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92章 咬住她耳珠,敢么?

时间:2018-01-23作者:青酒沐歌

    苏青染简单检查一遍尸身,淡淡开口,“根据尸斑尸僵判断,死亡时间一个时辰左右。口鼻有血,但却不是窒息而死。至于死因……”她一边说着一边按了按刘能的胸腹。

    沉吟片刻,她抬眸对君轻寒开口,“等我一会。”

    苏青染想起这些日子吃的梅干,一溜烟跑去了厨房。

    取梅干、和面、她想了想,又剁了两只辣椒,搅拌在一起,拍出梅饼,放水蒸了小半个时辰。

    根据刚刚她验尸来,刘能像是受了伤,但是看不出伤口,她不好判断,便想起了宋慈的梅子饼验伤法。

    半个时辰后,苏青染捧着蒸好的梅子饼走到耳房。

    君轻寒味蕾攒动,敛眸问,“你出去这么久,就是做这个?”

    苏青染点头,眸光落在手中捧着的梅子饼上,“梅饼不仅能吃,还能验尸!”

    她说着将热乎乎的梅饼一一摊在刘能胸腹上。

    不消片刻的功夫,刘能身上的淤青伤痕便一一呈现,透出青紫色。

    君轻寒深邃的眸子陡然迭起,眸光在那道忙碌的小身影凝住。

    用梅子饼验尸,使伤痕立现,这样的验尸方法他不仅从所未见,更是闻所未闻。

    这个女人,总能出其不意的给他惊喜。

    似乎,在验尸上,就没有能够难住她的事情。

    这样的她,让他惊赞,也让他移不开视线。

    苏青染将梅子饼从刘能身上一一捡起来交给惊风,“拿去厨房,明日一早,厨房管事的大叔会拿来喂大黄的。”

    “是,王妃。”

    “对了,厨房里还有一部分梅子饼,你先拿到房间去,那是我给你家主子做的宵夜。”

    君轻寒:“……”他能拒绝么?

    苏青染净手后,一边擦一边对君轻寒开口,“刘能死于内脏破裂,死前应该和人发生了激烈的厮打。”

    因为梅子饼验尸,苏青染倒是不用再解剖了。

    “嗯,我知道,回去沐浴。”

    他们刚刚出了耳房,还没有来得及回房,就看见君轻尘鬼鬼祟祟的从厨房的方向走来。

    “老八,你手里藏了什么?”苏青染对君轻尘的称呼随了君轻寒。

    “没,没什么……”君轻尘慌忙将手藏在了背后。

    苏青染狐疑皱了下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惊讶道:“君轻尘,你不会去厨房偷吃了梅子饼吧?”

    “什么偷吃,我看见了就是我的。”君轻尘轻哼一声。

    “……那是我留着喂大黄狗的。”

    君轻尘:“四嫂,你过分了,就算那写梅子饼是你做的,不想让我吃直说就好了,何必骂我。”

    苏青染脸色发黑,“你吃了?”

    君轻尘点头,“刚吃几口就被你们发现了,不过味道真不错。”

    苏青染嘴角抽了下,“……其实,那些梅子饼刚刚被我用来验尸了,就是摊在了尸体身上,所以才打算喂狗,我真的不是想骂你……”

    “呕——”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君轻尘就飞快的跑到一旁,死命的吐了起来。

    他一脸绝望的抠着嗓子眼,恨不得将胃都一起吐出来。

    “四嫂,你怎么不早说,我会恨你的……”君轻尘欲哭无泪。

    “……谁知道你这么馋,连个梅子饼都要惦记。”苏青染一头黑线。

    如果那天君轻尘中毒了,毋庸置疑一定是被别人家的耗子药药死的。

    不过,他这为了吃不怕一切的吃货精神,的确让人敬佩!

    君轻尘突然,一脸惨白的走到二人面前,“我能……能进去讨杯水,漱漱口么?”

    进了房间,苏青染在灯光下看清了君轻尘惨白的脸色,心里过意不起,将提前留下来的梅子饼端过来,“这里有几个梅子饼,没有验过尸,你想吃就拿去吃……”

    “呕——”君轻尘见饼色变,飞快的冲过了房间,再去呕吐起来。

    苏青染嘴角抽了抽,怪她喽?

    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递过去梅子饼,“那个……我特意多做了一点,你饿不饿,吃点吧?”

    “我不饿……”君轻寒脸黑。

    “真的不要么,很好吃的。”苏青染说着拿起来吃了一口,不住点头。

    “……真不要。”

    苏青染一边吃一边蹭到男人身边,“对了,刚刚我忘了跟你说了,刚刚验尸我还发现了一点。”

    “嗯?”

    “刘能不举。”

    君轻寒闻言脸色倏地黑了下来,阴沉阴沉的,“你忘了我上次怎么说的了?”

    冷意逼人,苏青染手中的梅子饼冷不丁的滚落在地,她愣了一瞬,心疼的皱了小脸,“我的梅子饼……”

    君轻寒:“……”

    苏青染一脸惋惜的看着地上咬了一半的梅子饼,抬眸看去,“你刚刚说什么?”

    君轻寒:“……”

    “我记得你说的,我只摸你的,只摸你的……”苏青染开始顺毛。

    “你敢么?”君轻寒幽幽瞥了她一眼。

    这一次顺毛很明显没有成功,苏青染突然被人调戏了下,小脸顿时红了,她尴尬的直咳嗽。

    “君轻寒,你……”

    君轻寒直接将人压在榻上,咬住她的耳珠,暧昧出声,“敢么?”

    “不敢……”苏青染咬唇,难为情出声。

    好吧,她怂了,她承认。

    君轻寒这男人蔫坏蔫坏的,就知道调戏她,欺负她!

    “沐浴睡觉!”君轻寒看着她憋红的小脸,抬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下,催促。

    据说接下来几天,君轻尘拒绝一切面饼,整个人瘦了整整一圈。

    每次看见苏青染,都是一副幽怨的神色。

    两日后,君轻寒吩咐惊风留在荆州打听刘能一事,然后便带着君轻尘和赵铭前往泸州。

    相对于荆州的黄沙飞扬,萧索凄凉,泸州的繁华一眼就能看得见。

    雨前街,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生动了诠释了盛世景象。

    马车刚刚驶入雨前街,君轻尘便在车上坐不住了,掀着车帘看向窗外的景象,一阵赞叹,“泸州雨前街果然名不虚传,坐在马车上,我就闻到香味了……”

    看着君轻尘一脸陶醉的模样,苏青染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吃货只怕已经忘记他是来办案的吧。

    “赵铭,加快速度!”君轻寒淡淡吩咐一句。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