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11章:你怎么不动了?

时间:2018-03-04作者:青酒沐歌

    ,!

    “染儿……”君轻寒将女子脸颊上的泪痕吻去,半点也不敢动。

    “你怎么不动了?”苏青染缓过来,眨巴着眼睛看着身上的男人。

    君轻寒:“……”

    “我轻轻的……”

    “疼,好疼,我不要了,你还是出去吧。”苏青染委屈的推着男人。

    君轻寒:“……”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缓缓律.动,君轻寒感觉每一次与她交融,都像是坠入了云端,美妙极了。

    她的温暖包裹着他,吸允着他,让他的心随着她的嘤咛而轻颤。

    原来,鱼.水.之.欢竟是如此美好!

    “君轻寒,我疼,你慢点……”苏青染不满哼着。

    眸光落在床单上那抹猩红的处子血上,君轻寒眸光一紧,心里涌出怜惜,动作也越来越轻柔。

    她还这样小,又是第一次,是他太心急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青染逐渐适应了她的硕大,不再喊疼,攀着君轻寒小声嘤咛。

    声声娇媚入骨,一下下敲入君轻寒心扉,欲.火更盛。

    “染儿,喜欢么?”君轻寒快了起来。

    “喜欢……”苏青染脸颊红红的,不只是害羞还是兴奋。

    只是此时她依然双眼迷离,显然醉酒还没有醒。

    苏青染轻轻的允着君轻寒的耳珠,直到他两只耳朵都通红一片,这才满意了。

    末了,她还调皮的在他耳畔轻轻呵气,如猫抓一般,“君轻寒,我爱你。”

    君轻寒闻言整个身子顿时一颤,愣住了。

    虽然他明白她的心意,但是她却还从未对他说过这样的情话。

    “染儿,再说一次。”

    “不说不说就不说,你怎么不说。”苏青染俏皮的吐着舌头。

    “乖,再说一次。”君轻寒哄着。

    “你先说。”

    “我……我爱你。”这几个字在嘴边滚过了好几次,君轻寒才说出了口。

    感情的事情,他不善于表达,尤其是这样的话,他更是说不出口。

    “嗯,我知道!”苏青染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君轻寒:“……”

    这丫头是套路他么?

    “君轻寒……”

    “嗯?”

    “我要在上面!”苏青染不满的喊了一声。

    房门外。

    惊风:“……”

    赵仲:“……”

    二人对视一眼,陡然臊红了脸。

    刚刚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听见!

    “那个惊风,我年纪大了,困倦的厉害,我得先去歇息了,一会寒王有什么吩咐,你自个儿看着办就行,不用找我。”赵仲说完一溜烟跑了。

    惊风看着他的背影顿时抽了下嘴角,不是困了么,跑的时候这么精神!

    幽幽扫了眼卧房,惊风默默转了身,然后朝耳朵内塞了两团棉花,闭目养神。

    房间内。

    君轻寒到底还是拗不过醉了酒的苏青染,将人扶到了上面。

    此时苏青染已经丝毫感觉不到疼了,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直到双腿酸软的动弹不得,她这才戳了戳身下的男人,“我累了,该你了。”

    君轻寒:“……”

    “滴答滴答……”

    铜漏声声,时间逐渐过去,然而二人的合体大作战还没有结束。

    君轻寒不知疲倦,将苏青染翻来覆去,折腾不休。

    因为醉酒的缘故,今晚的苏青染也格外的兴奋,有意无意的撩拨着君轻寒。

    “寒,我不行了,要累死了……”苏青染懒洋洋的咕哝一声。

    “很快……”君轻寒加快了速度,片刻之后终于丢盔弃甲,全部交代了。

    苏青染被烫的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染儿……”君轻寒忍不住吻了吻她汗津津的小脸。

    翌日,清晨。

    苏青染挣扎着睁开眼睛,头疼欲裂。

    头疼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全身都在疼,仿佛整个人被马车碾过一般。

    悄咪咪的掀开被子,她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裸.着不是关键,关键是她身上布满了吻痕,这是羞羞之后留下的痕迹。

    青青紫紫一片,一看就是很用力的那种……

    这是谁蹂躏的她?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是喝断片了么?

    咬了咬牙,吃力的坐起身子,然后掀开锦被,准备下榻去找衣服。

    谁知,她才迈开一步,两条软就酸软的跟面条似的,站都站不住,直接一头栽了下去。

    “染儿!”就在这时,一道绛紫的身影闪身而来,一把将她接到了怀中。

    苏青染两条腿直发颤,抖个不停,她只好将自己的身子全部挂在了男人身上。

    君轻寒将她打横抱起来,放在榻上,“别动,你想要什么,有我。”

    “君轻寒,这是怎么回事?”苏青染咬牙,扫了眼身上的青紫,慌忙拉好被子掩住。

    “你不记得了?”

    苏青染摇头,“你,你昨晚怎么……我了?”

    “一点也不记得了?”

    苏青染再次摇头,“我只记得我们去了画舫,后来……后来就不知道了。”

    “你不记得要让我跪着唱《征服》,还要跪搓衣板、跪键盘、跪方便面的事情了?”

    苏青染:“……”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搓衣板我倒是知道,键盘和方便面是何物?”

    “这……”苏青染干笑一声,然后绷紧了小脸,“姓君的,你别给我扯开话题,我是问你,我身上的吻痕怎么回事?还有,还有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我感觉身子像是被人大卸八块似的!”

    “昨晚……你缠着我做了很多次。”君轻寒幽幽开口。

    “我缠着你?”苏青染睁大了眼睛,害羞道,“你撒谎,我才不会……”

    “是真的,整个松竹院的人都能作证,你昨晚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捂都捂不住。”

    就因为这事,以至于他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惊风一脸关切的看他,甚至还问他,“主子没事吧,王妃没把你怎么样吧?”

    苏青染:“……”难怪她现在嗓子有些哑。

    啊啊啊,她昨晚都做了什么丢人的事儿啊!

    她知道自己酒品不好,但是没想到会差成这样。

    “那个,我……我想穿衣服。”

    君轻寒闻言给她取来了亵衣亵裤,“你估计得两天下不来榻,好好躺着。”

    苏青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