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76章:想摸,只能摸我的!

时间:2018-01-16作者:青酒沐歌

    第二日一早,君轻寒就带着苏青染去了大理寺。

    他们赶到的时候,百里赫正吩咐朱浩等人将姜城的尸身搬出去。

    苏青染看到这一幕,慌忙阻止,“你们这是做什么?”

    “将人拉出去,葬了。”百里赫一脸嫌弃的摇着竹扇,“你闻闻这味道,熏得我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我们总不能把姜城的尸体留在大理寺过年吧。”

    苏青染闻言嘴角抽了抽,“先别急着搬走,我还要再验一次。”

    “不是验过了么,怎么还验?”百里赫皱眉,连连摆手,“这次我可不帮着验了,太臭了!”

    “不用你验,我是来剖尸的,抬回去。”

    朱浩一边抬尸一边道:“幸好百里公子这两天懒,懒得管姜城的尸体,这才没有葬了。”

    “百里,你偷懒了?”苏青染坏笑着开口,“偷懒可是要扣银子的。”

    “……我什么时候偷懒了。”百里赫说着在朱浩头上敲了下,“去去去,不许乱说!”

    朱浩揉了揉脑袋,不服气小声道:“百里公子,您不是去花楼找女人了么,这不叫偷懒?”

    “百里,你耐不住寂寞,去找女人了?”苏青染惊讶的看向身边的男人。

    “百里公子,花娘美不美,腰软不软?”

    “百里公子,你下次再去,带我们一起呗。”几个衙役坏笑着起哄。

    “去,都别瞎说,就是喝喝茶,聊聊天。”百里赫说着瞪了眼君轻寒和苏</a>青染。

    他这还不是被他们俩刺激的?

    来到停尸房,朱浩这才和几个衙役离开了。

    君轻寒幽幽扫了眼摇着竹扇的百里赫,“办案时间逛花楼,俸禄减半。”

    百里赫闻言顿时慌了,“寒王别别别,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别扣我银子……”

    他以为谁都能像他一样,在办案时间还能美人在怀,时不时泡个温柔乡?

    君轻寒淡淡扫了眼他,“你先下去吧。”

    “寒王……”

    “不想被扣完,就下去。”

    百里赫撇撇嘴,识趣的离开了。

    君轻寒这男人也太欺负人了,自己利用职务之便天天和王妃腻歪刺激他不说,现在还嫌他在这里碍眼……

    下次再吵架,他再也不管了,打死都不能管!

    苏青染点燃皂角、苍术,准备好剖尸工具,看着还怵在身边的男人,淡淡蹙眉,“你怎么还在?你也出去。”

    “我看着你剖。”

    “不用了,我很快就把人剖好了,你去书房等我。”

    “染儿……”

    “快走,快走,这里太臭了……”苏青染连推带拉,总算将君轻寒从停尸房赶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这男人连尸都只让她验上半身,他在这,她还怎么剖?

    君轻寒一出去,苏青染就将姜城剥了个干净,然后取出了解剖刀,开始剖尸。

    一个时辰后。

    百里赫进了趟停尸房,漫不经心的扫了眼正在剖尸的苏青染顿时愣住,胃里狠狠的翻腾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刚才姜城还是姜城,现在的姜城……差点被她剖成了一堆碎肉。

    百里赫胃里抽搐,脚软,慌忙出了停尸房,长长吐了口气。

    在大理寺后衙内,他平复了许久,将胃里的不适感压下去,这才朝书房而去。

    一看见君轻寒,他就忍不住开口,“你……你女人把人全给剖了个遍,连……连那里都没放过,整个儿剖开的,你要去看看么?”

    话音一落,君轻寒手中握着的毛笔陡然滑落,在宣纸上留下一道墨渍。

    刚要起身,苏青染就推门而入。

    百里赫一看见他,慌忙出了房间,临走前不放心的嘱咐了句,“寒王,别说是我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君轻寒,我刚才剖尸发现一个重大线索!”苏青染亮晶晶的,走到君轻寒如献宝一般扬了扬手中的小瓷瓶。

    显然,君轻寒对她的重大线索不是很感兴趣,“你把姜城全剖了?”

    “嗯。”苏青染点头,再次扬了扬手中的小瓷瓶。

    “所有的地方都剖了?”君轻寒黑着脸问。

    “嗯。”

    “你过来。”君轻寒忍着没有发火。

    看着他黑沉的脸色,苏青染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然而,君轻寒根本不许她逃,大手一伸,如抓小鸡一般,直接将人提了过来。

    “君轻寒……”

    “啪!”

    苏青染话还没有说完,屁股上就实实在在的挨了一巴掌。

    “君轻寒,你……你干嘛打我?”苏青染幽怨的瞪着他。

    她辛辛苦苦剖了一个时辰,还发现了重大线索,他一句关心都没有,上来就是一巴掌,这绝对不是真爱!

    “你……你摸了他?”君轻寒难以启齿。

    “摸了,不摸怎么剖?”苏青染委屈。

    君轻寒沉了沉眸,犹豫许久才道:“那里,你也摸了?”

    “嗯。”苏青染心虚的点点头,不敢看他。

    这男人……吃醋了吧!

    “下不为例。”君轻寒沉着脸。

    “我是仵作,验尸是我的工作,摸……解剖那里,也是为了查找线索,你以为我想摸?”苏青染轻哼一声,亮晶晶的大眼睛内噙满了委屈。

    君轻寒看到这一幕,心中陡然一软,声音也多了几分温柔,“如果……你想摸,也只能摸我的!”

    “那我能剖么?”

    “你刚刚说了什么,再说一次。”

    “没什么,我说你真好看。”苏青染笑嘻嘻说着,然后吧唧在君轻寒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招无疑是君轻寒的软肋,怒气还没有来得及窜出来,就直接被苏青染一下亲灭了。

    “你答应我,以后不会了。”君轻寒的声音里难得带了几分郑重。

    苏青染知道这男人小气的很,在他脸上又亲了下,顺毛道:“好,我答应你,再也不摸别人的。”

    “嗯。”君轻寒傲娇的应了声,这才满意了。

    “君轻寒,我给你看个好东西。”苏青染说着将小瓷瓶的瓶盖拔开,将里面一直肉乎乎绵软软的虫子放在他的大手中,“你看,这是我刚刚从姜城脑颅中发现的!这只虫子和当初冯守时脑中的一模一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拿走!”君轻寒顿时脸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