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70章:谈谈情,说说爱

时间:2018-01-14作者:青酒沐歌

    等到二人走后,百里赫长长吐了口气,这才摇着竹扇出门。

    惊风好奇的跟上去两步,“百里公子,主子不是让你负责大理寺的事情么,你打算去哪?”

    “打算去找个女人。”

    “找女人?”惊风惊讶的看着他,这么多年,可从未见他对女人上过心,更别说找女人。

    “嗯,找个女人,谈谈情,说说爱。”百里赫说着摇着竹扇走开。

    果然是受刺激了……

    惊风表示,他也想去找个女人,谈情、说爱!

    回将军府的马车上,苏青染靠在君轻寒怀中。

    素手挑开车帘,看着不远处巍峨的宫城,不禁想到了君初静的事情,黛眉蹙了起来。

    “怎么了?”她的小情绪,君轻寒尽收眼底。

    “我突然想到了九公主。”

    提到君初静,君轻寒微微蹙眉。

    “君轻寒,九公主真的小产了么?”至于灾星的事情,苏青染是无法相信的,这也太巧合了。

    虽然兴帝封锁了中秋晚宴发生的事情,但是因为兴帝一病不起,君初静被人玷污有孕的事情还是被有心人传了出去。

    若不是她恢复身份一事在帝都掀起了新的热议,只怕君初静的事情到现在都不会停歇。

    福星变灾星,而且还未婚有孕,只怕这件事是东临近十年最令人震惊的事情了。

    “你觉得呢?”君轻寒反问。

    “我觉得……应该没有吧。”苏青染说得犹豫,“我相信九公主,她应该不会撒谎。”

    君轻寒嘴角缓缓勾出一抹讥讽,连她都能去相信,可惜那个人却始终不信。

    “现在九公主如何了?”苏青染忍不住问。

    “听说很不好。”

    “君轻寒,你也觉得九公主是被冤枉的对不对,趁着我们现在还在帝都,你把这个案子接了,还九公主一个清白。”想到君初静的善良,苏青染便心生不忍。

    君轻寒皱了眉,许久才道:“这是后宫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苏青染眸光一点点黯了下去,抿唇道:“那我……能不能进宫去看看她?”

    “可以,明天我去探望皇上,你去静华宫便可。”

    苏青染不知道,君轻寒明明说的是送她回府,谁知道这一送,就直接送到了晚上。

    甚至他还暗搓搓的带来了案宗,打算赖着不走了!

    晚膳的时候,苏青染多跟绿袖要了一份,害得绿袖惊讶的看了她许久。

    晚上,苏青染靠在男人怀中,没好气的说了句,“今晚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明天你真的不能再来了。”

    万一被发现,她该怎么跟将军老爹解释榻上多出来的男人,难道是讲案子么?

    君轻寒不回答,也不答应。

    软香在怀,他怎么舍得?

    苏青染也没在意,又咕哝了一句,抱着君轻寒睡着了。

    看着她浅浅翕动的小嘴,君轻寒忍不住亲了下,缓缓闭上了眼睛。

    花厅内。

    绿袖看着苏敬远,小心翼翼开口,“将军,今天小姐的食量特别大,比她平时一天吃的还多。”

    “染儿正在长身体,吃得多也正常,不要大惊小怪</a>。”苏敬远淡淡摆手。

    “可是将军,以前小姐从来没吃过这么多的,奴婢总感觉……感觉房间里除了小姐还有……还有别人。”

    听到这句话,苏敬远顿时不淡定了。

    半晌,他突然想了起来,“今天下</a>午是慕容小侯爷送小姐回来的?”

    “嗯,慕容小侯爷对小姐可体贴了呢,还亲自将小姐……扶下了马车。”其实,她是想说抱来着,但是总觉得太影响小姐名声,就换了个词。

    “坏了坏了!”苏敬远陡然起身,匆匆来到苏青染所在的小院子。

    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

    若是他猜的不错的话,现在慕容澈一定在染儿的房间内。

    虽说染儿顶着寒王冥妻的名声,这辈子都难嫁出去,但是她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若是让人知道,她房间内有男人,这脸还要不要了?

    苏敬远看着已经熄了灯的房间,在外面徘徊了许久,到底还是没有脸去敲门。

    小侯爷不要脸,他要!

    ……

    静华宫。

    短短几天的时间,君初静又瘦了一圈,脸颊上颧骨高高凸出,眼窝深陷,整个人瘦成了皮包骨,看上去让人心疼。

    “公主,您多少吃一点,就吃一口好不好?”听雪眼眶哭得红红的,端着燕窝粥来到君初静榻前。

    君初静摇摇头,“听雨,你告诉我,父皇的病又严重了是么?”

    “公主,您别担心,皇上是真龙天子</a>,有上天保佑,一定会没事的,跟您也没有关系,您一定要保重好身体……”

    君初静下意识咬住嘴角,犹豫问,“那皇祖母和母后……”

    听雨闻言,顿时垂了眸光,轻声劝道:“公主,您别问了,先喝粥吧。”

    君初静顿时哽咽起来,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打湿了方枕。

    “公主,您怎么又哭了?”听雨心疼的去为她眼泪。

    “听雨,你把粥放下,我一会就喝。”君初静嘴角勉强攒出了笑意。

    “公主……”

    “我想静静,你先下去吧。”

    听雨临走前,不放心的叮嘱一句,“公主别忘了喝粥。”

    “好。”

    等到听雨离开后,君初静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泪如雨下。

    父皇又病重了,就连皇祖母和母后也……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以前她是被父皇捧在手中的小公主,现在父皇不信她,厌弃她……

    就在不久前,她还被众人众星捧月,上赶着巴结。

    以前她是小福星,所有人都愿意靠近她,都想沾沾福气,现在墙倒众人推,都害怕和她这个灾星接触会发生不测。

    这么久了,没有人愿意来看她。

    只有他八哥想来看她,可惜父皇不准。

    他在华清宫前跪了整整一夜,可父皇却铁了心不许人探望她……

    也许,正如国师所言,只有她死了,东临才不会再也灾星,父皇、母后还有皇祖母的病也就好了……

    如今,对于父皇,没有了她这个丢尽皇家颜面的女儿应该是好的吧。

    君初静苦涩的勾了勾嘴角,缓缓从枕下匕首。

    她不恨父皇,也不恨国师。

    心里只有遗憾,父皇和母后宠了她十几年,她还没有回报他们……

    就在她闭着眼睛,准备割破手腕</a>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将匕首握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