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37章:寒,你要做什么?

时间:2018-02-08作者:青酒沐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泸州城。

    临近破晓,四十来岁的陈显满面红光的出了醉倾城,一脸餍足。

    “都督大人,您慢走……”楼里的姑娘不舍的对他挥着手帕。

    陈显摆了摆手,抬脚迈进了软轿。

    然而,他刚刚坐上轿子,四周突然涌出来了禁卫军,将他团团围住。

    陈显大慌,慌忙从轿子里出来,“你们,你们是谁?”

    “陈都督,你不认得本将军了么?”

    陈显看到李越时,顿时大惊。

    这不是被皇上拨给大理寺卿的禁军首领李越李将军么,他怎么来了泸州?

    因为同是武将,所以陈显认得。

    “李将军。”看着李越,陈显忐忑着拱了拱手。

    “陈显,你刺杀大理寺卿,该当何罪!”李越厉声叱喝。

    陈显闻言,脸色陡然大变,他怎么知道的?

    他的下属一向做事稳妥,这才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怎么就传到了李越的耳中?

    “来人,将陈显拿下!”李越冷声吩咐,身后的禁军抬脚上前,根本不给陈显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将人擒住。

    “李将军,下官冤枉,下官根本没有见过大理寺卿,又怎么会刺杀……”陈显压下慌乱,开口解释。

    “带走!”李越直接扬了扬手。

    看着男人冰冷的脸庞,陈显沉了沉眸,将抓着他的禁军推开,厉声斥道:“李将军,不要欺人太甚,我陈显好歹是泸、荆两州的都督,你无凭无据,凭什么冤枉我刺杀大理寺卿?再说了,没有皇上的手谕,你又有什么资格抓我?”

    李越淡淡扫了眼气势凌然的陈显,再次吩咐,“带走!”

    “李越,你……”陈显愤怒的攥紧了双拳。

    “陈都督莫不是忘了,本将军如今听命慕容小侯爷。皇上早就说过,小侯爷办案可先暂后奏。至于你刚刚虽说的刺杀大理寺卿的证据么,小侯爷就是证据!”

    李越一番话顿时说得陈显哑口无言,在他愣神的时候,禁军已经死死地捆住了他的双手,套上了枷锁。

    客栈。

    大夫来过后,李越担忧的敲开房门,“小侯爷现在如何了?”

    “已经没事了。”开门的是君轻尘。

    他的眼圈乌黑一片,显然是一夜未睡。

    李越听了他的话,稍稍放了心,“小侯爷没事就好,卑职就不打扰小侯爷休息了。”

    “陈显呢?”

    “八王爷放心,已经押解进京了。”

    “路上加派些人手,万不能出现意外。”

    “是。”

    君轻尘关上房门回到房间,看着整悠闲自得饮茶的男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四哥,你也太不厚道了,既然是定计,为何不提前告诉我,害得我白为你担心了一晚。”

    苏青染为他递了杯茶,“这不是防止露馅么。”

    君轻尘不满的哼了声,“四哥偏心,他相信你都不相信我。”

    “我是你四嫂,他不相信我相信谁?”苏青染忍不住笑出声,这个老八这不是找虐么。

    君轻尘:“……”

    将茶盏狠狠扔在桌上,他不满出声,“有你们这样的四哥四嫂么,害得我一宿没睡。我现在去补觉,没事都不准吵我,哼!”

    “等等。”看着他起身离开,苏青染忙叫住了他,将那一身染血的衣服扔给他,“你顺便带走这个,处理了。”

    君轻尘:“……”

    “你要记得,处理的时候,一定要让人看见,但是还不能被人发现衣服上面的是猪血,知道了么?”

    “……四嫂的意思是,要让人知道这上面都是四哥的血?”

    “噗……”苏青染顿时笑了出来,的确是这个意思。

    “啪嗒!”

    “嗷……”苏青染刚笑出声,君轻尘的屁股就实实在在的被什么东西弹了下,疼得他一下叫了出来。

    君轻尘委屈的揉着屁股,看向君轻寒,“四哥,你……”

    “还不快去!”君轻寒瞪了他一眼。

    “是,四哥。”君轻尘委屈的看了他一眼,抬脚出了房间。

    苏青染刚想为君轻寒添上一杯茶,她的身子就被男人捞在了怀中。

    君轻寒抱着她起身,顿时让她一阵惊呼,“寒,你要做什么?”

    “睡觉。”

    昨晚,君轻尘一夜未睡,他们二人也一样一夜未睡。

    这场刺杀,他们不仅要瞒过敌人,就连李越,都得瞒着。

    看着苏青染眼下的黑眼圈,君轻寒十分心疼。

    刚刚躺在榻上,疲倦便一股脑的袭来,苏青染温顺的靠在君轻寒怀中,不消片刻,便沉沉睡去。

    她的确累了……

    君轻寒吻了吻女子带着倦意的眉心,将人往怀中拢了拢,也闭眼睡去。

    君轻寒遇刺一事很快就从泸州传到了帝都,兴帝听说此事之后,勃然大怒。

    不仅立即招君轻寒速速回京养伤,还下旨要彻查此事。

    事情传到三王爷,君轻夜气得乱砸一通,房间内一片狼藉。

    沉陌以及几个暗卫皆一声不吭的低着头,心里惶恐。

    君轻夜扫了眼他们,冷鸷开口,“本王还没有打算动手,到底是谁给他送去的消息?”

    回答他的是死一般的沉寂,沉陌等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朝中人大部分都知道陈显是他的人,如今出了陈显刺杀慕容澈的事情,他只怕是要洗不清了。

    “都是死人么?”心中烦躁,君轻夜对着众位下属吼了一句。

    “主子,属下没有人给……给陈显送消息。”沉陌大着胆子回了句。

    “没有人?若是没有人陈显怎么会突然去刺杀慕容澈?”君轻夜狠狠敛眸。

    “主子……会不会是慕容小侯爷他自己……”

    听了沉陌的话,君轻夜眼底陡然划过一抹狠戾,若是慕容澈故意的话……

    就在这时,信鸽扑棱着翅膀而来,沉陌忙将信件取下,递给君轻夜,“主子。”

    看完信上的内容,君轻夜的脸色陡然变得凝重起来,还有一抹无声蔓延的惊恐。

    指尖用力,手中的纸条便化作了齑粉散去。

    他看着无边的夜色,嘴里喃喃,“慕容澈还查到了一些不该查到的东西,与父皇当年夺嫡有关……”

    沉陌愣了下,惊恐挑眉,“主子,会不会……会不会是……”

    接下来的话,他吓得不敢再说。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父皇做的,然后嫁祸与本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