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13章:只动身,不能动心!

时间:2018-01-30作者:青酒沐歌

    许良被关到二王府后,他以为会被审讯,然而并没有。

    自从进了房间后,他就仿佛被人遗忘了一般,无人问津。

    原本那颗忐忑不安的心逐渐放了下来,现在不审问他也好,能够给他一些思考的时间。

    据说大理寺卿慕容澈断案如神,他不能大意。

    从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一天!

    静心院,书房。

    君轻尘勉强压下胃里的不适,捧了杯热茶,“四哥,为何现在不审许良,明明已经证据确凿,先不论人是不是他杀的,只卖人肉包子这一条……”

    提到这里,君轻尘慌忙放下了茶盏,跑出去干呕起来。

    许久,等到他再次回到书房,君轻寒才慢慢悠悠的啜了口茶,“他现在不会说实话。”

    “你这样晾着他就会说实话了?”

    苏青染闻言不禁想到了当初关押在芙蓉园的姜城,关了那么久,却什么都没有招认,是因为他的确是无辜的。

    但是他们越是沉默,对于真正的凶手来说,他的心里就越是恐惧,然后越加慌乱,最后只会自露马脚。

    “先关上三日再说。”

    “好吧。”君轻尘皱了皱眉,有些不甘的样子。

    许良竟敢给他吃人肉包子,他恨不得将人剁了!

    半晌,他又抬头问,“四哥四嫂,你说沈翠花是许良杀的么?”

    苏青染明白他的意思,淡淡道:“你放心,你今日吃的人肉包子的肉还很新鲜,不会是沈翠花,应该是才刚刚失踪的牛文秀。”

    “牛文秀又是哪个?”君轻尘狐疑出声。

    “昨日有人县衙报案,说是他娘子去寺里上香便再也没有回来,萧县令联想到这些日子发生的妇女失踪案,就来了二王府一趟,将情况告知。”苏青染回答。

    “这么说,这牛文秀和许良也有一腿?”

    苏青染摇摇头,“牛文秀是个老实人,夫妻恩爱,相夫教子,素来被一众街坊称赞。”

    “那许良为何会杀她?”

    “这个我便不得而知了。”也许凶手并不是许良,现在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这些事情还得去问那许良!”君轻尘揉了揉眉心。

    君轻寒淡淡看了他一眼,放下茶盏,“你那边如何了?”

    “我那边……一切正常。”

    “除了知道雪樱是蛊女外,这么多天一无所获?”君轻寒挑眉。

    君轻尘顿时想起昨晚有人给那个女人送信的事情,动了动嘴角,却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件事还是等他调查清楚再说吧。

    看着他犹豫的样子,苏青染眨了眨眼睛,“老八,你不会是看上雪央,被她勾了魂吧?”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看上那个狐狸精,就算东临的女人死光了,我也看不上她!”君轻尘急忙否认,不屑的轻哼一声。

    “如此最好。”君轻寒轻飘飘落下一句话,便揽着苏青染离开。

    君轻尘看着二人亲密的背影,忍不住皱了眉。

    他和四嫂天天又是搂又是抱,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献身来打探消息,只能动身,不能动心!

    四哥也太霸道了!

    回到房间,脸上有些不悦。

    就在这时,一声软糯突然从身后传来,“八爷,外面冷,喝口茶暖暖身子吧。”

    雪央沏了茶,给君轻尘倒了一杯,递了过去。

    不知为何,君轻尘突然觉得心里顺畅了些。

    然而,雪央接下来的话让他陡然变了脸色,“八爷,今日你吃的人肉包子味道如何?”

    “啪嗒!”茶盏陡然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粹。

    “你这个女人……呕……”君轻尘一想到人肉包子就忍不住干呕出声。

    她肯定是故意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雪央轻轻笑起来,“以前听说八王爷什么都敢吃,我是不信的,现在我信了。”

    “够了,不许再提。”君轻尘生气,“再给本王倒杯茶。”

    “八爷是要清清肠么?”

    “你……”君轻尘刹那间捏紧了茶盏。

    “八爷请喝茶。”雪央给他添了一杯。

    “这茶……什么味道?”君轻尘尝了一口皱起了眉头。

    “加了点巴豆,清肠。”雪央妩媚开口。

    君轻尘陡然将手中的茶盏扔了,匆匆出门去吐,“你这个女人,给我等着!”

    雪央看着的背影,轻轻咬唇,不是她不愿给他用蛊,是他太警觉了!

    更何况,若是君轻尘有个意外,她的情蛊也休想解了,那她岂不是只能活三年?

    至于慕容澈……

    ……

    隔壁不远。

    君轻寒带着苏青染刚刚回房不久,惊风便带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过来敲门。

    “见过主子。”

    看到惊风行礼,他身边的男人慌忙躬身作揖,“小人见过慕容小侯爷。”

    “起来吧。”

    “多谢慕容小侯爷,是这样的,草民李彦,是牛文秀的丈夫,萧大人让草民过来二王府找您,说是您在帮草民寻找贱内。”男人说着眼底尽是担忧。

    君轻寒颔首,“不错。”

    “草民今日来是想问问,贱内可有消息了?”

    苏青染嘴角抽了下,她难道要跟他说你妻子十有八九已经被剁成肉馅了么?

    “暂时没有,五日后,给你消息。”

    “五日?”李彦大喜过望。

    君轻寒点头,提醒一句,“令夫人现在生死未卜,届时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李彦闻言,心中陡然一沉,许久才喃喃开口,“不会的,吉人自有天相,秀儿</a>一定会没事的。”

    君轻寒淡淡扬手,吩咐惊风将人带下去。

    苏青染窝在君轻寒怀中,揉了揉眉心,“寒,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从柳潇潇到唐婉再到现在的沈翠花,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都和别的男人有不正常关系。只是现在这个牛文秀,似乎和她们并不一样。你说,牛文秀也会和她们的结局一样么?”苏青染指的是被人剃干净了皮肉,只剩下一副白骨架。

    她想,如果凶手真的是许良,那他一定是个变态!

    “等找到牛文秀,你就知道了。”君轻寒说着叫来惊风,“去查一查包子铺。”

    “不是已经查过了么,没有异常。”苏青染狐疑。

    “这一次从冯守时的别院开始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