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17章 我用眼看的,我不瞎

时间:2018-02-02作者:青酒沐歌

    姜城那娘炮不是死了么?

    还要还是被人给……那样折磨死的,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荆州?

    君轻尘更是一副见鬼的表情,“这……怎么可能?”

    当时姜城死的时候那个惨样,他是亲眼目睹的,绝不可能再活过来好么?

    君轻寒缩了缩黑瞳,“牛文秀的尸身也是姜城给你的?”

    “……是,不是。”

    “到底是不是?”君轻寒声音冷涩。

    许良身子抖了下,“是姜城的人送过来的,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他了。”

    君轻寒淡淡看着他,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然而许良却被他看得一阵心惊肉跳,不敢与之对视。

    临走前,君轻寒声音冷寒如冰,“你什么时候打算说实话了,本侯什么时候再过来。”

    许良心惊,忙抬头,“慕容小侯爷,小人说得都是实话,您一定要相信小人!”

    “轻尘,让人将他看好了。”

    “是。”

    君轻寒撩动脚步,顿了下,转身看向他,“你放心,本侯已经安排人代替你在良品包子铺继续卖包子,根本没有人知道你现在在二王府,更不会有人来救你,你可要想好了。”

    许良闻言,眼底划过一抹惊骇,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痕,然而他最终还是绷住了,一言不发的低了头,依旧是那副老实的模样。

    君轻寒没有再看他的神色,已经抬脚出了门。

    君轻尘连忙追了上去,君轻尘一脸懵逼,“四哥,你怎么知道许良没有说实话?为什么我没听出来他在说谎?”

    “你要是能听出来,那你就是大理寺卿了。”苏青染耸了耸肩。

    “四嫂,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君轻尘不满的哼了一声。

    苏青染无奈叹了口气,“老八,你要多观察,多动脑才行,你现在离百里还差得远呢。”

    “这么说,四嫂也知道许良在撒谎?”君轻尘惊讶,难道他连四嫂都不如。

    苏青染点点头,“刚刚许良说话时,眼神闪躲,抿嘴,犹豫……这些小动作说明他从头到尾都在瞎编。”

    “四嫂,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君轻尘看向苏青染的眼神有些惊艳,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敬佩。

    苏青染摊摊手,“我用眼看的,我不瞎……”

    君轻尘:“……”

    两口子联合起来欺负人,太过分了!

    ……

    用过午膳,看着窗外阳光正好,苏青染托腮问身边正在记录案宗的男人,“一会你要亲自去冯守时的别院么?”

    “今天不去,这个时候君轻夜在盯着。”惊风和赵铭已经去过一次了,如果他再去,肯定会打草惊蛇。

    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若是惊动了君轻夜,再想在冯守时的别院搜查出什么就难了。

    “你的意思是说等君轻夜走了,我们再去?”如今水库已经修好了,君轻夜也该回帝都了,只是……

    “我怕君轻夜只是明面着回去,暗地里仍然留在荆州,做一些小动作。毕竟,他知道你正查他呢。”

    “无妨,等着便是。”君轻寒神情清淡,一副从容不迫。

    “看你这么淡定,我也就放心了。”不知为何,如今苏青染对自家男人迷之自信。

    “过来,陪我一起整理案宗。”

    “好。”苏青染捧着手炉走过去。

    君轻寒取了一沓案宗递给她,“今日许良的口供可还记得?”

    “记得。”

    “那你整理他的口供。”君轻寒取了毛笔递给她,然后不放心的问了句,“现在可还有不会写的字?”

    “没有!”苏青染听到男人的打趣,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你小时候在江州,你那位师父没有教你识字?”君轻寒漫不经心开口。

    苏青染心里咯噔一下,这男人不会试探她吧?

    她摇摇头,瞎掰了个借口,“没有,我大伯他文盲,不识字。”

    君轻寒:“……”

    又撒谎!

    不论她是苏家三小姐,还是安平王的郡主,她都没道理不认识字,她一定有东西瞒着他!

    他在等,等她主动跟他坦白,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

    炭火燃烧,时而发出毕剥声响,温暖了整个房间。

    桌案前,一对璧人伏案而书,透着浓浓的温馨。

    远远看去,恰似岁月静好。

    没过多久,赵铭从外面回来,一同过来的还有李彦,他怀中还抱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

    行礼之后,苏青染淡淡打量过去,“现在还不到五日。”

    “草民这次来并不是来询问贱内消息的,是这位大人将草民找来的。”李彦说着看向一旁的赵铭。

    赵铭抱拳,“小侯爷,包子铺今日传来了新的消息。”

    说完,看向李彦,“你将今日在包子铺发生的事情说一遍吧。”

    “是。”李彦眼底难掩愤怒和忧伤,“今天我带着生儿去良品包子铺买包子,结果刚到那里,生儿便吵着回家,还说卖包子的许老板是个坏人。一问之下,我才知道原来以前贱内去那里买包子的时候被他轻薄过,还被他打过……”

    “爹爹……”被唤作生儿的孩子忙给李彦擦眼泪,“爹爹别哭,是生儿没用,没有保护好娘。”

    看到这一幕,苏青染的心陡然被人扯了下,若是牛文秀还在,这个三口之家该有多幸福?

    她抿了抿嘴角,“你刚刚说许良轻薄了你娘子,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彦眼底的愤怒又盛了几分,看向怀中抱着的男孩,“生儿,你将那天的事情再说一遍。”

    “那天我和我娘去买包子,那个卖包子的坏叔叔一下把我娘拉到了屋里。我偷偷跟过去,就看见他一直亲我娘,我娘不给他亲,他就打我娘。后来,我娘把刀放脖子上,那个坏叔叔才让我娘离开了。后来我娘告诉我,这件事不许告诉别人。”

    如今看来,牛文秀十有**就是许良杀的!

    送走了李家父子,苏青染放下手中的案宗,问身边的男人,“我们现在还要去审许良么,毕竟在牛文秀这件事情上,他赖不掉。”

    “话虽如此,我们只是推断,手里并没有他杀害牛文秀的证据。”

    “你的意思是再等等?”

    “嗯,明日便差不多了。”君轻寒语气平淡,却给人一种胸有成竹之姿。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