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69章:约会,陪染儿……

时间:2018-01-14作者:青酒沐歌

    “嗯?”君轻寒漫不经心扫过去一眼,百里赫走出去两步,又挪了回来。

    这个时候,苏青染已经验完了姜城的上身,不满开口,“我早跟你说了,上身不用验,没有什么线索。”

    “没有线索,那我们就回去。”

    苏青染不可置信的看着身边的男人,“下面真的不验了?那验尸还有什么意义?”

    “有百里。”

    被点到的百里赫震惊的看过去,他没有听错吧?

    他是师爷,不是仵作好么……

    “他会验尸?”苏青染惊讶的看向百里赫。

    “嗯。”君轻寒颔首。

    “真的假的?”苏青染还是不信。

    在君轻寒的逼迫之下,百里赫咬牙点头,“真的。”

    “那好吧。”

    “我们先回书房,等他的消息。”君轻寒拉着苏青染离开。

    百里赫:“……”

    这差事没法干了!

    他感觉,如今的大理寺,从大理寺卿到仵作,完全是他一个人在抗,不带他们两口子这样欺负人的好么?

    再次回到书房,苏青染净了手,便将昨日发现人皮扇的事情告诉了君轻寒,“这个姜城,肯定不简单。”

    “何出此言?”

    “帝都的仕女扇是被他带火的,那些夫人小姐们用的仕女扇也全部是他卖出去的,这里面混有人皮扇,他自然脱不了干系。”

    “若是栽赃嫁祸呢?”

    苏青染微微皱眉,这个她不是没想过,只是……谁会嫁祸姜城?

    “也许,这张人皮扇出现的原因,只是提醒我们去查这件案子。”君轻寒提醒着。

    “那我们还要不要将帝都所有的仕女扇都收回来,再找一找里面是否还有人皮扇?”

    “没必要。”

    “那过段时间,我们是要去江州还是去荆州?”中秋之前,他们的案子还没有查完,自然是要回去的。

    “荆州。”

    “到时候你去跟我爹说这件事。”苏青染扯了扯他的衣袖。

    “嗯?”

    “难道你不带我去?”

    “一起去。”君轻寒将人抱在怀中。

    “那你过两天找个机会跟我爹说我们出远门的事情。”苏青染说着将君轻寒的面具摘了,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下,“你最好了。”

    如果她去说,苏敬远应该是不准她跟去的吧。

    “好。”因为这个吻,君轻寒心情很好,答应了。

    “对了,我听说前些日子你一直去找姜城,好像是谈生意?”

    君轻寒点头,“他突然成为皇商有端倪。”

    “这件事百里跟我说了,我也好奇他突然突然成为皇商的。”苏青染挽起黛眉。

    “据姜城说,上面的人见他生得俊美,将他留宿了一晚,然后就点了他的皇商。”就在这时,百里赫一边擦着手一边走了过来。

    苏青染闻言,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他的意思是姜城这是靠陪.睡才成为了皇商?原来</a>早在古代,就这么走后门了。

    嗯,的确是走后门……

    “不过,现在他人都死了,至于怎么成为皇商的,应该不重要了。”苏青染抿唇。

    “本来也不重要,姜城不过是个诱饵罢了。”百里赫说着坐了下来。

    听着他的话,苏青染眉心一跳顿时明白了什么,“他们想要钓君轻寒这条大鱼</a>?”

    “聪明。”百里赫说着解释,“姜城是被推出来送死的。”

    苏青染看着君轻寒,嗔道:“你既然知道那是人家设下的陷阱,还跑去送死,傻不傻?”

    百里赫闻言,顿时笑了,“谁能算计得了寒王,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苏青染闻言了然</a>,也是,君轻寒蔫坏蔫坏的,他不算计别人就不错了!

    “只是我们都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在乎寒王,不惜冒着欺君之罪的风险也要救他,这真是一个令人感动的爱情故事……”百里赫说着一副潸然泪下的模样。

    苏青染脸上微红,“早知道你们是故意的,我就不救你了。”

    “你也该恢复女装了。”君轻寒浅笑。

    百里赫看着二人柔情蜜意的模样,忍不住轻咳出声,“那个,刚才我验过了,的确是作过死。”

    “嗯。”君轻寒点头。

    “姜城也挺可怜,被幕后之人利用完了,就被无情的抛弃了。”苏青染幽幽叹了口气。

    “其实,他并没有幕后之人。”

    苏青染惊讶的看向君轻寒,“没有?”

    君轻寒点头,“他只是用来迷惑我们的障眼法。”

    如今姜城死了,也该看清了。

    “你的意思是,姜城不是杀害柳潇潇和唐婉的凶手,也不是帮助冯守时运假币的那个人?”

    君轻寒再次点头,“他从头到尾都被人利用了。这一点,他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利用他的,还不止一个人!

    苏青染缓缓坐下来,消化这一切。

    也不知道君</a>轻寒这男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什么套路和反套路,在他这里通通没用。

    也难怪他做了五年的大理寺卿,没有一件悬案、错案!

    “惊风。”

    随着君轻寒开口,一抹黑色的身影神出鬼没般的现身在了书房内。

    “主子。”

    “你去调查一下,姜城死的那晚,是否有人在宅子附近出现过。”

    “是。”

    “百里,最近两天,大理寺的事情由你负责。”

    “你呢?”百里赫幽幽开口。

    “陪染儿。”

    只一句宠溺,苏青染顿时红了脸,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当着别人的面呢,他就不能收敛点。这种事情,他们俩知道就好了,干嘛说出来虐他们单身狗。

    百里赫:“……”

    惊风:“……”

    苏青染看着百里赫不满的神色,指着君轻寒脸上冒出来的小疙瘩道:“最近寒王太辛苦,太操劳,都上火了。你们看,好大的一个痘!”

    百里赫:“……”

    她能再夸张一点么,明明就是米粒那么大的疙瘩。

    “我觉得寒王最近需要多休息,嗯,就是这样……”为他们二人约会找个像样的借口的确不太容易。

    “我眼疼,没法看。”百里赫一脸拒绝。

    惊风:“我眼瞎。”

    苏青染:“……”

    君轻寒戴上面具,拉住苏青染的小手,“不用与他们解释的,他们若是偷懒,直接扣俸禄便是。”

    百里赫:“……”

    惊风:“…………”他家主子变了,变得好陌生。

    “乖,我先送你回去。”君轻寒宠溺开口,径直从百里赫和惊风身边走过。
小说推荐