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41章 槿儿,是朕对不起你

时间:2018-03-10作者:青酒沐歌

    “槿儿,不要杀朕,不要……”兴帝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的冷汗。

    “皇上,您没事吧?”

    “没事。”兴帝摆摆手,看上去十分疲惫。

    这几日来,他每每入睡,都会噩梦缠身,梦到上官槿来找他索命。

    几乎每晚都睡不好觉,被折磨的身心俱疲。

    如今他眼下一片乌青,眼底更是血红一片,看上去十分憔悴。

    贵明扫了眼外面的天色,“皇上,今日还要早朝么?”

    兴帝摆摆手,“不去了。”

    如今他是连下榻都有些吃力,如何去早朝,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奴才服侍您起身。”贵明说着上前为兴帝更衣。

    用过早膳后,兴帝没有精神的躺在软榻上,看了会奏折便脑仁疼得厉害。

    刚刚闭上眼睛想要歇一会,贵明就迈着步子走了过来,“皇上,二王爷求见。”

    “老二?”兴帝皱了皱眉,“让他进来吧。”

    不过片刻,君轻离便撩步走进了寝殿,“儿臣给父皇请安。”

    兴帝艰难坐了起来,“老二今日进宫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儿臣听说父皇这几天心绪不宁,睡不着觉,特意配了些药送来给父皇安眠。”

    “你会配药?”兴帝有些惊讶。

    苏青染淡淡笑了,“回父皇,儿臣这些年一直病着,久病成医罢了。”

    兴帝闻言有些沉默,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君轻离。

    他没有想到他竟会医术!

    他在脑海中想了想突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儿子,他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优点,他的一切,他完全不知道。

    这些年他对他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

    一抬眸就见君轻离正轻轻的勾着嘴角,那一抹浅笑,犹如和煦的春风,温暖人心。

    他突然发现,他嘴角的笑意像极了当年的上官槿。

    这是兴帝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这个儿子。

    “父皇,这是儿臣给您配的药。”君轻离说着将瓷瓶递了过去,“父皇若是不相信儿臣的医术,可以叫来太医瞧一眼。”

    “父皇信你。”兴帝抬手接了过来。

    他这些年如此对他,没想到在关键时候,只有他惦记着他。

    二人相视无言,气氛瞬间静了下来。

    最终还是兴帝打破了沉寂,“离儿,父皇记得你的生辰快到了?”

    “回父皇,儿臣的生辰已经过去了。”

    兴帝闻言不禁有些尴尬,他倒是忘了,当年上官槿是早产!

    接下来,他嘱咐了君轻离几句,便让他退下了。

    他们父子如今坐在一起,更多的是彼此沉默。

    当晚,兴帝用了君轻离的药,果真没有再做噩梦,一觉好眠,神清气爽,顿时觉得病也好了许多。

    毫无疑问,他心里对这个儿子多了几分好感。

    早朝之后,他便将君轻离留了下来,递给了他一封折子。

    君轻离看后,顿时大惊,“父皇,您这是?”

    “你母妃的陵墓并不在皇陵,你近日有时间便将她的棺椁葬入皇陵吧,以后每年,朕准许你祭拜。”

    君轻离眼底泛出湿意,忙跪了下来,“儿臣多谢父皇。”

    “起来吧,你我父子,不必鞠礼。”

    “母妃在天上若是知道了,定然会开心的。”君轻离激动喃喃。

    “她会开心么?”

    “会的,母妃上前最在意的就是父皇,如今父皇对她好,她一定会很开心。”

    兴帝有些惊讶,“她最在意朕?”

    在他的印象中,上年上官槿恨极了他,到死都不愿多看他一眼。

    怎么会……在意他?

    君轻离点头,“母妃很爱父皇。”

    “爱朕?她不恨朕么?”

    君轻离摇摇头,“母妃其实从未恨过父皇,在儿臣很小的时候,她经常告诉儿臣父皇是个很好的人,之所以将我们打入冷宫不过是被坏人蒙蔽了眼睛,她还让我不要怨恨父皇……”

    听着君轻离说着旧事,兴帝不禁红了眼眶,嘴里止不住喃喃,“槿儿,槿儿,是朕负了她……”

    他这一生有很多女人,皇后、云媚、还有当年的宁瑾心,但是真正让他动心去爱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官槿。

    当年,他从文贤太子手中夺回了宁瑾心,封了宁妃,百般宠着,世人皆以为宁妃是他的心尖宠。

    其实,并不是。

    他宠爱宁妃,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他从文贤太子那里抢过来的,是一种成就感,与情爱无关!

    这些年来,唯一能够牵动他的心的,只是她一个罢了。

    不动声色的瞧着兴帝,君轻离眼底划过讥讽,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递了过去,“父皇,这是母妃临终前给您留下的书信,儿臣曾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机会亲手将它交到父皇手中。幸好,儿臣又回到了帝都,见到了父皇……”

    兴帝扫了眼君轻离手中发黄的书信,颤着手接了过来。

    原来当年槿儿还给他留了一封书信,只是这么多年了,这个孩子才将书信交给了他,看来他对他这个父皇心里到底是有恨的。

    的确是他对不起他们母子,他恨他也是正常的。

    “时辰不早了,儿臣便不打扰父皇了。”将信送了出去,君轻离的目的便达到了,他便一刻也不想待在华清宫。

    每次看到父皇脸上对母妃的愧疚,他都会觉得这是对母妃的亵渎。

    这个人,根本就不配拥有母妃的爱,更不配怀念母妃的好!

    君轻离走后,兴帝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泛黄的书信。

    看到信上的内容,他忍不住老泪纵横,啜泣出声。

    “槿儿,都是朕的错,是朕对不起你……”兴帝死死的攥着那纸书信,“原来一直都是我误会了,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是我害了你……”

    兴帝哭得浑身颤抖,几乎痛不欲生。

    这时,在他的眼前闪过一抹妖媚的影子,云媚!

    都是这个女人,这一切都是她在从中作梗!

    这个时候,兴帝甚至有些怀疑,当年他宠幸她的那一晚,是不是也是她动的手脚?

    如果没有那一次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那么,槿儿现在还会陪在他的身边。

    “贵明,摆驾云翔宫!”兴帝骤然起身,对着外面冷冽吩咐。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