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602章:招惹本王,由不得她

时间:2018-03-04作者:青酒沐歌

    ,!

    正月初十,是君轻夜被流放的日子。

    这一日,来为他送行的不是云贵妃,也不是以前巴结他的那群人,而是君轻风。

    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人。

    因为君轻尘是半路认回来的王爷,所以朝臣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谁知君轻风一回来就直接入了宗祠后,还颇得兴帝宠爱。再加上兴帝有意让他跟着苏大将军去边疆历练,君轻风在朝中的人气一时间水涨船高,朝中之人见了他无不尊重。

    此时,他到了大理寺,牢头小心翼翼的在一旁伺候着。

    得知他要见君轻夜,忙殷勤的将他带去了关押君轻夜的牢房。

    “五王爷,前面就是关押三王爷的地方,还有一个时辰,三王爷就要被流放岭南了,您尽量快点……”牢头小心提醒着。

    “本王知道,定然不会耽误的,你先下去吧。”君轻风说完便撩开了步子,朝牢房出去。

    君轻夜在大牢里关了半月,墨发凌乱,身上的囚服更是脏兮兮一片。

    此时,他双目通红,血丝密布,下巴处更是青渣横生。

    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如今君轻夜这幅落魄模样根本难以和往日光鲜照人的三王爷联系起来。

    “三哥。”君轻风打量了他一眼,唤出了声。

    君轻夜早就知道他来了,直到听见他开口这才抬眸看去。

    这道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你终于来了。”君轻夜说着嘴角泛出冷笑。

    这个人怎么看都像是那个人!

    “我记得三哥一向爱干净,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光鲜明艳、高不可攀的。今日一见,倒是有些失望。”

    君轻夜闻言轻嗤,“你果然是来看笑话的。”

    “不,我是来为三哥送行的,毕竟三哥今日离京,没有一个人送行,太过凄凉。”君轻风淡淡打量着他。

    君轻夜冷冷瞧着他没有说话,眼底依然噙着不可一世,桀骜不驯。

    “三哥,这里有些盘缠,你拿着路上用。”君轻风说着将一个小包袱透着牢门塞了进去。

    君轻夜瞧也未瞧,“我即便贬为庶人,也没有穷到要靠你施舍的地步,你少来恶心本王。拿上你的东西,滚!”

    “呵呵……”君轻风看着君轻夜恼羞成怒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相对于三哥当时为我送行,我倒时觉得我今日此举有情有义多了,不是么?”

    君轻夜陡然眯了眯眼睛,“果然是你!”

    君轻风对着君轻夜拱手,“以前多谢三哥栽培。”

    “该死!”君轻夜愤恨,一拳砸在了牢门上,震得铁链哗啦作响。

    “你一开始就是君轻离的人,是不是!”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君轻风声音清淡。

    “你替他在本王身边蛰伏了这么多年,为的什么?”

    “你无需知道。”

    “你们敢耍本王,会付出代价!”君轻夜狠狠眯了眼睛,再次在牢门上砸了一拳。

    牢头听见这里的动静,慌忙跑了进来,看了眼双眼猩红的君轻夜,忙一脸担忧的看向君轻风,“五王爷,您没事吧?”

    君轻风摇摇头,“我没事。”

    “他是君轻南!”就在这时,君轻夜突然对着牢头不甘的吼了一声。

    牢头被吓得后退两步,随即对他冷斥道:“瞎喊什么,这是五王爷!”

    “不,他是君轻南,不是君轻风!”君轻夜咬牙。

    君轻风无奈摇摇头,将他塞到牢门里的小包袱捡了起来,“三哥许是魔怔了,一直把我当成六弟。也不怪他,我和六弟毕竟是双生子,生得一模一样。”他着重咬了最后几个字。

    “您是皇上认回来的五王爷,还能有假?三王爷怕是在里面待久了,神志不清了。”

    “可不是,我给他送些银子做盘缠,三哥非说我要害他。”君轻风忍不住摇头,随即将手中的包袱递给牢头,“你从这里面拿出些银子去给三王爷准备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再买辆马车,剩下的就算是跑腿费了。”

    捧着沉甸甸的的银子,牢头顿时笑得牙不见眼,“五王爷放心,小的一定让您满意!”

    “三哥,岭南路远,五弟提前祝你一路顺风。”君轻风颔首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君轻夜狠狠握着双拳,眼底绞着恨意。

    出了大理寺牢房,君轻风上了马车,君轻离正在里面等他,“二哥。”

    “如何?”

    “二哥猜得不错,他根本不领情。”君轻风轻嗤一声,“也是,君轻夜一向眼高于顶,怎么会接受我的施舍?就算我真心实意,他也不会信。”

    “我们回吧,接下来我们的目的是云贵妃,而不是他。”

    “我明白二哥,贤妃娘娘的仇很快了。”

    君轻离眼底划过深邃,是啊,母妃的仇很快了……

    ……

    君轻夜出了大牢,一辆天青色的马车便在等他了。

    “主子。”沉陌看见他一身狼狈的模样,陡然愣了下。

    “走吧。”君轻夜说着看了眼东明宫的方向,“迟早有一日,本王还会回来的。”

    “主子,先上车吧,贵妃娘娘不能来送您,让菡萏姑娘给属下送了些银子过来。”

    君轻夜上车打量了一眼云贵妃送来的东西,微微眯了眯眼睛,“母妃还真以为我去岭南是去流放的,呵……”

    “主子?”

    “你难道忘了,当初君轻南流放的时候,不小心掉入长江溺亡了。”

    沉陌一愣,“主子的意思是……”

    “本王辛苦造出来的假币全被慕容澈给毁掉了,如今还得另想法子。”君轻夜说着吩咐沉陌,“给母妃递个消息,我想要银子!”

    “是。”

    “本王在牢里的这些日子,帝都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君轻夜又问。

    “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沉陌将除夕晚宴的事情一一禀报,然后想到了什么,又提了句,“属下听说这两日苏家大小姐正缠着苏大将军退婚……”

    君轻夜闻言顿时冷嗤出声,“那个女人真是比本王想象的还要恶心,她以为本王是任由她挑选的大白菜么?她想要就要,想扔就扔?既然招惹了本王,就由不得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