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98章 :给饭桶八生个孩子

时间:2018-01-25作者:青酒沐歌

    “好好吃饭。”君轻寒脸色沉了沉。

    苏青染收回视线,还是忍不住嘀咕,“按理说春风一度,都是神清气爽的,老八现在这个样子,你要不要去看看,别出了什么事……”

    正说着,君轻尘已经走了过来,自觉坐到了桌前,啪一下拍在了桌上,“昨晚的事情都不许再说。”

    那张白若冠玉的脸上尽是阴郁,心里像是压了火。

    苏青染一颤,筷子上夹着的菜陡然掉落,忍不住关切,“到底……怎么了?”

    君轻尘一向大大咧咧的,像是没长大的孩子,她可是从未见过他动过怒。

    “昨晚……没什么。”君轻尘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苏青染放下筷子安慰,“老八,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跟四哥四嫂说,我们替你做主。”

    “这件事……说不清楚。”君轻尘根本说不出来他被一个青楼女子毁了清白,还被敲诈走玉佩的事情,太丢人了!

    打量他一眼,苏青染靠近君轻寒,“我怎么感觉老八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难不成他昨晚被姑娘欺负了?”她想了想摇头,“不对,我们昨天晚上去的时候,明明是他在折腾人家姑娘……”

    君轻寒:“……”她到底看了多少?

    察觉到男人的打量,苏青染忙止住了话头,慌忙看向君轻尘,“老八,别难受,在这种事情上,一般吃亏的都是女人,你这样想想是不是好受多了……”

    君轻尘听到这句话,眼前一黑,原本刚刚被他压下去的火气又冒了出来,“四嫂,吃亏的是我!你都不知道那个女人……呸,是那个狐狸精有多过分!”

    他原本想着太丢人了,决定打死也不说的,但是现在被人误解,他心里这个憋屈,遂将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当然,床上那一段自动被他掠过了。

    苏青染听完,若有所思的看着君轻尘,“人家姑娘好歹是第一次,你真的不算亏。”

    她是半点也没有听出来君轻尘哪里吃亏了,实在不懂他委屈个什么。

    君轻尘被气的直翻白眼,“四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那个狐狸精让我付嫖资两万两!”

    “什么,两万两!”苏青染顿时睁大了眼睛,君轻尘应该没有这么多银子吧?

    她想着下意识打量了眼对面的男人,见他衣衫整齐,微微蹙眉。

    君轻尘并没有被人扒下衣服,那他是怎么回来的?

    她记得以前看古代电视剧,男人逛窑子付不起银子,都是被扒光了打一顿赶出来的。

    “所以,你将玉佩抵押给了她。”君轻寒幽幽扫了眼他空荡荡的腰间。

    苏青染顺着他男人的视线看去,漫不经心开口,“然后……然后你就灰溜溜的回来了?”

    难怪火气这么大,原来是赔了玉佩,丢了面子!

    君轻尘简直要被这两个人气疯,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们了。

    当即起身,气呼呼出声,“我恨你们,再见!”

    看着气冲冲的背影,苏青染转眸看向自家男人,无奈的耸耸肩,“他的玉佩只是暂且抵押在人家姑娘那里罢了,我还是不觉得他吃亏……”

    “嗯。”

    “不过,看他这幅样子,估计半点消息也没打听出来。”苏青染叹了口气。

    在办案子方面,君轻尘到底还是不及百里。

    就在这时,赵铭走来,对着二人行礼,“小侯爷。”

    “他们昨晚有何行动?”

    赵铭摇摇头,“除了那位姑娘陪八王爷……再也其他。”

    君轻寒略略颔首,“去找个大夫过来,替八王爷看看身子。”

    他担心醉倾城的人会在君轻尘身上做手脚。

    赵铭:“……”

    难不成八王爷一晚还被掏空了身子?

    赵铭颔首,犹豫着问,“小侯爷,经过昨晚一事,醉倾城的人已经起了警惕,我们若是再想往里面塞人,只怕不容易了。”

    “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塞人的必要。”

    “那我们要如何知道醉倾城的事情?”赵铭担忧,“也许,也许南疆蛊女就在醉倾城内。”

    “我们不是还有老八么,他刚刚睡了人家醉倾城的姑娘,也算是醉倾城的女婿吧。”

    赵铭:“……”王妃的话他竟找不到理由反驳,莫名觉得有道理。

    苏青染说着看向君轻寒,邀宠般的眨眨眼睛,“你说,我说的对么?”

    “嗯。”君轻寒揽住了她的纤腰,“越来越聪明了。”

    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入手的便是老八!

    “小侯爷,若是没什么事情,卑职就告退了。”赵铭不敢去看恩爱的二人,他现在终于知道当初百里公子和惊风为什么眼睛不好了。

    赵铭走到,苏青染直接坐在了君轻寒的大腿上,“现在老八情绪似乎还不太稳定,我们等他消气了再说。”

    “好。”

    二人决定找个合适的时间和君轻尘谈一谈,他现在是整个案子的关键人物。

    ……

    醉倾城。

    雪央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雪樱房间,小脸苍白。

    雪樱看着她这幅模样,吓了一跳,慌忙扶住她,“央儿,你这是怎么了?”

    雪央皱了皱眉,“还不是那个挨千刀的给折腾的,我感觉我的身子像是被马车碾过了一样,浑身疼。”

    “没想到慕容澈这么粗鲁。”雪樱说着吩咐了丫鬟去准备洗澡水。

    “不是……不是慕容澈。”雪央说着皱起了黛眉,“是那个饭桶八,我昨晚睡错人了。”

    “什么,不是慕容澈?”雪樱一滞,面色陡然凝住。

    “嗯。”雪央怏怏的应了一声。

    “你将情蛊下在君轻尘体内了?”

    雪央点头,“姐姐,你知道的,一旦……情蛊便会种下。”

    雪樱闻言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脸上尽是忧色,“这可如何是好,主子千交代万嘱咐,一定要将情蛊下在慕容澈身上,现在……”她说着看向雪央,抿唇道,“央儿,你有没有办法解去情蛊,然后再重新……”

    雪央无奈的耸耸肩,“姐姐,你是知道的,只有生下孩子,才能解除情蛊,你总不能让我给那饭桶八生个孩子。”

    雪樱彻底沉了眸,连带着眼尾的泪痣都失去了光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