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74章:岳父大人,她是寒王妃

时间:2018-01-16作者:青酒沐歌

    入夜,凉意习习。

    君轻寒悄无声息的来到苏青染的房间,就见她刚刚沐浴过,又在拿着圣旨擦脚。

    他以为这女人只是心里有气,谁知道她还擦上瘾了。

    苏青染根本没有察觉到身边有人,直接将圣旨往一旁一甩,“没想到圣旨这么吸水,也不知道是什么料子的,用来擦脚再合适不过了。”

    君轻寒:“……”

    “咳咳……”

    苏青染闻声抬眸而去,发现榻前多了抹绛紫身影,陡然一惊,“君轻寒,你怎么又来了,我昨晚不是说那是最后一次么……”

    她话还没有说完,娇小的身子就直接被人抱上了床榻。

    “君轻寒……”苏青染着急。

    “没有你,我睡不着。”君轻寒直接霸道的将人扣在了怀中。

    “这里是将军府,要是被我爹发现……”

    “有我呢,你怕什么?”

    “怕你……被我爹打死!”苏青染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君轻寒眼底染了丝淡淡的笑,“你不去永安侯府,我只能每天过来这边了。”

    “你每天爬床累不累?”苏青染无奈。

    “乐此不疲。”君轻寒亲了亲她。

    “讨厌……”苏青染将人推开。

    “睡吧。”君轻寒轻轻在她后背拍了拍。

    苏青染靠在他怀中,嗅着清凉的梨花香,轻轻问,“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帝都?”

    “快了,再过几天就走。”

    “那你别忘了跟我爹说。”苏青染对这件事念念不忘。

    “嗯。”

    就快睡着的时候,苏青染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一惊,直接坐起身,“我想起来了一件事,姜城的尸体还得剖,得好好剖一下!”

    君轻寒睁开眼睛,也跟着起了身,“怎么了?”

    “姜城的尸身上肯定还有被我们遗漏的线索,我想剖尸。”苏青染说着就拉着君轻寒起身,“我们现在就去大理寺,把人给剖了吧?”

    君轻寒:“……”

    他不能理解她对剖尸的急切。

    对他而言,现在没有任何事情比睡觉更重要。

    “小姐,你没事吧?”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绿袖推开。

    她在外面听到苏青染大喊一声,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跑过来看看,谁知道这一看就发现……榻上多了个人,还是个男人!

    虽然那人背对着她,但是看背影,是男人无疑。

    她愣了一瞬,吓得喊了一嗓子,慌忙跑了出去。

    “绿袖……”苏青染伸了伸手,无奈收回,“这下完了,被发现了!”

    然而,抬眸却发现身边的男人嘴角还噙着笑意。

    她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你还笑,一会我爹来了,我看你怎么办!”

    苏青染要被这男人气死了!

    “被发现以后就正大光明的来。”君轻寒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苏青染刚想开口,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叩叩叩……”

    敲得很急,似乎还带了愠怒,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来了。

    苏青染小脸一僵,幽幽看向身边的男人,“完了……”

    为什么她心里总有一种被人抓奸在床的感觉?

    “你先睡,我一会回来。”君轻寒在她唇上吻了下披衣而起。

    “嗯。”苏青染看着君轻寒离开,微微有些惆怅。

    听说将军爹的武功很好,君轻寒现在还不能用内力,只怕会被揍成猪头吧?

    想到这里,苏青染顿时有种出去跟将军老爹说别打脸的冲动。

    毕竟君轻寒那张脸生得那么好看,她舍不得。

    “啪啪啪!”苏敬远一向没有耐心,房门一直没开,他直接“哐哐哐”拍了起来,就差点把门卸了。

    君轻寒幽幽从他身后走来,“苏大将军,你在找我?”

    “找打!”苏敬远转过身,直接握拳朝君轻寒招呼过去。

    然而,君轻寒四两拨千斤,只一招就扣住了苏敬远的双手,让他动弹不得。

    愣了一瞬,苏敬远震惊的看着君轻寒,“你怎么会这一招?”

    君轻寒将人松开,“苏大将军,许久不见。”

    “你……你是?”苏敬远看着眼前的男人震惊的合不拢嘴。

    “是我。”君轻寒缓缓摘下脸上的面具。

    看到真容的那一刻,苏敬远下意识单膝跪了下去,“寒王,您……您没死?”

    “进去说。”君轻寒说着又戴上了面具。

    “好好好,您请,您这边请。”苏敬远激动的差点将自己绊倒,慌忙带着君轻寒进了花厅。

    看着一身绛紫、脸戴铁面具的君轻寒,苏敬远难掩疑惑,“寒王,您不是死了么,我还亲自去皇陵祭拜了一趟,怎么……”

    “这件事说来话长,这件事还望苏大将军保密。”

    苏敬远点头,“寒王,您既然愿意把这个秘密告诉我,自然是信任我,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信任。”

    他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犹豫着开口,“寒王,那您和小女……”

    “她是寒王妃。”

    “那不是冥婚么,还……还作数?”

    “作数,本王此生只认她一人。”君轻寒清冷开口。

    苏敬远闻言,心弦颤颤,忍不住看向君轻寒,“染儿能得寒王喜欢,是她的福气。”

    他和眼前这位男人一起在军营相处了五年,他的为人他很清楚。

    寒王一向重信,他如今能这么说,必是用情已深了。

    此时,苏敬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小棉袄一下就被人夺走了。不,是偷走了。反正,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了。

    没想到一直被他当做孩子的小女儿突然就嫁了人,还和男人定下了终身,心里就泛酸。

    真是女儿大了不由爹!

    长长叹了口气,他小心问,“那……那染儿现在知道您的身份么?”

    “知道。”

    苏敬远忍不住愤愤嘀咕起来,“这丫头,知道怎么不告诉我,有她这么坑老爹的么?”

    “本王身份一事是秘密,还望苏大将军见谅。”

    “理解理解。”苏敬远如小鸡逐米般点头。

    “本王和染儿是夫妻,如今迫于无奈才无法住在一起。现在想问一问岳父大人,我能否来苏府找她?”

    “咳咳……”苏敬远闻言出了一脑门的汗,寒王是在说是他将他们二人分开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