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94章:紧张,毕竟是第一次

时间:2018-01-24作者:青酒沐歌

    “这么说,老八不用穿女装了?”苏青染转眸看向一身粉嫩的君轻尘。

    “可以这样说。”

    君轻尘看着身前的二人,愤愤扯开腰带,“我恨你们!”

    不过,不用穿女装去花楼卖身,他还是高兴的!

    “已经打草惊蛇了,我们现在怎么办?”苏青染皱了眉。

    他们本来是瞧瞧来泸州,想要暗中调查醉倾城的事情,谁知道这么快就被君轻夜得了消息。

    “敲山震虎。”君轻寒轻启薄唇。

    君轻尘惊讶,“四哥,你要亲自去醉倾城?”

    他说完幽幽看向苏青染,“你去逛青楼,不怕四嫂生气么?”

    “我不去,你去。”君轻寒淡淡开口。

    “我?”君轻尘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

    “嗯。”君轻寒颔首。

    ……

    醉倾城。

    夜色朦胧,灯火通明。

    白天</a>泸州最繁华的是雨前街,而到了晚上,醉倾城便是最热闹的地方。

    这里有美酒,更有佳人。

    轻歌曼舞,香幔飘飘,犹如人间仙境,然而却是泸州最有名的销金窟。

    “大爷,进来看看嘛……”

    “爷,您里面请……”

    几个穿着单薄的女子在凛凛冷风中不断挥着手中的帕子,招揽客人。

    不知是这几个姑娘太过吸引视线,还是醉倾城名气够大,客人络绎不绝。

    虽然外面天冷风大,但是在醉倾城内却温暖舒适。

    刚一进去,一股暖风便将人包裹,与之而来的是一股浓而不艳、艳而不俗的胭脂清香。

    “咳咳……”

    听到一声轻咳,有人朝入门处看去,很快便有惊讶声,“那人戴着的铁面具好眼熟。”

    “我也觉得眼熟,似乎有谁戴过……”

    “那是大理寺卿慕容小侯爷长戴的面具,这人该不会是……”

    大堂内的人正议论时,一位风韵犹存的女子便扭着略显臃肿的腰肢走了过来,“这位客官,敢问您是?”

    “怎么,认不出本侯么?”

    “哎呦,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是闻名天下</a>的慕容小侯爷,失敬失敬……”鸨母挥着帕子,眼底划过惊讶,小心试探着,“不知小侯爷来我们醉倾城是查案呢,还是……找乐子?”

    “你觉得呢?”

    鸨母瞬间明白了,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小侯爷,您里面请,我们醉倾城的姑娘个个貌美如花,定然会好好服侍小侯爷您的。”

    “叫你们花魁来。”

    “好好好,玉娘这就叫雪樱姑娘过来陪您,您二楼请。”

    看着玉娘离开,他叫住了她,“记得准备一桌好酒菜。”

    “小侯爷您就放心吧,玉娘都会照办的。”

    ……

    二楼。

    玉娘匆匆进了花魁雪樱的香阁,脸色凝重,“雪樱,慕容小侯爷来了!”

    “慕容澈来了?”女子皱起黛眉,眼底掠过惊讶。

    “不错,现在人就在二楼,他还指名让你作陪。”

    “这么说他是来找乐子的?”雪樱秋瞳暗敛,眼尾的泪痣妩媚横生。

    玉娘点头,“我觉得他今晚前来醉倾城一是让我们放松警惕,二么,就是亲自来打探消息。”

    “我去叫雪央。”

    玉娘颔首,“既然他现在送上门来了,我们就要确保万无一失。”

    “我明白。”雪樱亦是一脸凝重朝隔壁香阁走去。

    “叩叩叩……”敲了门,她直接推门而入,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轻轻唤了声,“雪央。”

    “姐姐,你怎么来了?”被唤作雪央的女子正在描眉擦胭脂。

    “你今晚不用去了,他来了!”

    “谁来了?”雪央惊讶,手下一颤,眉毛陡然画偏了。

    “慕容澈。”雪樱说着走近,“你可准备好了?”

    “马上就好。”雪央一边重新画眉一边开口。

    等她再次转过身时,雪樱眼前顿时一亮。

    她这个妹妹从小便不喜欢涂脂抹粉,没想到打扮之后,会是这么惊艳。

    妩媚中又透出一股子清新,恰恰是最能够勾住男人心的。

    “姐姐,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雪樱点点头,十分满意,“快去吧,别让他等急了。”

    雪央脚步有些犹豫,“姐姐,我……我有些紧张。”

    雪樱轻轻一笑,“你这丫头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答应这件事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的,我还以为你根本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也是害怕的。”

    “毕竟……毕竟是第一次,哪有不紧张的。”雪央撅起了小嘴。

    “别怕,没什么的,我们都是为了主子,快去吧。”雪樱柔声安抚。

    香阁内。

    君轻尘嗅着浅浅熏香,喝着花雕,吃着佳肴,快活极了,早已将点了花魁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叩叩叩……”

    听见敲门声,他皱了皱眉,放下筷子,“谁?”

    “小侯爷,不是您让奴家过来的么?”

    听到女子软糯的声音,君轻尘这才想起来,擦了擦嘴,起身开门。

    看着门外披着纱裙的女子,他轻轻敛眸,“你是花魁雪樱?”

    “不错,正是奴家。”

    “那你进来吧。”

    雪央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小侯爷,您累了吧,奴家扶您去歇息?”

    君轻尘不动声色的扫了眼桌上的菜肴,皱了皱眉,将眸光落在她涂了厚厚一层胭脂的脸颊上,“你去把脸擦了,比城墙还厚,本侯不喜欢。”

    “小侯爷,这……”雪央嘴角抽了抽,这是她涂了整整一个时辰的!

    “快去。”

    “是。”雪央不动声色翻了个白眼,抬脚朝里间的梳妆台走去。

    把人支走,君轻尘松了口气,重新坐下,将桌上的膳食一扫而空。

    两杯酒下肚后,君轻尘顿时觉得有些轻飘飘的,头重脚轻。

    雪央刚将脸上厚厚的胭脂擦掉,就发现身后多了一道人影。

    此时,君轻尘感觉体内不断有热气翻涌,一阵阵的窜出来,烧得他难受。

    他不断的扯着身上的衣服,就连面具也被他随手扔掉了。

    看着那张眉目清朗的脸雪央微微一愣,难道慕容澈常年带着面具不是因为脸毁了,而是因为生得太美?

    不过,看着这张脸她忍不住嘴角一抽,这男人到底喝了多少催情酒,这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正想笑时,她的下巴突然被人攫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