雪央恢复了气血,腹中的胎儿也健健康康的,这让君轻尘很欣慰。

    二人到了华清宫,由贵明带着上前请安,“儿臣见过父皇。”

    “雪央见过父皇。”

    “你们二人不必多礼,过来坐吧。”今日兴帝看上去极有精神,对人也亲切了不少,没有以前那样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多谢父皇。”君轻尘轻轻拉住雪央,带着她入座。

    “尘儿,今日父皇让你们入宫,不为别的,就是一家人用个膳,朕向雪央表达救命之恩。”

    “儿臣别这样说,这都是我们小辈儿应该做的。”

    兴帝点头,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们都很懂事,父皇很欣慰。只是父皇生病时,脑袋晕沉,受了小人之言,委屈了静儿。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你若是有她的消息,一定要告诉她,父皇很想她,让她早日回来,父皇以后会好好补偿她的。”

    这句深情流露的话听在君轻尘耳中只觉得讥讽,当初他们都告诉他静儿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可惜他始终不肯相信。

    一心认为静儿是灾星,会克死他,甚至还听信陈昌平的话要将静儿烧死。

    现在说这样愧疚的话,又有什么用?

    静儿的心都被他伤透了!

    他能想象的到,当初静儿去北疆,是怎样的绝望!

    再次抬眸,眼底的讥讽已经全都消失不见,“回父皇,儿臣并不知道静儿的消息,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我也在找她,但是始终找不着,估计静儿是彻底绝望了,才刻意抹去了她所有的痕迹。”

    兴帝闻言,眼底划过一抹哀伤,许久才幽幽叹了一句,“是朕对不起她……”

    “父皇别难受了,儿臣用尽心去寻找静儿的。”

    兴帝点点头,“这件事辛苦你了。”

    很快,贵明就缓步而来,他的身后跟着几位捧着佳肴的宫女。

    上菜之后,贵明便带着一众宫女太监远远的退开了。

    “用膳吧,这里没有外人,你们不必拘束。”兴帝吩咐道。

    “是,父皇。”君轻尘说着为兴帝倒了酒。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他们父子第一次这么坐下来用膳。

    聊了几句,兴帝看看向了雪央的肚子,“几个月了?”

    “回父皇,已经四个多月了。”

    “没想到,第一个让朕抱孙子的竟然是你。”兴帝说着饮了杯酒。

    “父皇身体不好,少喝些酒。”君轻尘为兴帝布菜。

    “好。”兴帝动筷子吃了几口菜。

    酒足饭饱,君轻尘准备带着雪央告退。

    然而他刚一起身脑袋便一阵眩晕,然后直接倒了下去,昏迷不醒了。

    雪央扫了眼君轻尘一眼,不禁大惊,“阿尘!阿尘你怎么了?”

    兴帝淡淡扫了她一眼,眼底划过冷鸷,“别叫了,他中了迷药,至少要睡上两个时辰。”

    “迷药?”雪央心惊,下意识抬眸看去,那菜里有毒!

    “不错,不过朕倒是好奇,你为何会没事?”

    雪央忍不住冷笑,“给自己的儿子下毒,没想到堂堂一国之君会做这样卑鄙的事情j上若是想对付我,大可不必如此麻烦!”缓缓起身,嘲讽道,“对了,忘了告诉皇上了,普通的迷药对我并没什么作用,真是让皇上失望了。”

    “朕这么做都是为了他好!就算这迷药对你没作用也没关系,朕并没有打算利用这迷药对付你。”兴帝阴鸷的眯了眯眼睛,对外面冷声吩咐,“来人!”

    “皇上,您有何吩咐?”贵明匆忙捧着拂尘而来。

    “将她带下去,该怎么做不用朕教你了吧!”兴帝冷冷吩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