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69章 她这是……见红了!

时间:2018-03-16作者:青酒沐歌

    华清宫。

    君轻尘带着雪央而来,今日要为兴帝解蛊。

    如今雪央已经怀孕四个月了,刚刚开始显怀。

    自打进了三月,她食量见长,人也丰腴了许多,更加的让君轻尘爱不释手。

    昨天贵明来到八王府说了解蛊一事,雪央就直接干脆的答应了。

    君轻尘再三询问有没有风险,雪央都笑着告诉他没问题,他这才放了心。

    此时,兴帝躺在榻上,看上去十分虚弱憔悴,淡淡扫了眼二人,“你们来了。”

    “儿臣见过父皇,给父皇请安。”

    “雪央见过皇上。”

    “不必多礼,都起来吧。”兴帝将眸光落在雪央身上,“你可能为朕解了蛊毒?”

    “是。”雪央颔首。

    “既如此,八王爷、雪央姑娘,那我们准备准备就开始吧。”贵明捧着拂尘开口。

    “好。”君轻尘看了眼雪央开口。

    “不知姑娘还需要什么,奴才这就去准备。”

    “帮我准备一把匕首,两只碗。”雪央淡淡吩咐,抬脚坐在了兴帝榻前。

    随即扫了眼跟在身后的君轻尘道:“阿尘,你去偏殿等我。”

    君轻尘闻言顿时有些不安,“为何?我想在这里陪你,也能帮你。”

    “蛊术是我南疆绝不外传的秘术,所以只能委屈你回避。”

    “你自己没事?”君轻尘仍然不放心。

    “没事。”

    君轻尘犹豫了下,最终点头,“那好吧,你有什么事,就赶紧叫我。”

    “好。”雪央点头,扫了眼贵明和众太监,“那么,请贵公公和各位也退下吧。”

    贵明有些担心,“这……”

    他们都下去了,这寝宫内只剩下皇上和她两个人,万一……

    兴帝明白贵明心中所想,淡淡拂手,“都退下,朕相信她。”

    他说着深深看了雪央一眼,她故意让尘儿离开,只怕一会会有什么凶险。

    “是。”贵明看了眼雪央,没有再说什么,缓步退出了寝宫。

    等到众人离开后,雪央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看向榻上虚弱的兴帝,“皇上不害怕所有人都退下了,我会对你不利?”

    “你不会。”

    雪央轻轻笑了,“为皇上解去蛊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想让皇上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还没资格和朕谈条件。”兴帝眯了眯眼睛。

    “我以前是没有资格,但是现在有了,不是么?”雪央笑。

    “你要想想对朕不利的代价!”兴帝说着看向她的小腹。

    “我不想对皇上不利,只是想跟皇上谈个条件。当然,皇上可以不答应,我也有权决定是否为皇上解蛊。最后的结果,我也能猜到,无非是死路一条。不过么,若是我死了,皇上只怕也活不过三日!皇上,你说这又是何必呢?”

    “你说。”

    “我为皇上解蛊,希望皇上以后不要再为难八王爷。”

    “朕答应你。”

    雪央满意勾唇,“那么,我们开始吧。”

    她说完,直接露出手腕,利索下刀,瞬间的功夫,殷红的鲜血便从伤口处涌出。

    雪央立即拿碗接了,直到接了满满一碗,她才用手帕缠住了伤口。

    “皇上,你喝下去。”

    其实,哪里有什么秘术,南疆蛊女解蛊的法子大多都是放血救人。

    因为他们从小养蛊,伺蛊,甚至食蛊,她们的血是毒药,也是救命的良药!

    兴帝若有所思的扫了眼那一碗鲜血,却没有及时接过去。

    “皇上放心,你喝了不会有事。”她的血珍贵着呢!

    如今,她在孕期,不比平常,仅是一碗血,她就感觉有些头晕了。

    兴帝没有说话,直接接过来一饮而尽。

    没有多久,他的腹部就开始骤痛起来,仿佛有东西在里面拱来拱去。

    甚至他能够看到那东西就藏在皮肤下面,明显的凸出了一块。

    然后,这东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常窜,一路向上,最后停在了他的颈间。

    “快,快逮住它!”兴帝连连惊呼。

    若是让这东西入了脑就糟了!

    “皇上,别急。”雪央说着手中的匕首利索的划破了兴帝的脖子,然后手持一根金针插了进去。

    “啊!”一阵骤痛传来,兴帝顿时大声痛呼。

    “出来了!”雪央没有理会兴帝的惨叫,拿着金针在他颈间搅了一阵,然后才将蛊虫戳了出来。

    看着挂在金针上还在不断蠕动着的白色蛊虫,兴帝一阵恶心,原来在他体内折磨他的,就是这东西!

    很快,那只被养的白白胖胖的蛊虫便在金针上不动弹了。

    雪央将它放在一边,再次拿了匕首,一把扯出兴帝的手腕,就割了上去。

    “嘶……”兴帝微微皱眉,看着雪央多了几分不悦。

    南疆蛮人就是野蛮,说也未说一句就直接对他动刀。

    若不是因为她这是为他解蛊,仅是这一点,就能要了她的命!

    兴帝手腕处流出来的全是乌黑乌黑的毒血!

    雪央那碗接着,直到那伤口处开始涌出鲜血的红,她这才满意了,取了伤药为兴帝止血。

    等到处理完一切,她的身子隐隐有些发虚,出了一头冷汗。

    “好了。”

    听到雪央的声音,等在偏殿里的君轻尘再也坐不住,风风火火奔去了寝宫。

    然后他就看见脸色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的雪央,在兴帝榻前摇摇欲坠。

    “央儿!”心中一紧,他立即闪身过去,将人捞在怀中。

    “阿尘,结束了,我们回家吧。”

    “央儿,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雪央勉强强撑着,看向兴帝,“希望皇上说话算数。”

    她说完这句话,立即晕了过去。

    “央儿!”君轻尘心中发沉,惊呼出声,慌忙将人抱了起来,“快,叫太医!”

    来不及回府,君轻尘匆匆抱着雪央去了皇后的凤仪宫。

    刚将人放在榻上,他就发现雪央的裙摆上……有血!

    皇后来到榻前,顿时皱起了眉头,“她这是……见红了!”

    赵太医一路小跑,喘着粗气,还没有进来,就直接被君轻尘一把提了过来,“你快瞧瞧她!”

    “是,是,八王爷。”赵太医不敢耽误,还没有平复气息,就立即坐在榻前,为雪央诊脉。

    “如何,央儿如何?”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