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52章:他的玲玲看不见了?

时间:2018-03-13作者:青酒沐歌

    ,!

    白府,清晨。

    白玲从榻上坐起来,扫了眼外面漆黑的天色,微微皱眉,叫来了茯苓,“现在什么时辰了,怎么天还没亮?”

    她的作息十分规律,每天天刚蒙蒙亮时,必会醒来。

    今日是她醒早了?

    “卯时了,天刚亮,小姐要不多睡会?”

    “不必了,你去打水吧,该起床了。”

    茯苓走后,白玲轻轻搭上自己的脉搏,眼底划过一丝无奈,毒素已经蔓延到她的眼睛了,所以她才会看不见。

    呆呆的在榻上坐着,直到听到茯苓回来,她这才披衣起身,吩咐茯苓,“这几日有些累,以后你来帮我洗漱吧。”

    “是,小姐。”茯苓不疑有他。

    用过早膳后,白玲没有像往常那般晾晒药草、捣药,而是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晒太阳。

    看着她慵懒的模样,茯苓嘴角绽开笑意,她家小姐终于知道放松了!

    抬脚走山前通禀,“小姐,蓄爷来了,您要见他么?”

    “不见。”白玲想也没想直接摇头。

    她不能让他知道她已经看不见了。

    茯苓愣了下,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小姐不见蓄爷么?”

    这些日子,小姐每次听到蓄爷过来都很开心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见。”

    “是。”茯苓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抬脚走开。

    她刚刚走了两步,身后便传来了白玲的声音,“罢了,让他过来吧。”

    爹爹说得对,这种事情瞒不住,她就算瞒住了这一次,那下次呢,她总是拒绝,只会伤了他的心。

    “是。”茯苓闻言慌忙去请人。

    “玲玲。”

    白玲循声看去,起身朝他而去,结果却差点被脚下绊倒。

    慕容澈心中一紧,一个闪身,来到她面前,将她扶住,“没事吧?”

    白玲摇摇头,她倒是忘了自己看不见,不该乱动的。

    “你现在这么也变得毛毛躁躁的了?不过,我喜欢这样迷糊的你。”慕容澈偷偷在她脸上亲了下。

    白玲一僵,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

    慕容澈扶着她坐下,笑眯眯开口,“玲玲,猜猜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我不知道。”白玲摇头。

    这时,茯苓又为慕容澈在一旁准备了一张藤椅。

    “看看,这是什么?”慕容澈坐下来,献宝一般的将手中的东西拿到了她的面前。

    “这是……”此时,白玲的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玫瑰花,送你的。”慕容澈递到了她的手中,“喜欢么?”

    白玲放在鼻翼下嗅了一口,嘴角噙出浅笑,“喜欢。”

    看着她嘴角的笑意,慕容澈有些忸怩道:“四嫂说,玫瑰代表了爱情,要送给喜欢的女子。”

    白玲脸颊微红,“我……我很喜欢,大红色的玫瑰。”

    在她的印象中,玫瑰似乎只有大红色吧。

    慕容澈顿时一愣,大红色玫瑰?

    他刚刚送给她的玫瑰并不是大红色,而是粉色!

    抬眸看向她似乎没有焦距的眼睛,心中隐隐发沉,“玲玲,今天我穿的衣服,你觉得好看么?”

    “好看,我喜欢你穿大红色的衣服。”白玲浅笑。

    慕容澈闻言彻底愣在原地,今天他并没有穿大红色,而是像以往那般,穿了紫色的!

    他的玲玲看不见了么?

    颤着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却见她没有任何反应。

    这一瞬,慕容澈顿时像被人抽去了所有的力气,脚步陡然变得沉重。

    怎么会这样,玲玲为什么看不见了?

    缓缓起身,然后将人一把抱住,“玲玲……”

    “你怎么了?”白玲被他抱得一愣。

    “没事,我就想抱抱你,可以么?”

    “嗯。”白玲没有拒绝。

    “小姐,准姑爷……”茯苓看到二人相拥的这一幕,忙转身捂住了眼睛,“奴婢来的不是时候,奴婢这就离开。”

    “发生了何事?”白玲叫住她。

    “永安侯府来了消息,说是请您去看诊。”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白玲说着起身。

    “玲玲,你要去看诊?”慕容澈拉住她的手,不想让她去。

    白玲点头,“估计是寒王妃出了事,我去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

    “好。”

    坐马车时,慕容澈率先跃了上去,然后一把拉住白玲的手,“上来。”

    “好。”白玲没有拒绝,如此一来,倒是免得她暴露自己眼瞎一事了。

    看着坐在身边的女子,慕容澈眸光缓缓变得柔软。

    既然她不想告诉他,怕她担心,那他也不点破。

    到了永安侯府之后,慕容澈又先下了马车,将白玲扶下了马车,一路上他都紧紧牵着她的手,悄悄为她带路。

    跟着他一路走过去,白玲莫名安心。

    有他跟在她身边,就像是她的眼睛,让她可以不用犹豫的迈步。

    来到上房后,他们见到了在榻上昏迷不醒的苏青染,以及在榻前一脸担忧的君轻寒。

    白玲坐在榻前把脉,眉头一点点皱起来。

    “白小姐,染儿这是怎么了?”

    白玲收了手,淡淡道:“寒王,寒王妃这是纵欲过度导致的昏迷,白玲劝你以后还是不要太放纵,免得寒王妃的身体承受不住。”

    君轻寒:“……”

    慕容澈看着君轻寒挑眉,“四哥,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为了这事,竟然把四嫂都折腾晕了,也是厉害。

    “需要用药么?”

    “不用,寒王妃多多休息便可。”

    “还需要注意什么?”

    “不得太过频繁,两三天一次为宜。还有,寒王妃底子差,年轻小,可以行房,但是现在最好不要有孕,免得遭罪。”

    “本王记下了。”

    慕容澈幽幽扫了眼苏青染,忍不住嘘唏,“可怜的四嫂。”

    君轻寒:“……”

    慕容澈先将白玲送上了马车,又折了回去,一脸凝重对君轻寒开口,“四哥,还要等多久,玲玲她……她现在已经看不见了,我不知道再过两日她是不是也听不见了,说不出话了,我没有时间再等了。”

    “你去好好准备成亲一事,再有十日,我们就恢复身份。”

    “真的?”慕容澈不可置信。

    “真的,时间已经到了。”君轻寒看着窗外缓缓开口。

    他现在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给染儿一个名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