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509章:想必已是动情已深

时间:2018-01-29作者:青酒沐歌

    大雪停了一日,再次飘飘洒洒而来。

    君轻寒用过早膳便带着惊风出门了,一直到午膳的时间还没有回来。

    苏青染在房间内踱了几圈,系了披风,取了伞便匆匆出门。

    这个时辰,君轻寒应该快回来了。

    踩过一路积雪,在静心院留下了一串脚印。

    刚刚走了不远,她便远远看见君轻离推着轮椅而来。

    “青儿。”

    “二王爷。”苏青染迎过去,“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出来了?”

    “今日院子里红梅开得正好,我来瞧瞧。”君轻离听到她对他的称呼,没有说什么,嘴角浅勾着。

    经过他提醒,苏青染这才注意到了红梅初绽的美景,“的确很美。”

    “红梅种下许久了,今年却是第一次花开。”君轻离声音清淡,有种纯净无暇。

    苏青染瞧了眼他单薄的身子,忍不住开口,“二王爷,景色虽美,但是还是要注意身体。”

    再来荆州,她忙着办案,二人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如今,君轻离对她平和而又关切,根本看不出任何遐想,苏青染这才放下了心里的负担。

    虽然二人现在相处平静,可是却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他们之间始终多了一些距离感。

    但对于他的关心,她却是能够感觉到的。

    “你也是。”君轻离看着看她,“要出门?”

    苏青染点点头。

    “去找慕容?”君轻离依旧笑着,笑容如春风般温暖和煦。

    苏青染犹豫了下,再次点点头,“我……案子上的事情,我要去找他。”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宛若谪仙一般的君轻离,苏青染半点都不想伤害他,哪怕她不知道他是否会在意。

    “那你快去吧,注意保暖。”君轻离叮嘱着,他知道她这是想他了,才会去寻他。

    一会不见,她便如此惦记,想必已是动情已深。

    “好,你赏玩梅花也赶紧回房吧。”苏青染颔首,撑着伞离开。

    大雪飞扬,深深</a>浅浅的脚印很快便被风雪淹没,苏青染仿佛没有来过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来到府门前,苏青染打了个喷嚏,冻得有些颤抖。

    抖了抖身上的落雪,她探头朝外面张望着,寻找着她熟悉的那一抹绛紫。

    可惜,府门外除了漫天飞扬的大雪,便再无其他。

    因为天冷,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她一眼便看到了长街尽头。

    跺了跺小脚,她在府门处踱着步子。

    君轻寒出门前,明明说午时前会回来,现在都午时过半了,却连个人影都不见。

    就在她着急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她下意识抬眸看去,一身粗布衣衫的男人便映入了眼帘。

    那人看见她,下意识闪躲开了,看上去鬼鬼祟祟的。

    苏青染皱了皱眉头,刚想再看过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她惊喜抬眸。

    果然,不远处一袭绛紫策马而来,踏破了一地白雪。

    男人紫衣铁面,在飘洒的白雪中,周身冷凝,宛若神尊,高不可攀。

    君轻寒回来了!

    苏青染心神一动,慌忙迎了过去,“你终于回来了!”

    君轻寒看见她匆匆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惊风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

    看着她冻得通红的鼻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她这幅样子,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

    下意识摸了摸她的小手,果然冰凉冰凉的。

    直接握到大手中,斥责她,“这么冷的天,还到处乱跑。”

    “你说话不算数,明明答应午时前回来,害得我担心。”苏青染说着抽出小手,轻轻拂去君轻寒发间的冰雪。

    君轻寒一手撑着伞,一手牵着她,“这件事算我的错,赶紧回去。”

    “什么算你的错,就是你的错,我要染了风寒都怪你。”苏青染嗔道。

    “好,都怪我,可满意了?”

    “这还差不多。”听到他这么说,苏青染顿时高兴了。

    “回去喝碗姜汤驱寒,不许不喝。”

    “好,都听你的。”苏青染颔首,嘴角轻轻勾起来。

    梨涡点点,竟比初开的红梅还要美上三分。

    君轻寒顿时在她的小脸上凝住了眸光,这种不经意间的美,却足以让他失神。

    最初,许是她穿男装的缘故,他并没有觉得她模样美。然而,在他动心后,才越发的觉得这个被他呵护在手中的女子竟然可以美得不可方物,让他恨不得藏起来,不让别人窥得半分她的美。

    回到房间,君轻寒先给苏青染倒了杯热茶递了过去,“先暖暖,我这就让人去准备姜汤。”

    “寒,你先暖暖身子再去,都在外面冻了一上午了。”看着男人被寒风吹得皴皱的大手,苏青染有些心疼。

    “无妨,我马上回来。”

    ……

    君轻尘从风雪中归来,匆匆抖去一身大雪,就准备抬脚进府。

    不经意间看到一抹灰色的身影,脚步陡然一滞,厉斥出声,“谁在那里鬼鬼祟祟,出来!”

    话音落,那人受了惊,一溜烟跑开了。

    君轻尘身形一动,拦在那人跟前,一把抓住他,“跑什么?”

    “大……大人饶命!”那人顿时怂了,吓得身子发抖。

    “说,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君轻尘冷涩开口。

    君轻寒刚回到静心院,正好迎面遇上了君轻尘,看着他手中提着的男人,微微敛眸。

    “慕容,这人来自首。”

    “去书房。”

    君轻寒前脚刚去了书房,苏青染后脚就跟了过来,“到了用膳的时辰,人不见了,原来</a>都在这里。”

    “临时有事,你先去吃。”君轻寒吩咐。

    “没事,我等你。”苏青染浅浅开口。

    君轻尘根本没有注意二人的柔情蜜意,抬脚踢了下身边的灰衣男人,“将你要说的都说了吧。”

    “是,大人。”许是君轻尘太过粗鲁,那人的身子一直在抖,“小人名叫周升,识几个字,靠在街头替人写信度日……”

    “没让你说这个,说重点!”君轻尘不耐烦的踢了一脚,他饿了,想吃饭,没有那么多耐心。

    “是,小人认识沈翠花。”

    “你该不会也是陈翠花的姘头吧?”君轻尘惊讶。

    周升脸上微微一红,点头,“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