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65章 他是你哥,你亲哥!

时间:2018-02-18作者:青酒沐歌

    “雪央姑娘!”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管家匆忙走了进来,然后一把将她手中的药碗打落,药汁洒了一地。

    一时间,二人看着对方,同时愣住了。

    “那个……那个,雪央姑娘这药你不能吃。”管家突然结巴起来。

    “为什么?”

    “因为……因为这是主子的药,俗话说是药三分毒,雪央姑娘还是不要吃的好。”

    雪央:“……”

    难道君轻尘察觉出了什么?

    “这是八爷吩咐的?”

    管家想到君轻尘,忙摇头,“不是,是我突然想到了,忙过来阻止雪央姑娘。我一会将人过来将这里收拾一下,便不打扰姑娘了,主子那里还等着我伺候。”

    “你去吧。”雪央皱了皱眉,幸好她去抓药的时候多抓了一副。

    管家慢慢悠悠的出了门,想到刚才被他打翻的药汁,又想到主子嘱咐他去抓的安胎药,顿时明白了什么。

    难道说雪央姑娘刚刚喝的是落胎药?

    难道说雪央姑娘怀了……怀了他们八王府的小主子?

    管家想着下意识朝房间看去,心下一惊。

    如果是真的,刚刚幸好他来得及时!

    对了,安胎药!

    他现在就要去抓安胎药!

    ……

    马车上。

    君轻寒看书,苏青染在一旁温茶,画面十分温馨。

    早在来之前,君轻寒已经将乌夜苍也君初静之间的事情告诉了她。

    然而君轻寒说得简单,只是一笔带过,但是苏青染却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

    “这件事因他而起?”

    “算是。”

    “然后他的负责到底就是让静儿成为灾星,然后最后还得被‘烧死’?”

    “话不能这么说。”

    “这本来就是事实。”苏青染翻了个白眼,“他所谓的担当也不算担当,到底还是害苦了静儿。若是他一开始没有将静儿劫走,也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情了。你竟然还将静儿交给他,就不怕他是个衣冠禽兽,对静儿不轨?”

    君轻寒:“……”

    他可是你哥,你亲哥!

    “对了,你怎么还替他说话,这可不像你。”苏青染狐疑的皱着眉,“难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

    “真的?”

    “嗯。”君轻寒说的认真,如今还不到他们相认的时候。

    苏青染半信半疑,还是对那乌夜苍有些成见。

    ……

    客栈。

    “咳咳……”君初静靠在榻上,双眼红肿,面色憔悴,额头上还缠着白绢。

    因为她那一幢,不仅额头受了伤,还生了一场大病。

    当然,大夫说她这是心病。

    乌夜苍端来了清粥小菜,放在榻前,“吃点东西。”

    此时君初静没有哭,然而双眼却红肿的厉害,眼底噙着淡淡的悲凉,让人心疼。

    “乌夜苍,我……我没有胃口,你和何叔吃就好,不用管我。”君初静摇摇头,她还忘不了昨晚的事情,也没有从昨晚走出来。

    “那就少吃一点。”

    “乌夜苍……”君初静一扭头,就发现男人已经握着勺子将清粥送到了嘴边,她顿时愣了下。

    “张嘴。”

    君初静抿了下嘴角,抬手从乌夜苍手中接过粥碗,“我自己来。”

    “张嘴。”

    君初静有些难为情,轻轻喝下他喂来的那一口,这才自己喝粥。

    这个男人总有法子让她用膳。

    “你先吃着,我去看看药。”

    看着乌夜苍离开,君初静忙叫住了他,缓缓开口,“谢谢你。”

    “我对你负责到底,你我之间不必说谢。”乌夜苍说完离开了房间。

    君初静看着男人的背影心弦轻颤,其实他已经不欠她什么了,也不用再对她负责,可是他似乎却不这样认为。

    她的心里顿时泛出了感动,一点点温暖了她那颗冷透的心。

    在她孤苦无依、陷入绝境的时候,没想到还有他陪着她,照顾她。

    她刚刚将清粥喝完,乌夜苍便端来了她的药,“有些热,小心烫。”

    “好。”君初静小心接过来。

    乌夜苍看着认真喝药的女子,眸光顿时凝住。

    似乎照顾君初静已经成了习惯,现在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心里顿时一阵满足。

    “静……静儿。”第一次这么叫她,乌夜苍有些叫不出口。

    “嗯?”君初静抬眸看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乌夜苍稍稍松了口气,“静儿,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

    “你说吧。”

    “我想带你回北疆,你……愿意么?”乌夜苍第一次说话有些结巴。

    君初静愣了下,然后摇头,“我不想去,我不想离开帝都。我从小在这里长大,我所有的亲人都在这里,我不能离开。”

    “喝药吧。”乌夜苍没有劝她,淡淡开口。

    君轻夜将药喝完,乌夜苍便取出了伤药,准备为她额头的伤口换药。

    君初静对于额头上的伤很平静,甚至差点将它忽略,整个人都沉浸在被兴帝抛弃的悲伤里。

    这道伤口长约一寸,此时血肉模糊一片,还未彻底结痂,伤口四周泛着黄色的血清。

    伤口这么长,还这么深,只怕是要留疤了。

    虽说这处伤口靠近鬓角,可以用碎发掩住,但是这伤毕竟是在脸上,哪个女子能不在乎?

    看着乌夜苍皱起眉头,君初静心里明白,劝慰道:“没事,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伤疤就随他去吧。”

    “躺下。”乌夜苍轻轻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小心放平,然后上药。

    缠好白绢后,乌夜苍刚要起身离开,君初静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指尖传来一抹异样的触感,两个人同时愣了下。

    君初静慌忙将他的大手放开,起身道:“乌夜苍,你若是要回北疆,直接回去便可。不必管我,我跟着你去,只会拖累你。”

    “我在这里陪你。”乌夜苍说完,再次离开。

    刚出了房门,便见何叔带着君轻寒和苏青染走来。

    他看到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苏青染顿时愣住,刚才她逆光而来,脸颊上泛着柔和的光,像极了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娘亲。

    苏青染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君轻寒身后。

    这个男人怎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看,真是一点都没有礼貌!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