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80章:你偏心,我恨你!

时间:2018-02-22作者:青酒沐歌

    ,!

    云贵妃从华清宫回来便亲自去打点关系,将平日里在朝中经营的关系都走了一遍。

    由于她避重就轻,没有将君轻夜具体犯下的事情告诉众人,只简单就造假币一事说了两句。所以那些参与到造假币一案中的朝臣以为君轻寒手里没有确凿证据,没有惊慌,皆向云贵妃保证,一定要将君轻夜毫发无损的救出来。

    至于那些对假币案不知情的朝臣,因为云贵妃的巧舌能簧,都以为有人刻意陷害君轻夜,纷纷决定等到上朝时要为君轻夜开口求情。

    毕竟,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三王爷君轻夜是最有希望夺嫡的,他们自然巴不得将自己投入三王爷的阵营,都想为君轻夜出一把力,尽一份心。

    云贵妃对于朝臣的表面甚是满意,如今就等着上朝了。

    前朝中,几乎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支持他们母子的,到时候皇上定然不可能再削去他的王位。

    最后,再拉出来个替罪羊,就像当时的君轻南一样,她的夜儿就可以撇得干干净净,还是东临最风光的王爷!

    第二日,君轻寒提前入宫,赶在早朝前,将从君轻夜书房内拿来的名单递了上去。

    那上面清清楚楚写下了参与造假币大臣的名字,上面不仅有他们的签名,还有他们亲手按的手印,真真切切的证据确凿!

    “皇上,微臣猜想,今日早朝必定有不少人要为三王爷求情。届时,你对着上面的名单,一看便知。”君轻寒禀报完了,以身体不适为由,直接回了府。

    因为君初静一事,兴帝几乎老了十岁。他还大病未愈,结果就出了君轻夜这等子大逆不道的事情,这是要气死他!

    早朝上,兴帝端坐龙椅之上,冷眼瞧着殿内卖力为君轻夜开罪的一众臣子,不动声色的扫了眼手中捏着的寿命,不仅怒火中烧。

    果然一个不差!

    令他最生气的是,君轻夜这个逆子竟然趁着他这半年生病,笼络了朝中近三分之二的势力。

    尤其看着一个个附和求情的臣子,兴帝忍不住双拳紧握,这究竟是他的江山,还是君轻夜的江山?

    看来是他将他捧得太高,以至于他觉得将来这皇位是他的!

    然而,在他心里,可从未打算过让一个西陵女人生的孩子继承他东临的皇位!

    “都给朕住口!”兴帝勃然大怒,将手中的名单往前一甩,厉声开口,“三王爷造假币证据确凿,罪无可恕,但凡求情者,同罪!”

    殿内的人听到这句话,顿时愣在原地,心里一阵胆寒。

    刹那间,金銮殿内寂寂无声,落针可闻。

    原来那些为君轻夜求情的人皆吓得跪倒在地,甚至有些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害怕。

    虽然兴帝这半年重病,身体大不如前,但是帝王之怒,还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许久,王左才颤颤巍巍的站出来,小心道:“皇上,当初六王爷犯了错,是三堂会审,以示公正,您看三王爷是不是也……”

    这个时候,他一点也不敢站出来为君轻夜求情,但是没办法,他的把柄被君轻夜捏在手中。

    若是他不出手相救,三王爷将他的秘密公之于众,他也逃不了!

    更何况,他所提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而且,他现在是刑部尚书,在三堂会审上,他是有话语权的。届时,他再想法子为三王爷开罪。

    话音一落,君轻夜一派纷纷站出来请求,“启禀皇上,微臣同意王大人的请求。”

    “臣附议。”

    “臣也附议。”

    兴帝心底怒气翻滚,大手死死地扣着龙椅把手,却没有发作,沉着脸开口,“准!”

    ……

    苏大将军府。

    苏敬远和苏景轩刚刚去了早朝,苏青玉便守在远山远前翘首以待。

    浅荷见她来回的踱步,忍不住开口,“大小姐,您回去吧,奴婢在这里守着,等将军和大公子回来了,奴婢这就去潇湘院叫您。”

    “不,我要在这里守着。”苏青玉忧心忡忡。

    她的眼下一片乌青,看上去有些憔悴,自从君轻夜出了事,她便再也没有睡过好觉。

    这些天除了心烦母亲被休一事外,她便整日在绣楼里做女红,一门心思待嫁。

    她一直都在幻想着她成为三王妃,然后在成为东临母仪天下的皇后,这道消息简直是一道晴天霹雳,惊得她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小姐,您去休息一会吧,您看您的眼睛里都熬出血丝了……”

    “你怎么这么啰嗦,本小姐心烦的烦,你离我远点!”此时的苏青玉像是刺猬一般,火气冲冲,跟以前的温柔似水完全判若两人。

    “是。”浅荷不敢再劝,忙退开了。

    不久,苏敬远便和苏景轩下朝而来,苏青玉看见二人,眼睛一亮,忙应了过去,“爹爹、大哥!”

    “你怎么在这里?”苏敬远知道苏青玉的目的,所以略略皱眉。

    “爹爹,三王爷他……他如何了?”

    “三王爷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这些都是朝堂上的事,不是你一个女儿家该管的。”

    “爹爹,我和三王爷不久就要成亲了,我怎么能不管?您今天有没有为他求情?”

    苏敬远蹙了蹙眉,没有开口,一旁的苏景轩回答了他,“三王爷罪有应得,父亲一向刚正不阿,怎么会为他求情?”

    “什么罪有应得,三王爷一定是被冤枉的。”苏青玉咬牙,“爹,三王爷可是你未来的女婿,如今他落难了,您怎么能坐视不理?”

    苏敬远动怒,“三王爷的事情你爹我能管得了?”

    “那您总该求句情,而不是撇得干干净净!”苏青玉心里不满。

    “你——”苏敬远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爹,是不是只有三妹妹的事情你才会上心,一到玉儿这里,您根本不闻不问?”苏青玉眼眶发红,“您为三王爷开口求句情,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可是您却不愿意。难道你是贪生怕死,害怕三王爷连累您?”

    “啪!”苏敬远被她说的怒气翻涌,抬手打了她一个巴掌,“混账!”

    “爹,你偏心,我恨你!”苏青玉捂着脸哭了起来。

    苏景轩无奈摇摇头,这个丫头只顾着自己,半点也不为他们这将军府考虑,实在是让人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