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84章:严刑逼供,不妥吧?

时间:2018-02-24作者:青酒沐歌

    ,!

    “慢着!”君轻寒刚一开口就被君轻夜打断了。

    跟在君轻寒身边的君轻尘忍不住皱眉,“你有什么事?”

    “给本王看座!”即便君轻夜狼狈不堪,但是却傲气凌然,周身充满戾气,根本没有将自己当做阶下囚。

    君轻夜冷哼一声,“三哥,你以为这里是你的三王府还是云贵妃的云翔宫?”

    他竟然还要看座,不让他跪着就已经是给他脸面了。

    “本王是被冤枉的,受了这么多天的阶下之苦,不应当看座么?”君轻夜声音冷厉。

    冤枉?

    证据确凿,他哪来的自信腆着脸在这里说冤枉?

    君轻尘忍不住笑了,“好好好,三哥脸皮厚,我说不过你。不就是想要看座么,来人……”

    他抬手对着衙役吩咐,“三哥好好坐,想怎么坐就怎么坐,不然一会过堂之后,你就没机会了。”

    君轻夜脸色沉了沉,一撩囚袍坐了下来。

    “升堂!”君轻寒威严出声,然后示意君轻尘将昨日陈显、韩彬、许谦等人签字画押的认罪状递到了君轻夜面前。

    “三哥,你可要看仔细了,你所犯之事上面每一条都清清楚楚的写了出来。若是说有什么不妥的,那就是你所犯之事写少了,但是绝不会有冤枉你的!”

    然而,君轻夜只扫了一眼就直接撕了个稀碎,扔在了脚下。

    “你……”君轻尘眼底起了薄怒,随即又从背后取出了一份,“还好我早有防备,这认罪状还有好几份,三哥若是想撕也没事,可以让你撕个尽兴。”

    君轻夜冷冷一哼,也不看他,直接对君轻寒开口,“慕容澈,不论是造假币还是暗杀你,都不是本王做的,你休想冤枉我!”

    “冤枉?”君轻尘笑了,“三哥,白纸黑字,他们昨日已经招了!”

    苏青染看到这里也不禁冷哼,这位三王爷哪来的自信,还一副气势凌然、桀骜不驯的模样。

    这哪里是在审他,他这个架势,分明是审别人还差不多!

    “是么?”君轻夜幽幽看向身旁跪着的几人,那一眼仿佛噙着冰寒,让人不寒而栗。

    陈显和韩彬二人慌忙低下了头,似乎心虚般,不敢与之对视。

    只有许谦,仿佛没有看见他的视线一般,格外的平静。

    “你自己看!”君轻尘这次直接将认罪书扔给了君轻夜,“看清楚了到底有没有冤枉你!”

    这一次,君轻夜没有像上次那般直接撕掉,而是一页页看得仔细。

    每听到他翻一页,陈显和韩彬的身子便向下缩一下。

    明明是证据确凿,三王爷这次要完了,为什么他会这么淡定,难道……他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

    他们在心底微微担心起来,就算在三堂会审上被判了死刑,那也不是人头落地。但是,若是三王爷无罪释放的话,他们这些背叛了他的人,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他们都是跟在他的人,自然见过这位三王爷对待叛徒的手段,那些刑罚简直让人生不如死!

    “三哥,你可看完了,还是乖乖认罪吧,念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我会替你向父皇求情的。”君轻尘催促着。

    扳倒君轻夜,静儿的仇算是报了一半了!

    “八王爷,这里是三堂会审,主审的可不是您!”王左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提醒,淡淡睥了眼君轻尘,眼底划过不屑。

    这位八王爷不过是个吃货闲王罢了,他以为自己跟着慕容澈办了几天案子,就是大理寺卿了?

    三堂会审是什么样的诚,即便他是王爷又如何,他只是旁听,这里哪有他开口的份!

    君轻尘将王左眼底的嘲讽看在眼中,敛眸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

    回到君轻寒身边,君轻尘一撩衣袍坐下。

    “本王冤枉!”君轻夜看完,随手将认罪状扔在了脚下。

    此时,他一脸坦荡,还带有几分桀骜,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是真的被冤枉了呢。

    可惜,他的罪状,罄竹难书!

    苏青染不动声色的瞧着君轻夜,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位三王爷究竟是心理素质太强,还是心里有了对策?

    垂眸看了眼身边的君轻寒,见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心中稍安。

    嗯,她相信自家男人!

    “三王爷既然说是冤枉,那么是你们在刻意陷害了?”王左率先对着陈显等人厉声开口。

    陈显小心翼翼瞧了眼君轻寒,又偷偷打量了眼君轻夜,心里拿捏不定,没有开口。

    韩彬只是小小的泸州刺史,又一向胆小,他见陈显没有回答,也吓得不敢出声。

    许谦更是直愣愣的跪在那里,脸上没什么情绪变化,眸光始终盯着他面前一寸的地方。

    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却看得出神,不知道再想什么。

    苏青染眸光微敛,这个时候,他竟然也能走神!

    此时,她已经明白王左是什么意思了,无非是想让这几个人翻供,为君轻夜脱罪罢了。

    “啪!”王左看着几人都不说话,猛地拍了下惊堂木,顿时将几人吓得心里一突。

    “刚刚本官问话,你们可有听到?”

    “听到了。”陈显回答一句。

    韩彬见此,也跟着回了一句,随即忙低了头。

    “既如此,你们昨日是在冤枉三王爷了?”

    王左话音一落,又是死一般的沉寂,大堂内的几个人没有一个人回答。

    如今他们不知道三王爷是否能够顺利从大理寺脱身,也不知道慕容蓄爷手里的证据到底能不能将三王爷扳倒,所以他们现在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个时候,也许最明智的法子就是什么都不说,免得一不小心说错。

    “啪!”王左生怒,“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逼着本官用刑?”

    “严刑逼供,不妥吧?”一直沉默的恍若透明人的御史大夫沈尹青淡淡开了口。

    “他们一声不吭,御史大夫还有别的法子?”

    沈尹青摆摆手,不说话了,示意他继续,他想如何就如何。

    若是说上次三堂会审审君轻南的时候,这位御史大夫还有自己的意见,这一次完全就是明哲保身,根本不想参与太多。

    “来人,上刑具!”

    陈显和韩彬闻言齐齐变了脸色,就在要开口的时候,他们身边的许谦突然抬眸,“一切都是我做的,我认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