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30章:你这是在暗示本王?

时间:2018-03-08作者:青酒沐歌

    ,!

    短短几日的时间,仕女扇彻底风靡整个帝都。

    除此之外,还有一款名叫沾花醉的胭脂悄无声息的在帝都内流行起来,深受大家的喜欢。

    因为这款胭脂有不同的价位,还分不群的年纪群体,所以不论是达官贵族,还是贫民百姓。上至六十岁老妪,下至十三岁少女,都十分迷恋。

    据说女人用了这款胭脂,皮肤更加水嫩了,眉眼更加精致了,人也比以前好看了,似乎从内而外散发出了无敌魅力。

    听说那些十几岁的小姑娘用了之后,追求者变多了。至于那些家里的主母,用了之后,年轻了不少,甚至夫妻生活都和谐了。

    “这真是一盒有魔力的胭脂。”苏青染拿在手中打量。

    这盒胭脂真是厉害了,比现代的各种护肤品、化妆品都要神奇!

    她将胭脂打开,轻轻放下鼻子下嗅了嗅,是一抹淡淡的花香味,很好闻。

    “这胭脂怎么就让人年轻漂亮了,我要不要亲自试一试?”

    “你这是在暗示本王还是在诱惑本王?”君轻寒探身过来。

    苏青染:“……”

    就在她无语时,手中的胭脂直接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走,“这种胭脂你也敢用,不怕中毒么?”

    “这是诱君欢?”苏青染拖着腮帮,眨巴着眼睛问,“还是说,这是诱君欢的升级版?”

    “升级版?”君轻寒狐疑。

    “咳咳……就是另一种。”苏青染胡乱解释。

    “这盒胭脂先放在我这里,你不许偷偷用。若是想用胭脂,我让赵仲去给你买。”

    苏青染:“……”

    她现在才十六岁,完全用不着这东西好么?

    “原本我还纳闷,你办君轻夜的时候怎么忽略了诱君欢和人皮扇,现在我明白了。”

    “这两个罪名落在他身上,也是不疼不痒,没有必要。”

    “所以你要留着给那个人?”

    “嗯。”君轻寒颔首。

    “人皮扇如何了?”她问。

    “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二哥去做。”

    “二王爷?”苏青染惊讶,“他现在要参与大理寺办案?”

    “这是属于他的案子。”君轻寒说得意味深长。

    ……

    一品绣坊。

    “掌柜的,前些日子我在这里定的喜服可做好了?”

    “哎呀,原来是楚老板,里面请里面请,你定做的喜服早就好了,您过来看看。”掌柜的说着吩咐店小二去取。

    “不错,不错,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慕容澈摸着大红的喜服,忍不住憧憬自己和白玲穿上的模样。

    “楚老板,我们一品绣坊是帝都的百年老店了,不少官家少爷小姐们成亲也喜欢在我们店里定做喜服。”掌柜的热情道。

    慕容澈闻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喜服之所以做得好,完全是因为他肯砸银子好么?

    从衣料到绣娘都是他亲自选的,做的时候他还来盯了几次,费了不少功夫!

    “收起来吧。”慕容澈大手一挥,然后将银子丢了过去,“这是剩下的银子,掌柜的收好。”

    “楚老板爽快。”掌柜的看见银子顿时笑的牙不见眼。

    提着包好的喜服,慕容澈满意的离开了一品绣坊。

    他想,玲玲若是穿上这身大红的喜服,一定很美!

    他走后没有多久,一抹素色的身影翩然而来,抬脚走进了一品绣坊。

    “这位姑娘,您是买衣服,还是定做?”店小二热情的迎过来。

    “我想问一下,刚走的那位公子是不是在这里定了喜服?”

    “姑娘说楚老板?”掌柜的闻言走过来,“他定的喜服是我们一品绣坊内最好的,那两身喜服华美非常,十分尊贵。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这么幸运,能够嫁给楚老板。”

    “他什么时候在这里定的?”

    “半个月前,我们一品绣坊的绣娘加紧赶制出来的。”掌柜的说着看向白玲,“不是姑娘,你问这么多,到底买不买衣服?”

    “不买。”白玲说完,转身离开。

    他一定知道了什么!

    其实,从他前些日子带她去买首饰买衣服她就该猜到他的目的的。

    掌柜的被白玲气得吹胡子,愤愤的甩了衣袖,“不买问这么多做什么,浪费老子时间!”

    回到府中,白玲直接去了白升的院子。

    此时白升正在配药,看见白玲,放下手中的动作,取了帕子擦了擦手,“玲儿,你找爹有事?”

    虽然白玲只剩下了一年时间,可是他从未放弃过,一直在试药,就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爹,我想问你件事情。”

    “你说。”

    “爹,阿澈是不是知道我中蛊毒的事情了?”

    白升微微一滞,“玲儿,这……”

    “果然。”白玲咬唇,“爹,你不该告诉他的!”

    白升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你瞒不住的。而且,这件事,是他自己发现的。”

    “他自己发现?”白玲顿时想起了什么,微微皱眉。

    一定是除夕那一晚,她不小心喝多了,才会被发现的!

    那么,他告诉她要留在帝都,是不是因为她?

    “玲儿,慕容那孩子是个死心眼的,你别做的太过,伤了他的心。”白升嘱咐道。

    “爹,你放心,我不会的。对了爹,他是不是还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白升狐疑。

    想起刚刚他取喜服的模样,白玲欲言又止,最终抿住了嘴角,“没什么。”

    阿澈这么着急,是想在她死之前娶她吧。

    她是否还要拒绝呢?

    “爹,我先回去了。”

    “去吧,你多多休息,别再配药了。”

    回到院子里,白玲给自己把了把脉,体内的毒素半点没变,但是她的身体似乎没有那么糟糕了。

    难道前段时间总是吐血,真的是因为太累了么?

    “玲玲,你在么?”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慕容澈的声音。

    白玲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阿澈,你来了。”

    “我买了些你爱吃的零嘴儿。”慕容澈说着拉住了她的手,“今天天气好,我想和你出去踏青,想去么?”

    “好。”白玲没有拒绝。

    至于喜服的事情,她也没问,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慕容澈顿时开心的像个孩子,“马车就在外面,我们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