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85章:真是和他四哥绝配!

时间:2018-02-24作者:青酒沐歌

    ,!

    话音一落,殿内的人齐齐朝他看去。

    君轻尘更是有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与三王爷无关,他是冤枉的。”许谦一字一句开口,在他脸上看不出半分的强迫与不愿。

    “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君轻尘皱眉。

    即便他昨天没来,但是昨天升堂审案的内容他却是知道的。

    而且,这白纸黑字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许谦昨天说的不是这个答案!

    “昨天……昨天下官害怕,所以便将一切都推到了三王爷头上,下官罪该万死!”

    “是么?”君轻寒幽幽开口,漫不经心的看过来。

    然而,那一眼却令许谦莫名心惊。

    那双幽深的眸子似乎一眼能够看透人心,他的那点心思在他面前根本就无处遁形!

    他慌忙将头低下,再不敢与之对视。

    苏青染也看了出来,许谦在撒谎!

    不知道他和君轻夜私下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今天的举动明显是想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然后救下君轻夜!

    “啪!”又是一惊堂木落下,大堂内的人顿时冷不丁的颤了三颤。

    王左看着众人的满意,颇为满意,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主座上便传来了一声不悦,“大理寺内禁用惊堂木。”

    “为何?”王左一愣,他做喜欢的就是惊堂木,威风!

    “吵。”

    王左:“……”

    “收掉。”君轻寒淡淡对君轻尘吩咐。

    “好嘞!”君轻尘直接将王左手边的惊堂木往身后一扔,满意的噙出笑意。

    他从刚才就看这块惊堂木不顺眼了,他被王左这老东西吓了好几次了!

    王左:“……”

    岂有此理,惊堂木招他惹他了?

    依他看,慕容澈分明是因为许谦突然认罪慌了神,想不出对策,才拿他撒气,拿他的惊堂木撒气!

    “可写好了?”王左忍下心中的怒气问身边记录的师爷。

    这位师爷是他专门从刑部带来的,是他的心腹。

    “记录好了。”

    王左满意的点点头,“拿去让许大人签字画押!”

    与此同时,他偷偷给君轻夜递去了一个眼神,他办事,尽管放心!

    然而,他的这位师爷刚刚走到许谦身前,还没有来得及签字画押就被君轻寒叫住了,“慢着!”

    王左挑眉,“慕容蓄爷有事?”

    “本侯不知三堂会审什么时候全部由刑部说了算了。”

    王左一窒,“慕容蓄爷……”

    沈尹青不动声色的扫了眼二人,中规中矩的附和一句,“慕容蓄爷说的有道理,三堂会审由我们三个部门共同审理,王大人的意思并不能代表我御史台和蓄爷的大理寺,仅凭一人决断,就让许大人签字画押,有些不妥。”

    王左心里憋了口气,“那二位的意思……”

    沈尹青摆手,“我没意见,这件事由慕容蓄爷和王大人决断就可以。”

    众人:“……”

    王左更是气得想骂娘,他既然没意见,拦他做什么?

    然后,他专门看向君轻寒,“慕容蓄爷,你的意思是……”

    “本侯觉得事有蹊跷,先不急着签字画押,本侯要亲自审一审。”

    “慕容蓄爷,他自己都招了,还有什么好审的?”

    “万一,许大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或者说被人威胁了?”君轻尘看着王左直撇嘴。

    王左一噎,不再说话了。

    君轻寒幽幽朝许谦扫来,还未问话,他便磕头道:“慕容蓄爷,不必审了,我已经认罪了,不论是造假币,还是刺杀你,都是我一手操控的。”

    “你造假币做什么?”

    “我……”许谦愣了下,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

    “据本侯统计,那些假币的数量比我东临国库还要多上三倍,你造这么多的假币是要招兵买马,打算造反么?”君轻寒的声音淡淡的,却如一把利剑般,陡然戳破人心,许谦当即脸色一白。

    “许大人在朝为官多年,想必很清楚我东临律例,但凡造反者,皆施以车裂之刑,家眷同罪!不仅如此,还要株连九族!”

    君轻寒说到最后几个字,许谦的脸已经白透了。

    仅一个车裂之刑就直接吓得他身子瘫软,人的年纪越大就越怕死,尤其是惨死!

    许谦已经年近五十,平日里看着性子平淡,实际上他比谁都怕死!

    他想要解释,但是嗓子里却像是堵了面团一团,半天发不出一点声音,身子也微微发颤。

    “既然许大人认了,便可签字画押!”君轻寒说着看向身边的苏青染,“刚刚我说的你可记下了?”

    苏青染点头,“蓄爷放心,我一字不落的记了下来,尤其是后面的……造反!”

    君轻寒很满意,“去吧,让他签字画押。”

    王左虽然亲自带了师爷,但是君轻寒并没有打算用他的人,苏青染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她记录的东西比一般的师爷强多了,又简洁又条理清楚!

    “许大人,来,签字吧,等你签了字,这案子也就算结了。”苏青染笑眯眯的递上了笔墨。

    她嘴角这抹笑意落在许谦眼中阴森森的,他握笔的手直接抖成了筛子,迟迟落不下去。

    “许大人,你别怕,车裂之刑虽然折磨人了点,但是等到你的头被扯下来或者你的胳膊腿儿被扯下下来,鲜血流尽,你也就能解脱了。其实吧,这车裂之刑说着吓人,但是最后你会死的,不会半死不活,所以不要怕。来,签了字我们就可以行刑了。”苏青染温柔安慰着。

    “啪嗒!”听完她的话,许谦立即在脑海中脑补出了那一副画面,直接瘫坐在地上,手中的毛笔也被他从手中抖落了。

    “噗……”君轻尘看着这一幕,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鼓励别人上刑场不要怕的,而且她还那么“贴心”的把车裂之刑描述了一遍,许谦不吓软才有鬼!

    他一直以为这个四嫂温柔贤淑,没有到她却是一肚子坏水,真是和他四哥绝配!

    他们夫妻齐力审案,还真是吓死人不偿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