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24章 你和苏丫头多多努力

时间:2018-03-06作者:青酒沐歌

    太后微微叹息,“既然真相大白了,你回去代我跟苏丫头陪个不是,哀家冤枉她了。”

    “皇祖母放心,这件事她没有记在心上,今日为您按摩的手法就是她教给孙儿的。”

    “难为她是个不记仇的。”

    “皇祖母,孙儿还有案子要办,您好好歇息吧。”

    太后点头,“你去忙吧。”

    看着君轻寒离开,太后又嘱咐了句,“你和苏丫头多多努力,哀家想早日抱上重孙子。”

    “孙儿会的。”

    君轻寒刚到大理寺不久,便收到了君轻尘的消息,临近黄昏时,这才赶去了八王府。

    傍晚,暮色四合。

    君轻寒来到府上的时候,君轻尘正在一个人喝闷酒。

    他看见君轻寒,忙放下手中的酒壶迎了上去,“四哥。”

    “发生了何事?”

    “雪央是南疆温家人。”

    “我知道。”

    君轻尘惊讶,“你一早就知道了?”

    君轻寒颔首,“这件事父皇知道了?”

    君轻尘点点头,眼底划过灰败,“今日父皇将我召进宫,赐了我鸩酒,要我杀了雪央……”

    “然后,你就把他气病了?”

    君轻尘缓缓点头,“这件事若是换了四哥,会同意将四嫂赐死么?”

    “不会。”

    “这就是了,我不答应,父皇震怒,然后就被气晕了。”君轻尘长长叹气。

    “你打算如何解决?”

    君轻尘摇头,“父皇铁了心要杀雪央,我能有什么办法,大不了……大不了,这个王爷我不要了,我带着雪央离开还不成么?”

    他说话时,已经有些醉意了。

    “你说这话时,可有想过母后?”君轻寒皱眉。

    “四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君轻尘一脸痛苦,“我绝不可能看着雪央去死的。”

    君轻寒沉默,静静的看着他。

    “四哥,我心里难受,这种感觉很无礼,我连自己的妻儿都不能保护,我好没用……”君轻尘摇头,然后笑了起来,“我今日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想想办法的,可是你自己现在还用着慕容的身份,你又怎么帮我?四哥,陪我喝一杯,喝他个一醉方休!”

    “好。”君轻寒没有拒绝,坐了下来。

    “喝,我们喝!”君轻尘说着又吩咐管家抱来了两坛酒,端上来几碟菜。

    刚吃了几口,他就烦闷的将筷子摔了,“好难吃,本王要吃醉月楼的招牌菜,快去给本王买回来!”

    君轻寒:“……”

    管家不敢耽误,亲自出府去了趟醉月楼。

    他家主子喝醉的时候,真的很可怕!

    吃到醉月楼的饭菜后,君轻尘满意极了,酒也不知不觉喝多了,身子摇摇晃晃。

    “四哥,我们接着喝,喝……”君轻尘举着酒壶,结果没有拿稳,一下摔在了地上,他整个人也倒在了桌上。

    “央儿,央儿……”君轻尘醉了,趴在桌上不断叫着雪央的名字。

    君轻寒见他醉成了死猪,不省人事,叫来了管家,“八王爷醉了,你将他扶下去,灌点醒酒汤。明日等他醒了,若是他不再逃避,让他去永安侯府找我。”

    “是,慕容小侯爷。”

    雪央看见几个下人将喝得烂醉的君轻尘扶进来,忙起身迎过来,“八爷怎么喝成了这样?”

    “刚才慕容小侯爷来了,八王爷多喝了几杯。”管家解释。

    “我知道了,你们将他放下,去准备醒酒汤过来。”

    “是。”

    君轻尘半睁着迷离醉眼,看着雪央一把将人抱住,“央儿。”

    “我在。”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君轻尘抱得很紧,像是没有安全感一般。

    雪央慌忙避开,“阿尘,小心孩子。”

    君轻尘仿佛被触动了神经一般,稍稍松开了雪央,只是嘴里还在呢喃着她的名字。

    很快,管家就将醒酒汤送了过来,雪央给君轻尘灌下去之后,便吩咐下人打来了热水,为他擦身子。

    “央儿……”君轻尘睡得很不安。

    “我在呢。”雪央一遍遍的回应着他。

    “父皇,儿臣求你,不要杀她……”

    雪央听到这里,拧着帕子的动作微微一顿。

    “父皇,儿臣什么都可以放弃,我宁愿……宁愿做一个庶人,也不要您杀央儿……”

    “父皇,这鸩酒儿臣不要,您要杀她,先杀了儿臣吧……”

    “啪嗒……”雪央心神一跳,手中拿着的帕子蓦地掉落在了铜盆里,溅起了水花。

    突然,她的心像是被人一把扣住了一般,有些透不过气来。

    兴帝果然容不下她。

    “父皇,儿臣不能没有央儿……”君轻尘痛苦的拧着眉头。

    雪央转眸看去,心底划过心疼,“阿尘……”

    在榻前枯坐许久,她重新拧了帕子,为君轻尘擦拭身体。

    似乎是感觉舒服了,亦或者是醒酒汤发挥了作用,君轻尘没有再呓语,睡得很安稳。

    雪央躺在他的身侧,看着他的睡颜久久难眠。

    她怎么可能让他因为她放弃王位,放弃他所有的一切?

    这未免太过自私了。

    既然兴帝容不得她,她离开便是,也免得让他痛苦为难。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涌出来一抹酸涩,忍不住在男人怀中蹭了蹭,她舍得不得。

    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如今君轻尘已经成为了她最亲的人,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产生了依赖。

    就像是有些东西已经在心里扎根,陡然拔出,会鲜血淋漓,很痛。

    天蒙蒙亮时,雪央不舍得从君轻尘怀中起身。

    看着君轻尘熟睡的模样,她的心涩涩的疼。

    轻轻俯身,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带了些银子便出了府。

    因为一晚未睡,她此时分外疲惫,再加上怀着身子,整个人带着浓浓的倦意。

    买好马车行礼,看着繁华的朱雀大街,她竟不知道要去哪里。

    在帝都,君轻尘是她的依靠,是她的归宿,离了他,她如今还能去哪?

    如今南疆温家也剩下了她一个,天地之地,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雪央苦涩的笑了笑,看着怀中雪樱的排位,忍不住开口,“姐姐,你说央儿现在要去哪?”

    在朱雀大街徘徊许久,雪央素手掀开车帘,最后看了眼八王府的方向,眼底热泪滚烫。

    阿尘,再见。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