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49章 他也许并没有以后

时间:2018-03-12作者:青酒沐歌

    暗处,君轻寒还在捂着苏青染的眼睛,阻止她看那血腥的一幕。

    苏青染抬手将男人的手拉了下来,“只捂住眼睛没什么用,你应该再堵住我的耳朵。”

    她觉得,恐怖的不是剥人皮,而是云贵妃凄厉的惨叫。

    再次抬眸看去的时候,秋白和秋月已经将云媚剩余的尸骨带走处理了,地上只剩下了一瘫鲜血和一张完好的人皮。

    君轻离久久的站在原地,一眨不眨的看着漆黑的天幕。

    等到君轻寒和苏青染走出去的时候,他这才注意到,缓缓转过身来,嘴角绽开一抹无奈,“本不想让你们看到这一幕的。”

    “大仇得报,恭喜二哥。”

    “是啊,终于报了仇。”君轻离轻轻勾起了嘴角,“可是,我却没有多少喜悦。”

    他仰头看向天幕,“以前,我总以为只有用这样的法子杀了她,我才会解脱,释放这二十多年来的仇恨,才能对得起母妃。可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我发现却不是。看着她痛苦的挣扎、死去,又有什么用呢,母妃再也回不来了……”

    他的声音里,仿佛噙了一抹化不去的悲戚。

    苏青染听在心里酸酸的,却又不知如何安慰他。

    “当年她用这个残忍的法子害死了母妃,现在我又用同样的法子杀了她,我这样和她当年又有什么区别?”君轻离自嘲的笑了笑。

    “其实,你一点都不残忍,为母报仇,天经地义不是么?”苏青染想了想,劝慰道。

    君轻离笑了笑,“走吧。”

    ……

    华清宫。

    “槿儿,槿儿……”兴帝在睡梦中,不安的患者上官槿的名字,皱着眉头,看上去十分痛苦。

    “皇上,皇上?”贵明在榻前唤着。

    兴帝仿佛再次陷入了梦魇,不论贵明怎么呼唤,怎么都醒不过来。

    几个太医,轮流上前把脉,结果却一个比一个脸色沉重。

    最后把脉的那人无奈叹了口气,“皇上陷入了心中执念之中,只要他不醒,我们没办法叫醒他的。”

    “这可怎么办?”贵明着急。

    “我们几人也没有办法,看来只有去请白老太医了。”那人说着叹了口气。

    白升早就辞官在家了,已经多年没有再为人看过诊了。

    如今皇上病了去请他,他应该会进宫的。

    贵明沉了沉眸,看着眉头紧锁的兴帝,立即去吩咐小太监前去白府请人。

    然而白升还没有进宫,兴帝却先从噩梦中惊醒了,出了一身冷汗。

    回想着梦中发生的一切,他的心脏忍不住骤缩了下。

    他刚刚竟然梦到上官槿被云媚活剥人皮的场景!

    长长喘了口气,这才平复了心头的恐惧。

    他记得昏迷前是在冷宫,当时交给了君轻离去处理云媚,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贵明!”

    听到兴帝的声音,贵明兴奋的跑了过来,“皇上,您终于醒了!”

    “怎么了?”兴帝皱眉。

    “刚刚太医院的太医过来给您把了脉,都叫不醒您,让奴才去找白老太医。”

    兴帝略略点头,“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到贵明退下,兴帝起身去取那把团扇,然而他却只摸到了一抹明黄绢布,那把团扇不见了!

    他记得明明放在这里的,这块布还在,扇子怎么不见了?

    兴帝瞳孔锁了锁,几乎是发疯了一般,又重新找了一遍,依然没有!

    “来人,快来人,朕那把团扇不见了!”

    半个时辰后,禁军找遍了整个寝宫,依然没有发现那把团扇的下落。

    最后,兴帝终于接受了现实,扇子不见了。

    他的嘴角绽开了一抹凄凉笑意,喃喃道:“槿儿,你当真是恨我么,恨我当年毁去了你所有的东西,所以现在连那把扇子也不愿留给我?”

    心里的酸楚似乎化作了一抹锥心的痛在心房蔓延开来,随即一抹腥甜便涌上了喉头,“噗……”

    兴帝不受控制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染红了身上的明黄。

    “皇上,白老太医来了。”贵明进来通禀,看到兴帝吐血的模样,陡然惊慌起来,“皇上,您怎么了?”

    兴帝摆摆手,擦去了嘴角的血渍,“朕没事。”

    “微臣见过皇上。”白升提着药箱进殿。

    “爱卿不必多礼,平身吧。”

    白升上前为兴帝看诊,把完脉之后,脸色是从所未有的沉重,“皇上,您中蛊了!”

    “什么?”兴帝惊讶。

    “您这些日子来,身子一直不好,不是因为生病,也不是因为中毒,而是因为体内有蛊!”

    兴帝闻言顿时起临走前云媚嘴角那一抹诡笑。

    ……

    五王府。

    君轻离负手立在窗前,手中握着一把团扇,正是兴帝丢失的那把。

    他久久的看着上面那一抹血色梅花,心在颤抖,依然是撕心裂肺的痛。

    虽然他现在已经将云媚剥皮剔骨,但是这份痛也丝毫没有减退。

    握着团扇的手逐渐开始发抖,他甚至不敢去摩挲扇面。

    这是他的母妃……

    “秋白,准备香烛纸钱,我要祭奠母妃。”

    “是。”

    一刻钟后,君轻离带着秋白秋月出现在了院子里,漆黑的天幕下,只有两根香烛散发着微弱的光。

    将纸钱一一点了,他不知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故去的上官槿喃喃,“母妃,莫离今晚为您报了仇,您可以安息了。”

    此时,他很想得到母妃的回应,似乎只有这样,他的心里才会有所满足。

    末了,他取出那把团扇,放在香烛上点燃了。

    火苗跳跃,很快便将那把团扇吞噬了。

    看着那抹灰烬,君轻离沉默良久,然后仔细收拾起来,装入了小瓷瓶。

    君轻风远远的瞧着这一幕,眸光微敛。

    这些年二哥一直活在仇恨的痛苦之中,如今大仇得报,希望他能够摆脱痛苦,可以活得轻松一些。

    君轻离转身瞧见了他,“五弟。”

    “二哥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可能还有件事要做?”

    “什么事?”君轻风蹙了蹙眉,然后眸光一亮,“难道是终身大事?”

    君轻离没有回答,眼底噙了一丝凝重。

    君轻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改了话题,“二哥以后是回荆州,还是周游天下、看尽世间美景?”

    君轻离摇摇头,他也许并没有以后。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